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趙千章的身邊,已經站立著諸多大儒。

    在場的普通工匠沒有意識到方運的三件機關的價值,但工界的大儒們卻看得清清楚楚。

    聽到趙千章的評價后,大儒工匠們全都重重點頭。

    「那不是三件機關,而是三萬件,三萬萬件!」

    「井瀾的機關,只是精益求精,而這個方運的機關,則是突破了原本的技術巔峰,站在更高的新層次。」

    「這幾件機關,技術的進步反倒在其次,技術之外的創造與思想,對整個工界影響更大。」

    哪怕這兩座機關沒有開始運行,所有的大儒都已經給出中肯的評價,因為在方運製作和組裝的過程中,他們已經看透兩座機關,很清楚兩座機關必然可以正常運轉。

    但是,許多普通工匠卻露出懷疑之色。

    海崖大儒們也盼著方運失敗,但現在都不敢出頭攻擊方運。

    徹底組裝完兩座機關,方運道:「這是大型機關,只適合工坊不適合個人,所以,請一些工匠上來幫忙,與我一起操作紡紗機和織布機。」

    「我!」

    「我我我……」

    數不清的工匠踴躍向前,如同潮水一樣緩緩向前方擠,許多人甚至揮舞雙手,想讓方運看到。

    尤其是年輕人,態度狂熱,彷彿要見證歷史。

    方運笑道:「想上來舉起右臂,請考官挑選。」

    大量的工匠快速高舉右臂,整座童生會場彷彿變成手臂的叢林。

    考官們都是本地人,立刻選一些知根知底的工匠上場,避免出現意外。

    考官比方運更希望方運成功。

    於是,被選中的工匠們走到方運面前,認真聽方運講解如何操作機關,然後看著方運演示。

    最後,方運讓考官送來大量經過製作的棉條和漿過的紗線,與所有工匠聯手,進行最後的準備。

    「啟動!」

    方運一聲令下,部分工匠開始操控騾機。

    在機關運轉的轟鳴聲中,棉條在騾機的力量下,快速變成一條條潔白的紗線,同時有一千條紗線在不斷形成,整整齊齊。

    眾多工匠仰頭看著那密密麻麻的白色紗線,露出驚駭之色。

    這種效率,太過驚人。

    許多人仔細觀察,發現比效率更可怕的是,這些紗線無論是堅固程度、精細程度、均勻程度還是韌性等所有方面,都遠遠超過井瀾的水力大紡車。

    而井瀾的水力大紡紡出來的紗線,已經是之前人族的極限品質。

    這意味著,一旦這種機關普及,整個紡織業都會發生驚天動地的變化。

    這些機關的技術,必然會對其他機關造成巨大的變革,從而讓整個工界的生產效率提高。

    隨著時間的積累,必然會出現文豪,甚至,可能會出現半聖。

    在騾機源源不斷產出紗線后,方運又開始命令工匠運轉水力織布機。

    織布主要有三個步驟,第一個步驟是把原始的棉花經過複雜的程序製作成可以紡紗的棉條,第二個步驟便是把棉條製作成紗線,第三個步驟是織布。

    不過,織布並非是簡單的步驟,而是需要先把原始的紗線進行絡紗捻線,再之後是整經,等一切都準備好了,才能把紗線送入織布機,織出完整的布匹。

    方運沒辦法製作那麼多的機關,只製作了兩座關鍵的機關,所以無法讓騾機生產出能讓織布機直接使用的紗線,只能用經過處理的成品紗線。

    那些成品紗線的質量遠遠不如騾機紗線,即便如此,織出來的布,也遠遠超過普通織布機,無論是織布速度還是織布品質,全方位超越。

    在所有工匠眼裡,眼前是奇觀,是奇迹,遠比任何山峰更加巍峨,比任何大海都更加遼闊。

    看著源源不斷形成的紗線和布匹,所有人都如趙千章所說,看到了新時代。

    井瀾看著眼前的這一幕,工家讀書人的精神被徹底激發,已經忘卻利益之爭,只有對工家技術的尊敬。

    一旁的井霄則死死咬著牙,緊緊握著拳,任由鮮血順著嘴角留下。

    他的文膽,開始震蕩。

    過了許久,突然有考官道:「我們是不是忘了什麼事?」

    考官們一愣,隨後負責這個會場的三個考官如夢方醒,急忙再度向方運的機關鍾里注入力量。

    工院的大鐘毫無懸念地響了一聲。

    接著,所有人都面向神匠殿。

    每個工匠的眼中,都充滿了期盼,他們的眼神,遠遠比之前珍妮紡紗機出現時更加明亮。

    因為,每個工匠都明白,大型水力紡紗機和織布機的出現代表著什麼,不僅代表更高的效率,不僅代表更先進的技術,不僅代表更大的規模,更代表誕生全新的事物,對舊事物的徹底淘汰。

    這是全方面的革新。

    當!當!當!當!當!當!當……

    眾人聽的是鐘聲,但心中想的卻是文位。

    童生、秀才、舉人、進士、翰林、新晉大學士、大學士一境,大學士二境,大學士三境,大學士四境,大學士巔峰,新晉大儒……

    最終,神匠殿主鐘響了十聲,加上大鐘一聲,共十一聲。

    正好晉陞大儒。

    但是,因為方運動用了魯班尺,鐘聲減一,那麼方運實際只能晉陞到大學士巔峰。

    即便如此,也成為千古無人甚至可能後無來者的工界記錄。

    許多工匠在聽完主鍾第十聲后,便只想著方運的文位,但是,所有工家大儒們則突然面露怪異之色,相互看著,隨後臉上泛起狂喜之色。

    大儒們抬頭望天。

    一把奇特又巨大的尺子出現在天空,那尺子似是半透明的,又好似稀薄的雲朵組成,但若是仔細觀看,就會發現那不知幾萬里的尺子,竟然是由無數細小的機關組成,槓桿、齒輪、滑輪、輪軸等等等等,密密麻麻,卻又有莫名的美感。

    那種美感和自然美景有所區別,更有質感,也更有力量。

    量天之尺,工家聖道至寶。

    在量天之尺展現完整的姿態后,工界所有的鐘聲,齊齊響了起來。

    萬鍾齊鳴,猶如迎聖。

    那量天之尺發出淡淡的光輝,所有人都沐浴在光芒之中,每個人都感到暖洋洋的,從內到外無比舒適。

    接著,一道又一道才氣的力量出現,如同池塘中的波紋一樣在工界各地擴散。

    那是讀書人晉陞文位的特徵。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