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眾人看著井家第三代最年輕的天才被罪龜生生吃掉,噤若寒蟬。

    方運掃視所有人,對罪龜囚車下令道:「除卻井立仁,處決所有與剛才被殺之人血脈相近的人。」

    嗖嗖嗖……

    一條條鎖鏈衝進囚車之中,捆住八個人,將他們全部處死。

    井立仁死死咬著牙,強忍內心的悲痛。

    剩下的九人目光複雜,已經明白自己現在的兩條道路,要麼選擇死,要麼選擇投靠方運。

    方運立在平步青雲之上,思索數息,掃視眾人,道:「你們不用在這個時候選擇,接下來,我會再給你們一個選擇的機會。不久之後,要麼我回到海疆城,要麼他們回到海疆城,到了那個時候,你們可以做出最後的選擇。不過,在那之前,你們只能留在海疆城。」

    眾人為之動容,都明白方運的意思。

    方運這是要去毒沙漠,參與半聖故居與筆老的爭奪,而且不出意外,必然會遇到井家家主與雷廷榆。最終,只有勝利者才能返回。如果是井家人成功凱旋,那就等於方運敗了,他們可以選擇支持井家,如果方運勝了,那麼他們可以在那個時候選擇方運。

    眾人這才感覺好受一點,但是,卻還是無奈,因為方運說的好聽,一旦方運勝利,那到時候遇到的情況與現在並無區別。方運之所以如此做,實際是為了獲得海崖古地的控制權,除了井家人,不會殺戮太多,也有用其他家族制衡井家的意圖。

    如果哪怕方運勝了也不投靠,那麼他們的家族將比井家還慘,因為井家畢竟出過半聖,方運不好滅族,可對其他家族卻沒有絲毫忌憚。

    襲殺虛聖,這就是天大的罪行和把柄,不投靠方運,一旦聖院出手,最少都是誅三族。

    無人反對。

    「祝齊岳。」方運道。

    「老朽在。」祝齊岳急忙回應。

    「我這裡有一些物件,先送與你,你領他們回到海疆城,等我回返。有什麼事,可以與鮫人族聯手,從此以後,他們會派人常駐舟島。」

    「老朽遵命!」祝齊岳忙道。

    方運隨手一拋,一些神葯神物在才氣的包裹下飛向祝齊岳,其中還有一件大儒文寶和一件皇者異寶。

    在場的人看著那些神物,目瞪口呆。

    其中許多神物都不下於聖體果,全都能對大儒或後裔有巨大的作用。

    哪怕是井家,也拿不出如此多的寶物收買一位文宗。

    「多謝主上恩賜,老朽願為主上赴湯蹈火,肝腦塗地!」祝齊岳激動得雙唇直哆嗦。

    另外兩個文宗看得眼熱,但是,方運突然一揮手,兩人手中的聖體果飛回方運手中。

    「既然你們不喜歡,那就回海疆城好好養老吧。」方運有意無意掃了一眼兩個文宗。

    兩個文宗看著方運手中的聖體果,悵然若失,心中生出濃濃的悔意。

    井立仁看著那兩個文宗,眼中滿是同情,這兩人做事優柔寡斷,沒有第一時間投靠方運,現在模樣如此凄慘,一旦回到海疆城,簡直就是宣揚方運的活旗號,如果兩人再想投靠方運,必然要付出極大的代價。

    井立仁再度看向方運,無法理解他怎麼會如此老辣,軟硬兼施,離間分化,已經瓦解了小半個海崖聯盟。

    這是最輕鬆的手段,也是風險最小的方法。

    「我們海疆城中再會。」

    方運喚出武侯車,收回罪龜囚車,直直飛向毒沙漠。

    萬里乘風去,只余踏雲聲。

    眾人站在原地,無人敢動。

    兩個文宗重傷在身,徹底失去戰鬥能力,其餘人除非偷襲,否則奈何不了祝齊岳,吃了聖體果、得到方運贈寶的祝齊岳,實力穩穩提升一層。

    祝齊岳冷冷一笑,道:「諸位,回海疆城吧。醜話說在前頭,我既已投了方虛聖,為人之臣,忠君之事,若有得罪,也顧不了那麼多。不過,我終究是海崖讀書人,我也不為難諸位,諸位只要在海疆城安安穩穩等他回歸,我絕不動你們一根汗毛。」

    「老祝,你糊塗啊!那雷家勢力近乎世家,再加上井家大先生率領海崖聯盟精英在毒沙漠,豈會輸給方運?我看,你不如繞路去找尋井家大先生,如實相告,就說你是虛與委蛇,為了大局才假裝投向方運,沒人會怪你。」一個文宗道。

    「是啊,米員煥老先生昨日已經去找井家大先生,他是先去米家後去毒沙漠,顯然是去取那副聖像畫!他當年得到那位稱讚,畫下聖像,便能借用一次那位的力量。方運若是真跟他們動手,豈有活路?是,咱們殺虛聖是有大罪,若雙方為爭奪半聖故居而相互廝殺,那聖院也只能認定是文戰,不會重懲井家雷家。到那時,你們祝家上下當如何?」

    祝齊岳卻冷笑道:「我們世世代代為井家賣命,得到過什麼?現在替雷家賣命,又得了什麼?不說別的,方虛聖只今天一次的賞賜,就比得上我祝家數代之積累!你們還沒看出來嗎?方虛聖不僅僅是大方,而是他有著連井家和雷家也無法比擬的海量寶物。他敘述外界之事的時候,雖然沒有細說自己實力以及收穫,但對各種地點與大人物的描述很清楚,說雙首龍聖和藹,說半聖薛白衣喜歡幫助人族,說古神塔,說神賜山海,你們還不明白嗎?」

    眾人愣了一下,突然有種暗罵自己蠢的衝動。

    井立仁喃喃自語:「是啊,我之前雖然想到他應該跟大人物有關係,但交情應該沒那麼深厚,他既然說了那麼多藏寶之地,定然也得到過寶物,但我們對葬聖谷也有所了解,都知道那裡每百年能帶走的神物有限,先入為主,以為他所帶寶物不多。現在見他賜你如此多的神物才明白。」

    祝齊岳道:「你們難道沒有發現,他拋出三個聖體果的時候一點不心疼嗎?你們沒有發現,他賜予我的神物中,有相當多的神葯嗎?而且,都是全須全尾,品相不僅好,而且年份極高,你們想到了什麼?」

    井立仁立刻驚叫道:「葯園!神葯園!他在葬聖谷中遇到過神葯園!否則,就算是半聖也不可能把這等神物隨便送人!」

    眾人一愣,這才意識到自己忽略的地方。

    那兩個重傷未愈的文宗,滿面悔恨之色,暗罵自己之前是被仇恨蒙蔽了雙眼,一心只覺得井家雷家強大,沒有去仔細思索,本應該在方運賜給祝齊岳神物的時候果斷投降,必然能得到大好處。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