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八風不動,面色平靜,計算來到這裡的海崖大儒人數。

    當時在諸葛聖居外的大儒一共五十七人,而現在,在童生會場的海崖大儒,竟然有整整三十一個人,這遠遠超過了正常的概率。蜀城再大,也是十城之一,工界再蠢也不可能讓他們如此集中。

    但是,方運很快想通,心中暗嘆,人多還是好辦事,姜還是老的辣。

    自己一個人,勢單力薄,只想通過考驗,沒有考慮其他因素。即便想運用其他手段,也難以實現,畢竟自己只有一個人。

    但是,海崖古地的大儒們不一樣,他們天生重私利,這是海崖古地的風氣,也是海崖古地能夠持續發展的原因之一。所以,他們進入這裡后,第一時間不是想要憑藉自己的力量通過考驗,而是聯合起來,集中一切力量,排擠掉敵人。

    五十七個大儒排擠一個人,這是再簡單不過的事。

    方運完全想像得到,那些大儒想方設法聚集在一起,甚至能查到自己在天機坊,卻沒有打草驚蛇,而是安排大量的人進入蜀城,憑藉絕對的力量壓制自己。

    不過,他們也知道雞蛋不能放在同一個籃子的道理,也讓其他大儒分散在各地,即便打壓行動失敗,其他人也毫髮無傷。

    方運的面色似乎有些陰沉,看樣子受到了挫敗,甚至有些心灰意冷。

    那些海崖古地大儒相互使眼色,陸續起身,來到方運附近,把附近的其他童生工匠嚇得急忙讓開。

    童生會場最大,最前面是一個巨大的平台,到時候所有童生都會上去,展示自己的工具機關,而有三位大儒工匠進行評判。

    參與者的坐席在平台的左側,相對密集。

    所有人海崖古地大儒帶著他們的夥計走過來,坐到方運周圍,幾乎等於包圍方運。

    這些大儒之中,有三位文宗,但為首的卻是四境大儒井瀾。

    井瀾向方運稍稍一個拱手,道:「多謝方兄開啟工界大門,進入此地后,我連日無眠,一直在學習此地的工家技術,不出意外,最多一個月,我便可晉陞文宗。」

    方運沒有答話,其餘海崖大儒笑吟吟看著方運。

    井瀾突然輕聲一嘆,道:「我先向方兄道歉,庭榆先生將寧安技術透露給我后,我內心是矛盾的。身為一名大儒,我不應該將這些據為己有,但是,另一方面,為了海崖古地,我必須要捨棄自我的喜惡。你應該清楚,即便沒有寧安技術,我到了這裡也能輕易晉陞文宗工匠。所以,為了避免我將來可能傷到方先生,請方先生交出文曲星碎片,退出諸葛聖居。待海崖古地與聖元大陸連通,我們海崖大儒必然負荊請罪。」

    方運仔細看著井瀾,此人目光雖然有些閃爍,與那雷廷榆不一樣,並不想結仇。

    方運徐徐道:「你守護海崖古地之心彌堅,但是,我必須告訴你們,海崖古地只有融入聖元大陸,才會延綿不息。歷史上,任何偏安一隅的團體,最終都會被強大的族群吞噬,甚至被徹底從世間抹除。我可以以我的文膽保證,我必然有私心,但我做的一切,都遠比你們更加有利於海崖古地。你們,不過是坐井觀天!」

    多數海崖大儒臉上看不到變化,只有少數不喜掩蓋形色的大儒面露怒容。

    井瀾點點頭,道:「我相信,方虛聖的一些做法,的確可能有利於海崖古地,但是,在結果沒有出現之前,我們無法信任一個外人對海崖古地的幫助會勝過我們。所以,您如果固執己見,那我只能在您和海崖古地之間,選擇保護海崖古地。」

    方運斬釘截鐵道:「一個族群若要真正進步,必須要掃盡殘毒,哪怕會打擊到這個族群的信念,但只有這樣,才會讓這個族群低下頭,放下心中的自大,去謙虛地學習並吸收外界先進的知識、理念與力量。你們既然一意孤行,那我清掃海崖古地時,便不用手下留情。」

    「方運,你太狂妄了,你不能以一己之力來否定我們海崖人的努力!」井瀾並不生氣,只是認為方運錯了。

    「不,我是用先賢的經驗、歷史的教訓和萬界的發展,來否定你們海崖人錯誤的努力!方向錯了,一切努力不過是鏡花水月。」方運道。

    「那麼,先從諸葛聖居中戰勝我們開始吧!你若是能戰勝我們所有的五十七人,這海崖古地全部託付給你,又何妨!」井瀾突然露出釋然的微笑,轉身離去。

    其餘大儒大都面色陰沉,只有少數大儒若有所悟。

    「我們會全力以赴守護海崖古地,若是不幸敗了,慶幸有你。」一個醫家大儒臨走前笑著道。

    「我很希望我們勝利,但也不會因為失敗而絕望!」一個兵家大儒昂然離開。

    「你註定是錯的!」

    「你若在海崖古地敗亡,我們會替你守護聖元大陸!」

    一個又一個大儒表達自己的態度,陸續離開。

    方運面帶微笑。

    時辰一到,前往童生席位的通道關閉,主持此次工具機關比試的一位進士工匠走上平台,首先以舌綻春雷致辭,隨後便乾淨利落地邀請所有童生工匠前往平台,根據領的小機關鐘的編號站在相應的位置。

    一千餘名童生工匠排著隊,先從平台入口領一個高約三寸的小銅鐘,然後再登上平台。

    方運報名較晚,領取的小銅鐘上面刻著「九七四」三個字,十分靠後。方運拎著小銅鐘,在平台上找到刻著九七四的地方,然後將小銅鐘置放在腳邊。

    這些童生工匠的腰間,都掛著一個到多個不等的灰色錦囊,這便是工界特有的機關錦囊。

    每提升一個文位,工匠便會免費獲得一個機關錦囊,每個錦囊都能盛放機關、材料、工具等等與工家技術相關的東西,文位越高,錦囊越大。

    有些家世顯赫的工匠,可以從家族中獲得額外的錦囊。

    方運身上也佩戴一個機關錦囊,但是空間太小,還是習慣用天地貝。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