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點點頭,道:「井家主看來是個講道理的人,怪不得井家會出井立仁那般明事理知趣意的大儒。」

    「多謝方虛聖誇獎。方虛聖此來,若僅僅是為了筆老,老夫可以保證,若能奪下半聖故居,筆老歸您,不知方虛聖意下如何?」井不壽微笑道。

    除了少數大儒輕輕點頭,大多數大儒包括雷廷榆在內,都流露出反對的神色,但是,卻都給井不壽麵子,沒有當面反對。

    「我同意,不過,井家主還有其他什麼要求?」方運問。

    「老夫的要求很簡單,您得了筆老,是去是留都可以,但須做到一點,便是不能阻撓我海崖聯盟。」井不壽還是面帶微笑。

    許多大儒有點理解井不壽的意圖,但是,還有許多大儒十分不高興,認為根本不用怕方運。

    「我從來不想阻撓海崖聯盟,但是,你們若是阻撓我當如何?」方運問。

    「您得了筆老,難道還不夠嗎?」井不壽臉上的笑意變淡,深深地盯著方運。

    方運卻道:「這裡的筆老,本就是我的舊友,我來此地帶他走,談何夠不夠?聽你們的意思是,我若不答應你,你們便要阻人族虛聖取其舊物?」

    井不壽呵呵一笑,道:「方虛聖,咱們明人不說暗話。這海崖古地一切,都是我海崖讀書人的,哪怕是聖院,也不應插手。我們願意讓出筆老,是表達我們對人族、聖院以及您的尊重和誠意。您若咄咄逼人,貪得無厭,那便是故意要與我全海崖聯盟作對!」

    方運確實面色一沉,道:「井不壽,你這話是什麼意思?聖院無權插手?誰給你的膽子說這種話?你這是在逼本聖聯繫聖院,降下聖罰!井家,是想自絕於人族嗎?」

    井不壽竟然完全不上當,依舊笑呵呵道:「方虛聖誤會了,這海崖古地,一直就是海崖人自治之地,人族眾聖也默許此事。除非我們海崖人族背叛人族,否則,聖院永遠不會插手,包括在爭奪中誤傷一位虛聖!」

    所有大儒看著方運,露出奇特的笑意,包括雷廷榆。

    井不壽已經發出嚴重的警告。

    方運卻好似沒聽出井不壽話里的意思,而是詫異地問道:「那就怪了,據我所知,是鮫人族先到海崖古地,這海崖古地,理當是它們說的算啊。你把海崖古地劃歸自治之地,便是奪盟友之地!」

    井不壽笑道:「此言差矣。鮫人族還是水族,所以他們可管轄大海,我們人族生長在陸地,所以這陸地便由海崖讀書人管轄。」

    「本聖還是有一事不明,既然海崖聯盟只管陸地,為何要屠戮鮫人族,為何要去殺水族同盟?」方運問。

    井不壽道:「您看來並不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明明是水族傷我海崖人族,我們海崖人族才反擊,我們希望鮫人族賠償,但他們拒不認罪,無奈之下,我們才盡起刀兵,血染大海。您如此偏幫水族,那麼,您現在到底是水族之人,還是人族之人?」

    方運點點頭,道:「我當然是人族之人,所以,如果你們所說屬實,我大力支持你們打擊水族,你們做得好!以後水族膽敢犯我人族,定然要讓其遭受失敗。」

    眾人還沒懂方運為什麼突然這麼說,方運卻話鋒一轉,道:「那麼,我也對井家主說一句,誰敢傷我,那就不要怪本聖無情反擊!」

    「方虛聖,此地,是我海崖聯盟所轄之地,是您錯誤闖入在先,是您,先傷我們的!」雷廷榆道。

    「不,我也是人族,我也生長在陸地,所以,我宣布,從此以後,毒沙漠的管轄權歸本聖。」方運道。

    雷廷榆卻笑道:「諸位聽明白了吧,這個方運今天來這裡,就不是講道理的,他的目標,是毒沙漠的一切寶物。」

    方運卻搖搖頭,道:「你錯了。這樣吧,我們聯手,筆老歸我,半聖故居歸你們,但從此以後,你們不得在海崖古地阻撓我,如何?你們若不答應,就是咄咄逼人,貪得無厭!」

    井不壽眼中閃過一抹厭惡之色,道:「方虛聖,老夫重申,你的這話毫無道理!你沒有資格說這種話,而我之所以可以那麼說,是因為,海崖古地,屬於我們海崖人!」

    「從現在起,不是了。」方運道。

    雷廷榆搖搖頭,道:「方虛聖,老夫勸你一句,這裡不是聖元大陸,也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

    方運身前,浮現兩方印璽,一方是聖院的虛聖印璽,一方是二龍印璽。

    方運如君親臨,張口宣旨。

    「我以人族虛聖、政道之主身份宣布,在人族危亡之際,雷家大儒雷廷榆,為一家之利,擾亂海崖古地,屠戮同盟,因私廢公,妄圖獨佔人族之地;海崖古地井家,亦為一家之利,勾結雷家,殺害同盟,妄圖自立,不知悔改。本聖宣布,自此以後,聖院將代管海崖古地,膽敢違抗者,以逆種論處!」

    浩大的聲音隨著枯朽之力與聖威衝天而起,直上雲霄,隨後傳遍整座海崖古地。

    方運終於說出此次來海崖古地的最終目的。

    將海崖古地納入聖院序列,讓海崖古地化為人族抵抗妖蠻的力量,而不是成為人族的寄生蟲。

    人族,需要海崖古地。

    方運前面的所有大儒為之變色,讓他們驚懼的不是方運,而是聖院。

    「原來如此,聖院竟然已經準備撕毀之前的口頭協定嗎?」井不壽臉上徹底沒了笑容。

    雷廷榆卻道:「不!聖院若是準備如此做,絕不會只讓方運一人進來,必然是派遣大軍天降。舍弟說過,現在聖元大陸與妖界已經開戰,聖院在這種時候絕對沒有力量收回海崖古地管轄權。這件事,是方運一人所為!你們難道從之前的神念傳訊中看不出來嗎?這個方運,一直就是膽大包天!」

    「這是你的意思,還是聖院的意思?」

    方運笑了笑,傲然道:「聖院無男兒,我方運當行大丈夫之事!」

    眾多大儒被方運的意圖震驚,甚至已經分不清方運到底是真的有凌雲壯志,還是發了癔症腦子不清在胡言亂語。

    因為他們無法理解,一個四境大儒憑什麼在五十多位大儒面前說這種話?

    就在這時,數個人從不遠處到來,傳來曾經在文院文曲星殘片前修鍊的大儒米員煥的聲音。

    「他沒說錯,他就是想吞併整個海崖古地,昨日,他已經奪走文曲星碎片!」

    所有海崖聯盟大儒暴怒。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