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海崖古地同樣有國君,甚至也有國家,但都是歷史的遺留物,早在很多年前,海崖古地就被各大家族分食,以城市為中心形成各種勢力。

    各城雖然由官員具體負責管轄,但真正掌控一切的還是各大家族和商行。

    海崖古地也有雜家人,但學的不是為政之道,而是學呂不韋的經商之道。

    井成昔說完最後一句話,許多海崖讀書人緩緩挺直脊樑。

    無論方運如何強大,但海崖永遠是海崖人的地方!

    方運面無表情道:「不錯,既然在海崖古地,就要遵守海崖古地的規矩。」

    眾人鬆了口氣,井成昔眯著眼笑起來,井元琥長長鬆了口氣。

    既然方運如此回答,那就意味著會妥協,雙方完全可以通過和談來解決矛盾。

    但是,方運卻繼續說道:「從今天開始,本聖就是海崖古地的規矩!」

    所有人驚愕不已,井成昔張著嘴,煙氣慢慢向外冒,一雙眼瞪得圓鼓鼓。

    井元琥難以置信地看著方運,心中的第一個念頭這人是個瘋子吧,但隨後,內心竟然有一絲服氣,連井聖世家的人都不敢說的話,讓方運給說了。

    井成昔嗤地笑了一聲,道:「您或許是人族的天才,或許這一路走得很順,或許習慣了眾星捧月,但這海崖古地不一樣。您就算得到聖院的默許,就算可能佔據海疆城,也無法贏得我們海崖讀書人的民心!」

    方運詫異地問:「你對我是不是有什麼誤會?我要你們的民心做什麼?我來這裡,取我所求而已。」

    說完,方運在所有讀書人迷茫的目光中,向外走去。

    方運邊走邊舌綻春雷:「所有水族聽令,從今往後,不得主動傷害人族,否則滿門誅殺!若人族主動動手,你們便提方運之名,他們若繼續行兇,可直接格殺!這,便是現在海崖古地的規矩!」

    方運已經是四境大儒,舌綻春雷傳遍千里,不止城外的水族,連海崖古地許多城市都聽到了方運的聲音。

    說完之後,方運繼續邊走邊說。

    「既然海崖古地不需要政道,那本聖便宣布,自此以後,海崖古地當為政道絕地,不敬本聖,永世鎮封!」

    下一剎那,一道清光從方運身後衝天而起,傳國玉璽的投影衝天而起。

    隨後,一片白茫茫海洋出現在海崖古地上空,籠罩四野,覆盡萬穹。

    一縷縷力量從海崖古地向上散逸,最後落入那政道洪流之中。

    海崖古地的許多人讀書人都覺得少了些什麼,但又不知道具體是什麼。

    自此之後,海崖古地一切與政道有關的事務,都會出現極大的缺陷。

    百姓不會聽從管理,官員也會弄不清要做什麼,即便發布政令,也無人去執行,無人在意。

    整個海崖古地的人族社會結構,將會從國家時期,退回半原始社會。

    方運身後的人獃獃地看著方運,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

    聖道鎮封,就這麼出現了?

    區區四境大儒,竟然能輕易駕馭聖道鎮封?

    這就是聖道之主的恐怖之處嗎?

    許多讀書人心中懼意大增,他們知道方運厲害,知道聖道之主強大,但是,親眼看到如此輕易便能聖道鎮封,才真正怕了。

    現在,絕大多數讀書人都在思考一個問題。

    此事,到底是否與聖院有關,莫非,聖院已經要對海崖古地動手了?

    眾人還沒等想明白,井成昔厲聲道:「方運,留下文曲星碎片,否則別怪我們海崖聯盟不念人族之情!」

    「你以為你們為什麼能活著站在這裡?」方運說完,走出文院正門,帶著鮫后和水族向回返港口。

    眾人望著方運的背影,許久無話。

    井元琥道:「三爺爺,您聽到了,他可是在說,正是他念及人族之情,才沒有殺我們。」

    井成昔冷哼一聲,看向井立仁。

    「立霄屍骨未寒,將你留在海疆城,本以為你能守住井家,你讓我失望了。」井成昔冷冰冰地說道。

    井立仁苦笑道:「三叔,家主率眾人前往毒沙漠,您和五叔要在這裡苦修,之所以讓我主持海疆城,不就是因為我做事穩健嗎?您說說,他方運強龍來襲,直接奪取聖廟的控制權,我一個小小的地頭蛇能怎麼辦?他那陣勢,您又不是沒看到。他是說了聖元大陸最近這些年發生的事,但並沒有說細節,我懷疑,他在聖元大陸做的許多事,恐怕比現在都過分。」

    「我井家數百年英明,豈能毀於一旦!」井成昔道。

    井立仁轉頭道:「你們先退下!」

    隨後,非井家之人全都離開,只留下井家十數人。

    井成昔手握玉佩,道:「無妨,即便是聖廟之內,有聖賜玉佩在,別人也聽不到。」

    井立仁嘆了口氣,道:「三叔,我懷疑,此事本來與咱們海崖古地無關,是那雷廷榆招惹來的。方運也如實說了他與雷家的矛盾,如果他沒撒謊,他的確把雷家壓得喘不過氣來,此次來這裡,目標極可能是雷廷榆與那雷空鶴。」

    井成昔沉默數息,點頭道:「他不是說謊的人。」

    「是啊,他奪了雜家聖道還能安然無恙跑來海崖古地,實力得多強?所以,在沒有徹底了解他之前,我選擇按兵不動,讓雷家與他自己處理。誰知道元琥突然回返,差點釀成大錯。元琥,你別不服氣,若不是我打了你,你現在連命都沒了!」

    井元琥還是一臉不服氣,井成昔道:「快謝謝你伯父!」

    井元琥這才不情願地謝過。

    井成昔微微皺眉,道:「那我們就這麼放他離開?」

    「那還能怎麼樣?那雷廷榆當時不知道這個方運就是文星龍爵,都讓我們退避三舍,等他回來再處理。若是知道他的仇家方運已經如此強,他恐怕也束手無策。咱們井家比之聖元大陸宗家如何?」

    井成昔正色道:「不是我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宗聖之強,遠勝咱們老祖宗。咱們井家一直也不避諱,其實咱們老祖宗的聖道是取了巧的,比不得宗聖他們。」

    「是啊,連雷家宗家都拿他沒辦法,我們憑什麼跟他爭那文曲星碎片,更何況,那雷廷榆對這文曲星碎片同樣看重,到時候,讓他去爭,咱們先坐山觀虎鬥。」井立仁道。

    井成昔點點頭,但井元琥低聲道:「在聖廟範圍內,咱們拿他沒辦法,但他出了聖廟,也就是個四境大儒。我看,不如派人去試試他,也不是殺他,就算讓他出一出醜,也是好事。當年那聖院特使……」

    井成昔眼前一亮,望向井立仁。

    井立仁猶豫許久,輕輕點了一下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