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趙千章的神色變得無比嚴肅。

    「妖蠻的形勢,比對外宣布的更加嚴峻。妖蠻的數量,是我們的幾十倍,若不是我們擁有豐富的資源能支撐大量的機關用以作戰,早就被妖蠻打垮。」

    「還有另一個原因,那便是妖蠻非常分散,他們沒有統一的共主。妖蠻野蠻而沒有道德,他們在短時間內發起進攻的時候,無可匹敵,一旦被我們拖住,陷入持久戰,便會因為沒有道德與秩序的約束從內部引發巨大的矛盾,從而撤退。」

    「但是,現在情況出現了巨大的變化,妖蠻出現一位強大的皇者,他正在不斷吞併其他妖蠻,這個過程已經進入尾聲。最多三五個月,工界的妖蠻就會大一統,一旦他們合力逐一蠶食各城,工界人族岌岌可危。」

    方運問:「你們沒有想辦法遏制妖蠻?」

    趙千章無奈道:「我們一直在努力,但收效甚微。我們甚至懷疑,工界一直在不斷增強妖蠻,逼我們不斷進步,若是我們進步達不到工界意志或者說諸葛先聖的要求,工界恐怕會將我們抹除,再造新人。我們,應該只是……」

    趙千章說不下去。

    方運也不想說,畢竟,沒有人願意承認自己只是試驗品。

    方運道:「我要告訴你們一個好消息,孔聖文界的文界人,已經可以離開文界。文曲星照耀之下,文界人皆可通行!」

    「那我們工界人也能嗎?」趙千章激動地問。

    方運搖搖頭,道:「我並不能確切知道結果,但理論上,你們也可能在聖元大陸生存,只是需要時間。」

    「多謝方虛聖告訴我們這個好消息,我一定會告訴其他大儒,告訴他們,我們總有一天,會成為真正的人族。」趙千章強忍著心中的激動。

    方運看著這位頭髮斑白的老者,他臉上的皮膚幾乎沒有皺紋,但是,他的手卻無比粗礪,滿手都是厚厚老繭,整個手都是黃褐色,彷彿帶著特製的手套。

    他的手,猶如無數細碎的石塊黏合在一起。

    「我們,一定勝利!」方運堅定地說道。

    「對!」趙千章用力握緊拳頭。

    方運想了想,道:「我有一些強大機關的圖紙,也有足夠的材料,只是不足以製作出來,以你們的水平,能不能製作?」

    「您先讓老朽看看。」

    方運點點頭,道:「我們去無人的書房。」

    趙千章急忙把方運帶入工院最近的書房之中。

    方運拿出被人族改進后的龍火戰具的設計圖,分批放在桌子上。

    龍火戰具的設計圖,每一張都有數尺見方,足有五百多頁,因為超大型機關的零部件太多。

    趙千章先拿起整體設計圖,只看了一眼,就激動的說不出話來,雙手顫抖。

    「這……這是滅聖機關?」

    方運道:「還達不到那種程度,但足以大範圍殺傷皇者。圖紙所需的很多材料,你們文界不可能有,但我可以湊齊,現在唯一需要的便是製作水平。這種機關,哪怕是聖院在工家半聖寶物的幫助下,也極難製作。至少現在為止,人族還沒有辦法獨立製作這種機關。」

    趙千章不再說話,而是快速地翻看全部的圖紙。

    最終,趙千章無奈搖頭,道:「縱然有材料,我們的成品率也極低。其實這座機關的大部分地方我們都可以製作,但是,其中一些核心部件,遠超我們的水平。不出意外的話,應該要半聖親自出手才能煉製。」

    「諸葛先聖能煉製嗎?」方運問。

    趙千章用自豪的語氣道:「不要說這種機關,就算再難十倍甚至百倍,對諸葛先聖來說也輕而易舉。畢竟,諸葛先聖可是製作出木牛流馬和八陣圖的工家英傑。」

    「木牛流馬已經失傳,你們工界難道知道什麼?」方運問。

    趙千章猶豫數息,面露堅毅之色,道:「我也不瞞你,我們一直懷疑,木牛流馬與八陣圖,都在工界。但是,我們用盡手段,也無法得到,不知道為什麼。」

    方運好奇地道:「木牛流馬雖然失傳,但歷史記載很詳細,諸葛半聖封聖前,木牛流馬只是大批量的運載工具,待他封聖后,經過進一步的改進,木牛流馬變成強大的戰爭機關,尤其在大規模戰鬥中,堪稱無敵,哪怕是妖蠻遇到木牛流馬都從無勝績。至於八陣圖,我們知之甚少,有的說是一種兵陣,有的說是一件困敵寶物,有的說是《易經》演化的力量,甚至許多人懷疑它的存在。」

    趙千章道:「八陣圖,原本的確是一種兵陣,但是,諸葛半聖將其融入機關之術,製成一件強大的機關聖寶。我們只能確定這一點,至於具體如何,不得而知。」

    「你們是通過什麼途徑得知?」

    「託夢。」趙千章正色道。

    方運先是一愣,隨後略一思考,道:「你們之中有人的神念與工界意志相連,看到不得了的東西?」

    趙千章嘆道:「您不愧是人族虛聖,在別人看來是明明像是笑話的事,您卻能一語道破真相。對,曾經有多個大儒工匠的神念進入一個不知名的地方,那裡是一個由機關組成的世界,前後左右上下各方都是無數的機關部件,齒輪、槓桿、軸承等等等等,全都在進行有序的運轉。根據推斷,那個地方佔地方圓二十里以上,但是,我們一直找不到那個地方。木牛流馬顯然不可能那麼龐大,所以,只可能是傳說中的八陣圖。」

    方運點點頭,道:「既然以前無法找到八陣圖,現在也難以找到。我們還是應該在龍火戰具下功夫。你們能不能製造一個威力縮小版的龍火戰具,不需要能殺死皇者,只需要能讓其受傷即可。」

    趙千章無奈道:「別的都可以做到,但火源難尋。我們城中是有強大的火源,但無法移動。」

    方運一伸手,星火渾天鑒懸浮在手掌之上,問:「這件半聖寶物暫時充當火源如何?如果不行,我還有更好的火源。」

    「老夫先檢測一番。」趙千章面前浮現魯班尺,就見尺子外放神光,籠罩星火渾天鑒。

    剎那之後,趙千章雙目之中突然燃起無盡大火,嚇得他急忙收起魯班尺,隨後滿面通紅,猶如醉酒,頭暈目眩。

    方運急忙扶住他。

    過了好一會兒,他才苦笑道:「您哪來的寶貝?這東西的火焰宛如太陽真火,都能傷到半聖,更別說皇者。幸虧我及時收手,不然會被活活燒死。」

    「咳,沒事,危險的時候我會收起它。」方運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