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井家家主井不壽再也無法維持平靜,眼中閃爍著怒火。

    雷廷榆先是愣了一下,不僅沒有生氣,臉上反而閃過一抹笑意。

    其餘大儒暴跳如雷,恨不得直接殺死方運。

    「不壽兄,此事堅決不能姑息!那可是文曲星碎片,是文曲星賜予我們海崖人的寶物!關係我海崖古地未來千年興衰啊!」

    「這是連半聖都覬覦的寶物,豈能讓一個外人得去!」

    「這聖元大陸的虛聖太霸道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之前我還不相信庭榆對方運的評價,但現在卻已經看明白,庭榆先生說的一點錯沒有!」

    井不壽冷冰冰地望向方運,道:「方虛聖,交出文曲星碎片,離開海崖古地,我們就當你沒來過。如若你執迷不悟,貪慾彌天,那便怪不得我等聯手,懲處搶奪文曲星碎片的奸賊!」

    方運詫異道:「搶奪文曲星碎片?怎麼會!那文曲星碎片,本就屬於鮫人族之物,結果被你們強行搶奪,甚至還想將他們滅族。我身為鮫人族監察使,有權收回此物。而且鮫人族全體已經同意,將此物交給我。同為人族,我沒有因為屠戮鮫人族而懲罰你們,已經是非常偏袒你們。你們可不要顛倒黑白,得寸進尺。」

    所有大儒全都一愣,因為方運說的沒錯,當時文曲星碎片落在海中,是水族最先發現,但隨後人族趕到,強行搶奪。

    「此物乃是文曲星碎片,水族無用,顯然是文曲星賜給我海崖古地讀書人!」米員煥道。

    方運笑道:「如果真是賜給你們海崖聯盟讀書人,為何不直接落在海疆城的聖廟中?為何落在鮫人族轄區?」

    井不壽淡然道:「海崖古地離文曲星極遠,在飛行途中,有些偏差實屬正常。」

    方運立刻道:「不,你們錯了。其實全天下的文曲星碎片,都是賜給我的,只不過飛行途中出現偏差,才遺落在萬界各地。」

    雷廷榆低聲道:「不要與此人糾纏,此人胡攪蠻纏,又見多識廣,在聖元大陸早就聲名狼藉。」

    井不壽沉思片刻,暗中傳音給所有海崖大儒,問:「文曲星碎片不容有失,而此人覬覦整個海崖古地,甚至假傳聖院旨意,井某欲擒下此人,何人反對?」

    「動手吧!」

    「誰會反對,老夫先斬了他!」

    「此事,請井家主全權做主!」

    「這已經是騎在全海崖古地讀書人頭上,豈能綏靖!」

    「家主,出手吧!」

    所有大儒躍躍欲試,無一人反對。

    井不壽點了一下頭,望向方運,道:「方運,交出文曲星碎片,否則,你當為全海崖古地之敵!」

    方運卻一抬眼皮,冷聲道:「看來,你們為了搶奪屬於我的寶物,不惜叛族逆種、對抗聖院!你們可要想清楚了,主動攻擊人族虛聖、政道之主,是什麼代價!」

    井不壽朗聲道:「即便是半聖搶奪屬於海崖聯盟的寶物,我們也能理直氣壯討要,也能告上聖院!縱然是虛聖,犯了海崖古地的重罪,我們也要繩之以法!」

    雷廷榆微笑道:「方虛聖,何必呢?交出文曲星碎片,老夫便替你認錯,然後送你離開海崖古地。否則,如此大才,毀於一旦,乃是人族不幸。」

    方運卻道:「屠戮鮫人族,從者無數,本聖無法一一解決,但首惡當誅!雷廷榆,你若想保命,自廢文宮,我送你回聖院。如若死不悔改,那本聖便要替萬千人族同盟的冤魂討一個公道。」

    雷廷榆大怒道:「好你個方運,老夫好心幫你,你卻反消遣老夫。諸位,我終究是聖元大陸人,不便對虛聖動手,但既然他如此辱我,我也不會幫他。等回到聖院,我會如實相告,是方運搶奪海崖聯盟文曲星碎片在先,死不認錯在後,這才逼得你們動手。即便是在緝拿方運中誤殺了他,我雷廷榆也能保你們安然無恙!」

    眾大儒一聽,更有底氣。

    井不壽道:「包圍方運,不能讓他逃了!」

    五十七人之中,有三十人兵分三路,想要從東西和北三個方向包圍方運。

    武侯車急退,速度遠超大儒的平步青雲,方運道:「既然爾等不知悔改,那本聖便宣布,爾等謀害人族虛聖,其罪當誅!」

    方運說完,天地間突然憑空生成冥冥中的奇異力量,如同秋風拂過,落在每一個身上,每一個人都感覺有什麼力量進入自己的文宮。

    隨後,所有人的眉心,都多出一個黑色的火焰。

    虛聖定罪。

    雷廷榆面色一變,忙道:「諸位小心,從此以後,在聖院的赦免下達之前,不得接近任何聖廟,也不能去聖院,否則,會被聖廟的力量直接誅殺!你們放心,只要解決此事,我便讓舍弟空鶴前往聖院,求得赦免令!本來我們身為大儒,他有權定罪,但無權先斬後奏。你們不算聖院之人,我又是臨時被流放此地,失去聖院庇護,他才有了先斬後奏之權。」

    所有大儒這次意識到自身處境兇險,無比惱怒。

    米員煥怒道:「好一個賊子方運,搶了我們的文曲星碎片不說,還倒打一耙,憑藉虛聖身份將我們定罪,妄圖先斬後奏!此獠不除,我海崖古地讀書人有何顏面立足?」

    米員煥激起所有大儒的怒火,繼續沖向方運。

    但是,方運突然神色微動,加速撤離。

    方運快,大儒們慢,相聚越來越遠,照這樣下去,雙方會陷入沙塵暴和葬聖之毒中,誰也看不到對方。

    海崖聯盟大儒怒火衝天,不管不顧,奮起直追。

    「井家主,我看,您不如動用沙之舟,能在瞬間將其擊殺。」一個大儒道。

    雷廷榆卻忙道:「不可,方運此人,手中至少有兩件半聖寶物,其中一件,便是龍族至寶星火渾天鑒,即便調動沙之舟,也拿他毫無辦法。與其一開始暴露力量,不如尋找時機,在關鍵時候將其擊潰!」

    井不壽點點頭,道:「不錯,此人心機極深,手段又多,不可等閑視之,我們要先逼出他的手段,待他手段盡出,再一擊必殺!他絕不會知道,井某手中有沙之舟。」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