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高空之上,風雲聚散。

    多重家國天下的力量形成直徑十餘里的獨立空間,宛若毀滅巨球,引動附近的天地元氣鼓盪。

    二十四人好似雲中聖君,威勢無盡。

    為首的老者昂然道:「方運,你是客,我們是主,傳出去,難免落個以大欺小、以多欺小的惡名。我們五人便只防不攻,讓你出手百息。百息之後,我們在一個一個出手,廢你文宮,碎你文膽,斷你才氣!」

    方運離他們越來越近,最後在離那烏雲巨球一裡外的時候,慢慢減速。

    「家國天下?我也有!」

    方運只是眨了一下眼,外放家國天下。

    就見透明的球狀家國天下,以方運為中心,急速擴張。

    在那二十四人的眼中,方運的家國天下宛若海嘯奔涌十方,淹沒一界,瞬間充斥天地間。

    烏雲一般的九重家國天下,與方運近乎透明的家國天下轟然對撞。

    藍天之上,灰與白相遇。

    轟轟轟……

    九聲幾乎沒有中斷的聲音驟然響起,宛若天鼓連響,大鐘崩毀。

    神光繚亂,氣浪滾動。

    方運的家國天下,宛若泰山壓頂一般,碾碎九個大儒的家國天下。

    九座家國天下,徹底碎裂,形成無數灰色的玻璃一樣向四面八方飛濺,

    那二十四人彷彿激流中的亂石一樣倒飛出去。

    五個文宗還好,只是受到元氣震蕩,那九個普通大儒吐著血倒飛而去,那十個大學士雖未受到直接衝撞,也都是眼前一黑,身體倒飛過了好一會兒才清醒。

    五個文宗驚駭莫名,他們從方運的家國天下中感受到了真真正正的聖威,那絕對不是普通大儒應該具備的力量。

    「你毀了我們的家國天下!」

    一個大儒突然暴跳如雷,隨後捂著胸口不斷吐血。

    他忘記掩飾聲音。

    方運聽出來,這是海疆城接待他的大儒之一。

    其餘八個大儒同樣吐著血,同時向下方張望,他們的家國天下徹底破碎,形成琉璃狀的元氣碎片向下跌落,反射著陽光,形成環狀的虹彩,美輪美奐。

    他們越看越揪心,家國天下是大儒強大的根本,沒了家國天下作為保護,人族大儒根本敵不過妖蠻的近身搏鬥。家國天下破碎后可以重建,但那需要太長的時間,甚至可能此生都無法恢復。

    「你之前怎麼沒說過你的家國天下如此強!」

    眾大儒氣得說不出話來,之前方運講述聖元大陸變化的時候,明顯故意遺漏重要的內容,甚至讓他們產生錯覺,方運都是藉助外力,比如半聖負岳、比如聖氣充足。

    那虛樓珠都被震飛到數十裡外,但仍然記錄著這裡發生的一切。

    「五息!」

    方運說著,嘴角浮現莫名的笑意,身後清光一閃,一座文台衝天而起,並不斷擴大。

    眾人定睛一看,那文台之上竟然是一片完整的建築群,由一主偏九共十座大殿組成,錯落有致,層次分明,以黑色和血色為主色調,坐落於雲層之間,宛如天之神殿。

    神殿好似宏偉的海市蜃樓,擋住半邊天。

    方運立於神殿之前,明明大小不及萬一,那神殿卻無法遮掩方運的半分光芒。

    只是,這片大殿充滿矛盾的氣息。

    這建築乍一看偉岸堂正,光芒萬丈,但若仔細觀察便會發現,組成這建築群的細處處處充滿陰森冷酷、血腥狠辣的風格。

    大殿的最高處,有巨龍起伏,赫然有五條巨龍在屋脊上盤旋。

    眾人往那正殿大門上的牌匾看去,是兩個人族文字。

    鎮罪。

    眾人一愣,突然想起來,龍族當年的確有個鎮罪殿,而方運在降臨水族的時候,也說過兼任鎮罪將軍。

    那鎮罪大殿上有五條巨龍,的確符合傳說中鎮罪殿的形象。

    他們眉頭一皺,但隨後面露無法掩飾的驚怖之色。

    「那是……法家氣息,你們看文台底座。」

    每一個人都感應文台底座那無比分明的法家力量。

    方運的面前,浮現一本法典。

    其厚逾尺!

    二十四個人都被那可怕的厚度震驚,因為法典是和工家的魯班尺、兵家的兵書、史家的史冊等一樣的聖道標誌,也是力量凝聚的表現。

    法典越厚,證明起法家力量越強。

    人族歷史上沒有任何一個專修法家的四境大儒的法典超過一尺,法家文豪也不過這個層次。

    但,方運並非主修法家。

    「罪龜,巡海!」

    方運微微抬高下巴,剛強的面容之上,彷彿蒙上一層冷酷的光澤。

    十殿大門開,罪龜囚車出!

    整整十頭罪龜囚車宛如十座小山,帶著鎖鏈摩擦的巨響,飛出十座大殿。

    十頭巨型罪龜從方運上空飛出,宛如暴風雨前的烏雲過境,覆壓蒼穹,在地面留下大片的影子。

    「這是罪龜囚車,能關押半聖的罪龜囚車!」一個大儒尖叫起來。

    「不要怕,罪龜本身雖然強大,但他只是四境大儒,這力量看著宏大,未必有多大的作用……」

    話音未落,十頭罪龜齊齊仰天大吼。

    十重吼聲宛如天地炸裂,形成恐怖的氣浪橫掃四方,所有大儒急忙使用力量抵擋,那五個文宗實力強絕,竟然穩如泰山,連家國天下都沒有外放,就擋住十重聲浪。

    「怎麼樣,我說不過如此吧……」

    突然,十頭罪龜身上的鎖鏈瘋狂湧出,一開始只是幾十條,接著是幾百條,最後形成恐怖的量變,數以百萬計的粗大鎖鏈漫天飛舞,瞬間包圍所有大儒。

    外面根本已經看不到那些大儒,全部被鎖鏈遮擋,只能看到鎖鏈宛如巨蛇遊動的樣子以及嘩啦啦的脆響。

    「放肆!開立天下,五嶽!」

    一聲暴喝之後,神光漫天,東嶽泰山、南嶽衡山、北嶽恆山、西嶽華山和中嶽嵩山的半透明虛影出現,五個文宗各立於一座山之上,衣衫翻騰。

    宛若江水決堤的巨力在五嶽天下內外流動,竟輕易把所有鎖鏈推開,形成了一片獨立安全的空間。

    其中一個文宗命令道:「你們有九人,開立九州天下……人呢?」

    五嶽山頂的五個文宗四處張望,其他人都沒了。

    漫天鎖鏈快速收回。

    五個文宗看到,十座罪龜囚車之中,多了十九個人。

    十九個人滿面絕望。

    那十個大學士可以不算,但九個大儒,怎麼也想不明白,自己為何被輕鬆囚禁?

    其中還有三個四境大儒,跟方運境界相同。

    還是有文宗的前提下,沒有文宗怎麼打?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