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種是烘爐文台的增強版,可以命名為能源文台。

    能源文台不單單能為機關提供力量,還能為自己一切的手段提供力量,相當於一種萬能力量,以後甚至可以不用為無法使用妖蠻寶物而發愁。

    第二種是助力文台的增強版,可以命名為動力文台。

    動力文台可以增幅自己的所有力量,無論是戰詩、唇槍舌劍、其餘文台甚至是枯朽之力,都可以進行一定程度的增強。

    但是,只能鑄就一座工家文台。

    方運心中快速對比,能源文台的適用性非常廣,而且能讓自己掌握各種異族的力量,但問題是,自己連人族的力量都沒能完全掌握,再去使用異族的力量,也只是錦上添花而已。

    能源文台的力量,與自身文位相關,自己無法獲得超過自身的強大力量。

    動力文台則不一樣,能提升自己所有的力量,能獲得質的提升,甚至有可能提升一個境界。

    能源文台相當於自己拿過任何武器都能熟練使用,但動力文台則能讓自己本來熟練的武器殺傷力更強。

    很快,方運便做出決定。

    選擇動力文台!

    方運立刻在文宮中鑄造。

    有了之前豐富的經驗,再加上可以動用家國天下、枯朽之力和聖威等等各種力量,方運僅僅失敗了三次,便成功鑄就動力文台。

    新的動力文台沒有形成任何異象,但是方運卻看著自己的新文台又驚又喜。

    那新的文台之上,竟然是一輪火紅的太陽,如同一個在快速旋轉的大火球,噴發著無盡的熱力。

    動力太陽之中,蘊含強大的力量,甚至可以跟聖魂文台媲美。

    方運仔細一想便明白,自己的聖魂文台之所以強大,一是有聖氣,二是有王驚龍等先聖的推演相助。

    而鑄就動力文台的力量層次毫不遜於聖氣,動力文台唯一比不上聖魂文台的,是那些聖像。

    那些聖像,本質上是向眾聖借力,而且,聖魂文台只是基礎,其最終的形態只有眾聖和方運知道,絕非目前展現出來的那麼簡單。

    所以,動力文台比不上聖魂文台實屬正常。

    方運突然慶幸自己的血芒文台徹底融入家國天下,否則的話,自己未必能鑄造這第十座文台。

    方運睜開眼,發現夕陽暗淡,一看時間,已經過去兩個小時。

    所有參與神匠會的童生已經全都離開平台,坐在平台一側,但是方運周圍,多了眾多考官。

    所有考官形成人牆,圍住方運,最大限度展開保護。

    平台下的工匠觀眾們沒有絲毫怨言,都在靜靜等待。

    和之前相比,現在會場的人更多,而且會場已經被拓寬。

    平台一側多了許多大儒與大學士,都剛從各地趕來,準備參與工家文會。

    夕陽依舊外放出光柱,籠罩方運。

    方運立刻向所有人一拱手,道:「這是方運的過錯,沒想到晉陞過程出了一些問題,讓諸位久等。現在已經解決,可以繼續晉陞文位。」

    方運話音剛落,大量的才氣再度湧入他的眉心。

    很快,方運的氣息恢復為新晉大儒。

    與此同時,方運發現,自己的才氣發生質變。

    才氣如汞!

    方運的每一縷才氣,都如同水銀一般沉重,力量濃縮到了極致。

    這已經超越了人族歷史上最高層次,哪怕是眾聖,在才氣轉化為聖力前,也沒有誰才氣如汞。

    從此以後,方運一切消耗才氣的力量,都會更快、更強!

    接著,方運的面前浮現一把精緻的魯班尺,各方面形態與主修工家的大儒毫無區別!

    工界的工匠們沒有感到驚奇,因為工家大儒就應該有這樣的魯班尺,但是,海崖大儒們卻心裡不是滋味。

    他們知道,方運甚至不是輔修工家,哪怕是現在也僅僅算是輔修工家,不應該有如此強大的魯班尺。

    方運心中越發歡喜,動力文台,才氣如汞,外加主修魯班尺,讓自己的實力獲得明顯的提升。哪怕自己現在回到聖元大陸,不要筆老不要半聖故居,都算是滿載而歸。

    魯班尺影響一切工家力量,這意味著和之前相比,動力文台的威力至少提高五成。

    過了好一會兒,方運體味完新的力量,睜開眼睛,向考官道謝。

    此刻太陽已經落山,身上的橙色光柱已經消失。

    趙千章微笑道:「方運大儒,你剛剛晉陞,先稍做休息,吃些東西,晚上還要參與工家文會。」

    「好!」方運坦然接受。

    「現場要為接下來的文會準備,用不著老朽,老朽便帶你去工院中休息。」

    方運剛要推辭,意識到趙千章有話要說,立刻笑道:「那有勞千章先生。」

    在眾人羨慕的目光中,方運與趙千章走下平台,向工院的休息區域走去。

    離開人多的地方,趙千章沉吟數息,道:「老朽所料不錯,您與井瀾等人,都來自諸葛先聖的故國吧?」

    方運一愣,立刻意識到,以前也曾經有外界讀書人進入這裡,被這裡的人發覺。畢竟,文界人只是有先天瑕疵,並不傻。

    方運點點頭,道:「不錯,方某便是從聖元大陸而來,至於井瀾等人,則是另外一處古地,但依舊算人族。」

    「老朽想問一下,您的身份地位如何?」趙千章和善地看著方運。

    方運這才意識到,之前的一句趙千章也用了「您」,這是早就發覺自己地位不尋常。

    「吾乃人族虛聖。」方運站定,平靜看著趙千章。

    趙千章兩袖一顫,雙目圓睜,無比驚駭,急忙作揖道:「老朽趙千章,拜見虛聖大人。」

    方運坦然受了趙千章一拜,然後上前扶著他的手臂道:「趙先生客氣了,在這裡,您便是我的先生。」

    趙千章忙道:「不敢不敢,老朽老眼昏花,未能及早識得您的身份,得罪,得罪。」

    「我只是好奇,你為何斷定我的身份不凡?」方運笑著問。

    「您如人中之龍,見之令人傾慕,又令人自慚形穢,如望大岳,如觀滄海,自是與我等不同。」趙千章道。

    「說實話!」方運道。

    趙千章乾咳一聲,道:「一個笨拙的工家人,與我等對視不卑不亢,隱隱有俯視之意,同時能創造出引動工家聖道至寶的機關,定然有著非比尋常的身份。一開始,老夫甚至認為您是半聖化身。」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