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場的每個人或祭出魯班尺,或向雙目中凝聚才氣,仔細觀察新紡紗機的每一處。

    所有人都得出一致的結果,這台紡紗機沒有蘊含任何其他力量,就是一台普通的機關,方運沒有使用才氣操控。

    最後,他們獃獃地看著源源不斷的棉花變成精細的紗線,並纏繞成團。

    四十個紗錠同時進行運作,其效率遠遠超過在場的任何紡紗工具,只有那種大型的水力紡車可以相提並論,但也不會超出太多。

    看著那紡紗機源源不斷形成四十條紗線,所有工匠都有覺得心裡有什麼東西破碎了。

    跟眼前這台紡紗機比,之前那些紡車,無論是手搖還是腳踏,簡直是垃圾。

    海崖大儒們愣在原地,滿腦子空白。

    他們善於算計又經驗十足,就在前些天,絞盡腦汁準備了各種方案和計劃,只要等井瀾壓制方運成功,他們便手段盡出。

    但現在,他們只能把大部分手段憋回去。

    哪怕大多數海崖大儒不是工家讀書人,通過對比也能清晰地意識到,方運面前的紡紗機,絕對是人族劃時代的產物,必然能引發一個行業的大變革。

    當!

    一聲清脆的聲音驚醒眾人,方運腳下的機關鍾,響了一下。

    接著,暴風驟雨般的鐘聲響起。

    噹噹噹噹當……

    不止童生會場的三個考官在用力量敲鐘,其餘會場的所有考官甚至本來不會親自出手的主考官趙千章,都向方運的機關鍾里輸送力量。

    方運腳下的機關鍾,從響第二下開始,就沒有停止過!

    因為考官們向裡面輸送了太多的力量,足以讓這機關鍾連響三天三夜!

    在小機關鐘不斷響動的時候,工院大鐘也和所有人料想的一樣,響了一聲。

    接下來,所有人都豎起耳朵,望向蜀城城北的蜀山神匠殿方向,靜靜等待神匠殿主鐘的聲音。

    沒過多久,一聲驚天動地的鐘聲響起,傳遍全工界。

    隨後,鐘聲再響。

    三響,四響。

    主鍾四響,大鐘一響,那就是五次文位晉陞,已經超過之前的井瀾。

    所有人羨慕地看著方運,這意味著,方運將能在短時間內從童生直接晉陞到新晉大學士!

    但是,許多人並沒有因此放棄聆聽,因為,如果主鍾再響一聲,那方運便能成為一境大學士。

    當!

    當!

    主鍾六響,聲震天下。

    工界由趙千章保持的記錄,被井瀾打破,而不到半刻鐘,又被方運打破。

    方運腳下的機關鍾,依舊在叮叮噹噹輕響。

    數息后,海嘯般的喝彩聲歡呼聲響起。

    一張張激動的面容朝向方運,一雙雙熱切的眼睛盯著方運,每個人都毫不掩飾內心的激動。

    井瀾呆在原地,目光茫然,自己竟然完全被眾人忽視了。

    半刻英雄。

    井瀾眼中閃過一抹陰雲,但隨後深深呼吸,驅散眼中的陰影,向方運一拱手,道:「恭喜方運,您獨創的新式紡紗機,將為全人族的紡織業帶來巨大的革新,在下佩服!」

    少數海崖大儒很不情願,但不得不露出敬佩之色,只是,更多的海崖大儒咬牙切齒。

    其中一人道:「井瀾兄,既然事情超出了我們的預想,那便使用備用的手段吧,雖然鐘響未必能勝過他,但價值應該不下於他,至少,我們隨後可以慢慢趕超,而不是被他徹底壓制。」

    井瀾點點頭,向已經顯露行跡的三位考官一拱手,道:「在下井瀾,想要出示第二件機關。只是此物太大,乃是水力機關,需要引水成河方能發揮作用。」

    其中一位考官道:「工具機關比試,允許使用多件機關,但最終成績,只能取最高一件,想必你也明白。稍等。」

    於是,那位考官走向趙千章,低聲訴說。

    數息后,趙千章點點頭,就見考場平台竟然緩緩向兩遍分開,露出一個巨大的通道。

    接著,通道中流出洶湧的水,宛如一條短短的河,盡頭則是一口井,收納所有的河水。

    那考官回到平台邊,道:「你可在現場改進機關,以適應這條河水。」

    「謝考官!」

    井瀾說完,沉著地走到河邊,然後從海貝中拿出大量的機關零件,佔地極廣。

    井瀾正要手動組裝,趙千章隨手一拋,將一條發光的魯班尺拋到井瀾前面,並道:「為節省時間,我賜你調動魯班尺之力,只要以心神控制,便可讓魯班尺幫你組裝機關。除卻節省時間,魯班尺不會發揮其他作用,望諸位周知。」

    考官本來就有權力稍稍改變規矩,而且在場的工匠也都想儘快看到新式機關,沒有人反對。

    井瀾大喜,謝過趙千章,神念連接魯班尺,就見所有的機關零件徐徐浮起,他本就是大儒,有自己的魯班尺,只是現在無法使用而已。

    隨後,他僅僅使用神念,便把所有的零件組裝到一起,形成一架龐大的水力大紡車。

    方運面色不變,和上一台紡紗機一樣,這架水力大紡車,用的也是寧安技術,在細處也遠遠超過普通工坊的成品。

    人族一直都在研究水力紡車,但因為技術原因,沒有太大的突破,普通水力大紡車一般最多有五六十個紗錠,而且需要多人操作,實際效率低於珍妮機。

    但是,寧安技術不補足了水力大紡車的不足,讓水力大紡車的紗錠數量提高到一百之多。

    綜合來看,水力大紡車的技術水平不如珍妮機,但在相同時間所能紡出的紗線還是多於珍妮機,特別適合大工坊。

    組合好水力大紡車后,井瀾便挑選幾個海崖大儒,一起操控這水力大紡車。

    這水力大紡車對工界來說,沒有質的飛躍,但有量的提升,所以引得許多工匠紛紛感慨。

    「今日,真是人才輩出,我工界振興有望啊。」

    「這兩個童生的水平,竟然遠遠超過我們,真是慚愧。」

    「兩人真是各有千秋,我若是考官,也無從判斷。」

    在眾人的議論聲中,考官們也低聲議論。

    結果,除了童生會場的三位考官,其餘考官並沒有動手。

    因為所有考官都明白質與量的區別。

    等了好一會兒,眾人也沒聽到井瀾身邊的機關鐘響,但很快醒悟過來。

    方運的機關鍾還在響,完全壓下了井瀾的鐘聲!

    不多時,工院的大鐘響起,接著,神匠殿的主鍾隨之響動。

    最終,主鍾四聲,大鐘一聲,共五聲,超過之前井瀾的成就,可從童生晉陞到新晉大學士。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