🏡
PTT小說網
x
    參拜完畢,方運走出大殿,笑道:「諸位,在下有個不情之請,不知諸位可否答應?」

    許多讀書人相互看了看,會心一笑,都猜到方運必然要看文曲星碎塊。

    沒有任何讀書人可以禁受文曲星碎塊的誘惑。

    井立仁微笑道:「只要我們能做到,知白先生但說無妨。」

    方運道:「我想順路看看文曲星碎片。」

    井立仁拂須笑道:「此物乃是人族至寶,尋常大儒也難以得見,但知白先既然開口,我等豈能不近人情。走,老夫這就帶你去一觀人族至寶。」

    「那就多謝諸位文友。」

    眾人一聽「計知白」改口稱友,頓覺無比舒爽,這可是未來的文豪,甚至有望半聖。

    到了樹林門口,大學士以下的讀書人都停下腳步,站立在外,大學士與大儒則陪同方運,進入樹林。

    方運進入樹林后,立刻感應到濃郁的文曲星力。

    方運抬眼一看,就見一塊一人多高的不規則銀色石塊豎立在前方,散發著銀色光輝。

    在文曲星碎片旁邊,圍坐著四個大儒與四個大學士。

    這八人全部閉目靜坐,全身心沉浸在修習之中。

    井立仁暗中傳音道:「此物太過珍貴,所以各大勢力輪流進入修習,因為時間珍貴,所以還請原諒他們沒有迎接。」

    方運點點頭,表示理解。

    隨後,井立仁得意地傳音道:「知白先生,您哪怕在聖元大陸,也難以如此輕易接近文曲星碎塊吧?」

    方運沒有任何回應,井立仁還以為方運被這文曲星碎片迷住,更加得意。

    確定文曲星碎片所在,方運退出樹林,與眾讀書人向外走去。

    走了十幾步,方運突然停下腳步,笑道:「瞧我這腦子,把一件重要的事忘了。」

    「哦?是何事?」井立仁問道。

    方運道:「這裡,應該有聖化紫檀木吧?」

    眾人愣住,井立仁本能地回答:「有,不過……」

    隨後,所有人面露驚訝之色,只有少數人十分驚喜。

    人族聖廟的聖像與聖牌,都由特定的木材製作,聖化紫檀木便是其一。

    方運要聖化紫檀木,極可能意味著人族聖院的眾聖殿多了一個聖牌。

    井立仁回過神,詫異地道:「不能吧,若是人族有新聖形成,即便與聖元大陸斷絕,海崖古地所有聖廟也當有感應。」

    方運微笑道:「人族並沒有新半聖,等我立下新聖牌,你們便會知曉。」

    「知白先生,此事不能大意,亂放聖牌,定然會激怒眾聖意志,得不償失。」井立仁好心勸道。

    「此事我自然知曉,我不會拿自己性命開玩笑。我真的要送聖牌入聖廟。」方運道。

    「您確定您有資格和權力銘刻聖牌?這裡的所有聖牌,都是眾聖親手所刻啊!」井立仁道。

    「我確定。」

    周圍傳來陣陣倒吸涼氣的聲音,所有人望著方運雙眼放光。

    如果方運僅僅是帶著聖院聖牌進入,那最多算聖院特使,地位比普通大儒高一些,但現在竟然有資格刻聖牌,那麼真正地位極可能遠超眾人想象。

    井家人相互看了看,不僅沒有驚喜,反而有一絲疑慮,他們是希望「計知白」越強越好,但也要有個限制,若真強到井家都無法抗衡,那反而不是件好事。

    但是,這種事又難以拒絕,畢竟是人族大事,真要是拒絕,定然會出禍事。

    於是,井立仁立刻派人取來聖化紫檀木。

    方運帶著聖化紫檀木,來到供奉眾聖的偏殿外。

    「知白兄,您一定要小心。」井立仁還是怕出問題。

    方運笑了笑,沒有回答,微微張口,真龍古劍飛出,把聖化紫檀木雕出標準的聖牌模樣。

    識貨的讀書人看著方運那真龍古劍,無比震驚。

    上面竟然有八道龍紋!

    那古劍散發的氣息,勝過所有大儒古劍!

    一些讀書人越發尊敬方運,但少數讀書人心中有些不安,總覺的哪裡不對。

    方運手持沒有刻字的聖牌,緩緩走進偏殿,最後走到偏殿盡頭,停在安放聖牌的高台前。

    方運左手托著聖牌,右手握著真龍古劍,一筆一劃雕刻兩個大字。

    方運。

    刻完之後,方運將聖牌放入眾聖最末位,然後轉身向外走。

    聖廟沒有任何不尋常的變化。

    眾人明白,這個「計知白」的確有權立聖牌,並沒有胡鬧。

    走出偏殿,不等眾人詢問,方運正色道:「聖牌新立,還請諸位參拜。」

    眾人心裡有無數個疑問,但正事要緊,不敢怠慢,全都進入偏殿,而且按照初次參拜眾聖的方式,進行三叩九拜之大禮,個個如若新童生。

    參拜完畢,井立仁正要問聖牌上的方運是不是雷廷榆提起的那個天才方運,方運微笑著開口。

    「諸位,重新認識一下,我叫方運,的確是龍族文星龍爵和大監察院特使,同時也是長江之主、血芒之主、十寒之主、聖院水殿之主、景國左相、詩祖、人族虛聖和政道之主。」

    空氣瞬間凝固。

    所有人的表情也隨之凝固。

    時間如同靜止一樣。

    所有人的腦子也在這一刻陷入靜止。

    這是什麼情況?

    每個人現在的想法都不同。

    「叫方運?自己給自己立聖牌是什麼鬼?」

    「也就是說,剛才我們是給這個人磕頭?」

    「我們是不是對大儒這個文位有什麼誤解?」

    「這個方運到底是誰?」

    「那一連串的之主都是什麼玩意兒?」

    「人族虛聖?人族還有活的虛聖?」

    「政道是什麼道?不是半聖,也能成為聖道之主?」

    最後,所有人的疑問都集中到一點上,那便是,眼前這個人竟然自立新聖道,成為創造政道的一代聖道之主?

    眾人看著方運,腦子又陷入靜止之中。

    方運拿出官印,微微一笑,露出潔白的牙齒。

    「現在開始,本聖接管海疆城聖廟,抵抗者,殺無赦!」

    聖廟立刻湧出澎湃的才氣,落在方運的官印之上。

    井家眾人目瞪口呆,這意味著,哪怕井家請出井聖意志也晚了!

    聖廟不是井家的,是全人族的,是眾聖的。

    在眾聖眼中,一位聖道之主絕對遠遠比一尊取巧封聖的古地邊緣半聖重要。

    更何況,是方運以合法合理的方式先接管聖廟。

    除非井聖意志能剝奪方運政道之主的身份,否則,不要說井聖已死,就算活著,也無權無力剝奪,只能幹看著。

    因為,禮殿已經正式宣布將在眾聖殿為方運立聖牌,只是負責執行此事的東聖閣還沒有正式安放,但在法理上,方運已經有資格把自己聖牌放入任何聖廟。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