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兩人突然相視一眼,想起方運之前收回聖體果的細微表情,沒有失望,沒有憐憫,只有一絲輕蔑。

    因為兩個人太蠢了,天下不可能有這麼蠢的文宗。

    兩人懊惱萬分。

    一個文宗突然嘆了口氣,道:「祝兄,你幫小弟一個忙,待方虛聖回來,多美言幾句,就說我在他老人家走後悔恨萬分,已經徹底醒悟,只要一顆聖體果,便願意做牛做馬報答他。我怎麼那麼蠢,現在除了那聖體果,連普通生身果都無法讓我恢復,何苦呢?我死了,井家就算勝了,對我來說又有何用?」

    祝齊岳微微一笑,道:「想必方虛聖一定歡迎棄暗投明之人,你們說是吧?」說著,掃視其他人。

    有的急忙點頭哈腰陪笑,有的則避開,只有井立仁心中更加焦躁。

    這時候,一個大學士道:「祝老先先生,方虛聖雖然很強,但我們海崖聯盟也不弱。以我之見,雙方應該是不分伯仲,最後的結果是,誰先回到海疆城,誰就能控制文廟。井家大先生縱然戰不過方虛聖,也能憑藉沙之舟逃跑,前往其他城市,控制聖廟,召集海崖各處讀書人,對抗方運。所以,井家與雷家立於不敗之地,而方運孤身一人,稍有不慎,便可能折戟海崖古地!」

    多個人輕輕點頭,但很快止住。

    祝齊岳輕輕搖頭,道:「你們啊,真是死腦筋,一開始犯了輕視方虛聖的錯,至今死不悔改。我一開始也與你們一樣,被海崖古地過去的強大蒙蔽,但現在已經不會了。我且問你們,那毒沙漠是如何形成的?」

    「當然是葬聖谷的一處地方落在那裡導致沙漠毒化。」

    「那麼,你們現在想想,海崖古地所有人族水族加一起,誰最了解葬聖谷?」

    所有人愣住了。

    答案不言自明。

    「只有謙卑地仰視方虛聖,我們才能勉強發現他不經意間顯現的部分力量!」

    井立仁突然長嘆一聲,道:「怪不得在他自立聖牌后,我見到他始終心有不安,甚至一開始反對搶迴文曲星碎片。原來,他自始至終都沒有對井聖世家雷家甚至任何人都絲毫的畏懼,反而是我的本能在畏懼他!很多細節,現在想想,太可怕了。」

    「還有什麼細節?」一個大學士小聲問。

    井立仁道:「你們想想,一個四境儒家大儒,不僅僅能喚出十位戰詩君王,還要控制兩把古劍,要使用一座山形的強大異寶,同時外放兩座文台,甚至還要動用法典圍困眾人,直到戰鬥結束才收回罪龜囚車,哪怕是有才高八斗,也禁不起他這麼消耗!你們想到了什麼?」

    眾人一愣,都想到一個可能。

    「這說明,他文宮之中,有多顆文曲星碎片,在源源不斷維持他的才氣!我們之前只能推測他有多塊文曲星碎片,應該只是代管,或者放在聖元大陸或血芒界,但實際上,他是隨身攜帶!我就問你們,除了半聖,誰敢隨身攜帶那麼多文曲星碎片?」

    「你這麼一說,我突然想起,他之前隨口提過,說是為了鑄就前所未有的文台,才進入葬聖谷。但現在想想,他展現最強的文台是鎮罪文台,可他之前就說過,他是在血芒古地凝聚了鎮罪文台。也就是說,面對五位文宗的時候,他根本就沒有使用最強的文台。」

    「我突然想起來,他拿出那件星火渾天鑒抵擋沙之舟后,還有一個再次從海貝中取物的動作,但卻突然停下,應該是發現星火渾天鑒擋住了沙之舟,這才停止。那麼,他要取什麼?不出意外,他應該還有半聖寶物。」

    「還有!大儒的家國天下十分強大,他卻始終沒有外放家國天下的力量,僅僅是用來保護自身……」

    眾人七嘴八舌不斷回憶細節,不停推斷種種可能,越說越驚懼,最後乾脆沒人開口。

    他們一致認定,方運有對抗文豪皇者的實力!到了那種層次,已經沒必要再推斷了。

    四境大儒便有此等實力,若真成文豪,豈不是能對抗半聖?

    祝齊岳卻緩緩道:「他身為政道之主,可戰鬥之中,從未用過政道力量,僅僅是借用了聖威。」

    所有人頭皮發麻,駭得面無人色,無法想像方運到底隱藏了多少實力。

    「井家,怕是大難臨頭。」井立仁低著頭,乾涸了幾十年的雙眼,竟然有淚光閃爍。

    眾人同情地看著井立仁。

    晴空之下,方運坐在武侯車上閉目養神,分神警戒,其餘心神則進行記憶回溯,重新體味之前的戰鬥。

    反覆回溯數十遍,方運輕輕一嘆。

    這次戰後的復盤學到的東西很少,因為贏得有些輕鬆,和之前在葬聖谷的兇險經歷比起來,差太多。

    雖然自己已經沒有聖氣,但在葬聖谷學習的戰鬥技巧積累的戰鬥經驗還在,更何況,自己長時間駕馭大聖負岳靈骸,能從神念的層次感悟大聖負岳靈骸的每一次攻擊,相當於接受古妖大聖的教學。

    到了大聖層次,哪怕最愚蠢的生靈,一切行動都蘊含聖道法理。

    更何況,方運本來就有古妖傳承,所得感悟更深,哪怕只有一點點適用於人族,也是巨大的收穫。

    方運從大聖負岳靈骸那裡學到最有用的,便是對戰鬥時機的把握,通過這次戰鬥,得到了印證。

    否則,以目前自身的力量,不會贏得那麼輕鬆。

    方運睜開眼,從高空望著大地。

    前方的大地綠色減淡,隨後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枯黃之色。

    在更遠的天際,沒有清晰的分界線,而是無窮無盡的沙塵暴,彷彿天地都被堵塞。

    海崖聯盟的大儒們,就在深處,只有一些前來歷練的大學士,曾經附近逗留,但都陸續回返各城。

    現在人人都知道,那沙塵暴之中有奇特的劇毒,不成大儒,難以進入,越往深處走,毒性越劇烈。

    方運很快抵達沙塵暴邊緣,仔細觀察分析沙塵暴中的劇毒。

    這種奇異的劇毒無色無味,瀰漫在沙塵暴之中,肉眼無法辨識。

    最後,方運使用毒攻文台和醫書,發現這是一種人族從未遇到的力量,在葬聖谷中也未曾出現。

    但是,方運卻從感受到熟悉的氣息。

    屍氣,聖氣,以及百棺島的黃泉之力。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