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井成昔面色變冷,並用餘光打量那三個文宗。

    三個文宗愣在原地,竟然都在思考。

    井成昔立刻道:「我井家有許多寶物,完全可以恢復你們三人的身體,只要殺死方運,回到海疆城,一切問題便可迎刃而解!」

    「可惜,你回不去!」

    方運突然沖向井成昔,同時調集原本攻擊那三位文宗的一切力量攻向井成昔。

    方運居東,四件龍族刑具在西,萬凶山在南,文台真龍與毒攻巨蛇在北,形成包圍之勢。

    「快來助我!」井成昔大喊。

    但是,那三個文宗慢慢遠離。

    三個人明白,自己現在只要動手,便會死。

    死在方運手下。

    方運那個意味深長的笑容,深深烙印在三個人的腦海中。

    「你們三個叛徒!」

    井成昔惱羞成怒,沒想到在最關鍵的時候,三個人竟然拋棄自己。

    最先抵達的,是文台真龍的龍炎與毒攻巨蛇的劇毒。

    金色龍炎與綠色毒炎如同一金一綠兩道天河,自上而下斜斜奔涌,淹沒井成昔。

    之後,則是最快的兩把真龍古劍。

    鎮罪古劍蘊含極為凶厲的斬殺之力,哪怕是半聖都曾斬過。

    鑒冤古劍則洞察一切,每一次出擊的落在井成昔防守最薄弱的地方。

    再之後,則是萬凶山上的漫天寶物。

    整整一千件寶物或化光,或外放術法,或本體出擊,形成一條彩色的洪流,攻擊井成昔,一旦有損毀,則迅速回返萬凶山上恢復,同時有另一件寶物飛出代替。

    最後趕到的,是四件龍族刑具,屠魔針匣高懸天空,外放七十二萬銀針,如雨傾泄。

    金龍鍘刀與萬骨刺錘則直直撞向井成昔,無論成敗,一擊而退,隨後積蓄力量,再度狠狠一擊。

    每一擊的威力,都能輕易毀滅萬丈高山,都能分開萬里江河。

    最後的鳳火鎖鏈則只是外放火焰力量,並沒有出手。

    因為,它認為自己沒有必要出手。

    連綿不斷的打擊淹沒井成昔,讓他所在的地方神光匯聚,巨響連綿。

    十息之後,方運收回力量。

    就見井成昔半跪在平步青雲之上,如同大蝦一樣弓著背,內臟腸子散落,全身上下沒有一處完整的地方。

    井成昔緩緩抬起頭,盯著方運,任由嘴角鮮血直流,眼中閃爍著憎惡的光芒,道:「方運,雷家不會放過你,井聖世家同樣不會放過你!此地通往聖元大陸的通道只被我們掌握,你無法離開,最終會被井家與雷家聯手埋葬在海崖古地!」

    方運點點頭,道:「我應該感謝你。我本來在猶豫如何對待井家,你幫我做出了抉擇。井聖,可惜了……」

    方運說完,伸手一彈,遠方的井成昔突然炸開,化為血霧漫天飛散。

    方運拿出三枚聖體果,隨手一拋,分別飛向三個文宗。

    「吃與不吃,你們自己決定。」

    方運說完,轉身飛行罪龜囚車。

    三個文宗看著面前的聖體果,目光閃爍,內心進行激烈的掙扎。

    數息后,一個文宗自嘲一笑,道:「在海崖古地,也只是依附井家,成為井家的打手而已。今日來此,不過是為了獲取好處。現在投了人族虛聖,或者說未來的人族半聖,卻也不丟臉。」

    說完,那文宗一口吞下聖體果。

    隨後,就見他周身冒出紫色霧氣,傷口處猶如無數蟲子在瘋狂蠕動,數息之後,全身傷口癒合,結痂脫落。

    又過了數息,他身上的死皮也脫落數層,身體變得更加細嫩,也變得更加年輕。

    每個人都能感應到,他這具更年輕的身體充滿爆發性的力量。

    他從含湖貝中拿出一件鐵器,然後像揉捏麵糰一樣揉成鐵球。

    另外兩個文宗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

    他眼中閃爍喜悅的光芒,隨後面向方運背影,半跪在平步青雲之上,高聲道:「祝齊岳謝方虛聖賞賜,從此以後,海崖古地祝家將隨方虛聖左右,蕩平凶頑,掃清餘孽!」

    「祝齊岳你這個背信棄義的畜生,難道忘了當初忘了老祖宗是怎麼救下你先祖的嗎?」井元琥大聲喊叫。

    「先祖的所受之恩,祝家三代已經還清。從今往後,祝家開始償還方虛聖之恩。」祝齊岳站起,平靜地看著井元琥。

    方運抵達罪龜囚車之前,沒有去看井元琥,而是看向目前主持井家一切事務的井立仁。

    「現在,井家的命運由你掌握。」

    井立仁看著方運,眼中滿是驚駭之色,因為他隱約猜到方運說這話的意圖。

    沉默許久,井立仁緩緩道:「方虛聖請講。」

    方運昂首俯視眾人,道:「吾壓井家三十年,三十年後見春生。」

    井立仁目光暗淡,其他井家人卻滿面驚懼。

    方運的意圖很明顯,要壓制井家三十年的時間,三十年之後,允許井家發展。

    但是,怎麼才能壓制井家?

    殺光井家所有高文位讀書人,誅滅井家所有天才!

    只有這樣,才能斷井家三十年命脈。

    「我……」

    井元琥大聲道:「不能答應他!家主一定會替我們報仇!」

    井立仁的臉上,露出苦澀的笑容,道:「元琥,你難道還看不明白嗎?這方運的確無法傷及家主,但家主也拿他毫無辦法。一旦他連通聖院,你可知我們是什麼罪行嗎?」

    井元琥面色一變,想起聖院可能的判罰,驚道:「他們不敢!」

    「他們敢!襲殺虛聖與聖道之主,是破家滅門的大罪!他們若是寬容,會殺光主脈,讓支脈子弟繼承井家,若是惡毒,甚至會讓私生子繼承家業,這樣,既保全了老祖宗的血脈,也徹底避免以後的井家反撲,形同滅門。刑殿,便是法家。」

    眾人突然醒悟,法家定然會維護方運,必然會用最激烈的手段懲罰井家。

    「不,我們井家不可能被那些賤種代替!老祖宗的半聖意志不會允許他這麼做!」

    井立仁看著這個從小到大被寵壞的侄子,露出憐憫之色。

    井聖意志,也不敢對抗聖院!

    在眾聖眼中,除非是自己看著長大的兒孫,否則,後代是誰掌握世家並不重要,只要是自己血脈便可。

    方運不斷絕井聖血脈,井聖意志就不可能出動。

    否則,眾聖降世,井聖意志將被徹底抹除。

    「方虛聖,老朽願降!」

    井立仁的雙膝重重落在地上。

    「你不能讓井家列祖列宗蒙羞……」井元琥發出凄厲的叫聲。

    方運眉毛一抬,數條鎖鏈飛出,纏住井元琥,將其送入罪龜的口中。

    嘎嘣……嘎嘣……嘎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