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五境大儒,便是文宗。

    不要說在海崖古地這種小地方,在聖元大陸,都是可以橫行一時的大人物。

    甚至於,若是一國的文宗反對本國國君的政令,那麼國君至少會暫時收回,等找到合適時機再度宣布,甚至改變或徹底放棄。

    半聖太過高渺,文豪太過稀少,所以在大多數讀書人眼中,本國的文人領袖便是文宗。

    在海崖聖廟前,一國文人之宗師,就這麼被方運一巴掌拍飛。

    「你……」那文宗本以為自己可以憑藉才氣和天地元氣止住身形,但方運已經執掌聖廟,直接將其文宮鎮封。

    於是,堂堂文宗,竟然如同手無縛雞之力一樣,臉朝下摔在地上,鼻青臉腫,鮮血直流。

    在場的讀書人愣了一下,尤其方運附近的人,都感到方運剛才散發出一種不同尋常的氣勢。

    如帝如君,眉目有聖威。

    眾人都沒想到方運竟然發這麼大的火,但仔細一想,恍然大悟。

    方運不僅僅是虛聖,更是政道之主!

    什麼是政道?

    約束君臣,治理萬民,乃是人族一等一霸道的聖道。

    衝撞方運,便等於衝撞整個政道,等於罪犯衝撞一國之君,方運若是妥協忍讓,如何當政道之主?

    所以,不是方運不寬容,而是政道眼裡不揉沙子!

    「你是誰……」那文宗滿嘴碎牙與鮮血,口齒不清,躺在地上不敢再有所動作,只是憤怒地看著方運。

    不過剎那之後,他急忙去摸身邊的官印,明顯是在看傳書。

    熟悉后,他愣在原地。

    井立仁給自家族叔文宗發完傳書後,繼續半跪在地,無奈地道:「方虛聖,還望您原諒族叔之罪,您也看到了,他一直在文曲星碎片前潛修,並不知道您的身份,正所謂不知者不罪。」

    「以後,他就不要踏入聖院了!」

    方運沒有繼續理會那文宗。

    海崖古地眾人聽著心都涼了。

    海崖古地之所以不想被聖院影響卻又不得不每過一段時間與聖院連通,主要是想從聖院交換大量的資源,最重要的,便是各種提升境界的修鍊聖地。

    對井文宗來說,進入聖院的聖地中修行,是他接下來必然要走的一步。

    但是,方運一句話,斷他的前程。

    方運的地位太高,他既然這麼說了,井文宗就算到了聖院,也會被找借口趕走。

    「怎能如此……」那井家文宗不敢回擊,竟呆坐在地喃喃自語。

    方運道:「要怪,就怪你們這個井元琥吧。」說完,方運居高臨下看著前面跪著的井元琥。

    井元琥臉上神色變幻,懼怕、羞恥、憤怒等等皆有,同時竭力掩飾的瘋狂與仇恨。

    井元琥自生下來就是天驕之子,未來的井家家主的不二人選,何曾受到過如此侮辱!

    這時,原本在文曲星碎片附近修行的三位大儒中,一個前去扶井文宗,另外兩個人走到近處。

    其中一個頭髮花白,又瘦又黑,留著羊角胡,生這一對三角眼,笑起來有些怪異,向著方運一拱手,道:「老朽米員煥,見過方虛聖。」

    另一個頭髮已經掉光,牙齒也只剩一半,雙唇乾癟內陷,把煙袋鍋子從嘴邊拿開,也是一拱手,平靜地道:「老朽井成昔,見過方虛聖。」

    方運一聽名字,面色微動。

    這兩人,哪怕在聖元大陸都極有文名,兩人都年過九十,在六十多年前第一次從海崖古地到聖元大陸,與人族讀書人交流。

    結果,米員煥憑藉畫道與書法技驚四座,力壓同輩,而井成昔則更是不凡,從萬世沙中得了神異,所有自創戰詩極為強大,甚至也曾經創作過一首翰林傳世戰詩。

    兩人每隔數年便到聖元大陸,每一次都能技壓群雄,遠勝同輩,直到成大學士后,便修身養性,不再與其他讀書人爭鬥,文名這才漸漸淡去。

    方運仔細一看,兩人現在氣息全都是文宗巔峰,再過不久,或許能因為諸皇時代的到來,晉陞文豪。

    實際上,現在人族各地都有文宗實力暴漲,證明諸皇時代屬實。

    「當年的海崖雙雄,久仰久仰。方才只是在門口看那文曲星碎片,兩位背對在下,未能認出兩位。」方運客客氣氣地回答。

    所有人都發覺雙方的神態和語氣有些怪異。

    聖廟前的氣氛變冷。

    那井元琥一看到井成昔,眼圈一紅,哽咽著道:「三爺爺,我已經認錯,可是……」

    井成昔用和藹的眼光看著井元琥,點點頭,道:「咱們井家不是不講道理的,你因不知內情殺了水族,有錯便認,稍後與水族談判,該怎麼賠償便怎麼賠償。你言語上冒犯方虛聖,跪也跪了,錯也認了,可以起來了!我井家,還未有在海崖古地長跪不起的子弟!」

    說到最後,井成昔的語氣越發冷淡。

    「是,三爺爺!」井元琥竟然看都不看方運一眼,直接起身,站在井成昔身後,低著頭,雙拳緊握。

    井成昔看向方運,抽了一口煙袋鍋子,眯著眼,露出和善的笑容,道:「方虛聖,井家人犯錯,認罪認罰。但是,文曲星碎片,還請您還給海崖聯盟!」

    井成昔說著,緩緩從腰間拿出一塊圓潤包漿的玉佩,慢慢摸索著著,彷彿是多年積累的習慣。

    在碰觸玉佩的那一剎那,所有人都感到井成昔的氣勢變了。

    如果以前的井成昔看上去只是個還算有地位老頭,但現在,井成昔卻如同一尊蒼老但威風不減的凶獸。

    那玉佩,有聖威!

    聖廟壓不住他的氣息!

    井元琥低著頭,目光落在那玉佩上,嘴角彎出一個細細的弧度。

    方運卻道:「萬界有哪一條律法規定,這文曲星碎片屬於你們?若是我沒記錯,這文曲星碎片最先落在鮫人海中,屬於鮫人族管轄海域。此物,當由現如今的海崖水族之主文星龍爵也就是我保管。」

    井成昔笑了笑,道:「您記錯了,文曲星碎片落下的水域,早就歸屬海崖聯盟。」

    「現在不是了。」方運自然而然道。

    那井成昔並不生氣,緩緩吐出一口煙,平靜地看著方運,堅定而有力地說道:「我們海崖古地,沒有什麼政道!方虛聖,或許在聖元大陸,無人可以違逆您,但在海崖古地,就要按照海崖聯盟的規矩做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