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離爆炸中心太近,自己連帶家國天下被強大的力量沖飛,家國天下表面出現細微的裂痕。

    方運雖然身在家國天下,但也受到衝擊,這次吐了一口真的血。

    然後,便沒事了。

    吃了葬聖谷大量神葯的方運,身體強度已經超過同境界的大妖王。

    蘑菇雲升到高空,緩緩消散。

    除了方運,沒有誰還能停在空中。

    地面出現一個直徑十數里的巨大深坑,深坑邊緣的土壤已經被燒成大片的琉璃,處處冒著黑煙。

    大坑數裡外的地面鋪著熱氣騰騰的泥土,都是被爆炸掀起的沙土。

    坑底躺著六個奄奄一息的五境大妖王。

    其餘大妖王,盡數死亡,屍身蒸發。

    方運向遠處望去,沒有看到一個讀書人,心中一沉,急忙越過大坑,向人族可能的落點飛去。

    數息后,方運感應到一處土中有人族的氣息,急忙一伸手,調集天地元氣,把土壤掃開。

    隨後,就見一個個昏迷不醒的人族橫七豎八躺在泥土中。

    方運繼續清掃泥土,終於救出所有人。

    大儒們好還一些,傷勢不重,但那些大學士傷得較重,要休息個一兩年,個別大學士運氣不好,身體出現殘缺。

    方運拿出一枚聖體果,然後用手捏碎半枚,捏成果醬,根據傷勢輕重灑到不同人的身上,就見所有人的傷勢迅速痊癒,哪怕是缺胳膊少腿的人也正在緩緩長出新的身體。

    方運這才回過身飛向大坑,看向那六個五境大妖王。

    如果這六個五境大妖王在爆炸邊緣,最多是重傷,但他們在力量爆發的中心附近,不要說他們,就算方運的家國天下都會破碎。

    這六個五境大妖王和人族一樣全部昏迷,但它們的身體非常強大,在不斷血肉重生,長出新的身體。不過,方才的力量太強,它們的身體一邊重生,一邊又迅速壞死。

    只是重生的一直比壞死的多,用不了多久,它們的身體便能恢復。

    方運先是猶豫要不要捉活口獲取情報,但很快改變念頭,控制真龍古劍將所有大妖王誅殺。

    方運做完一切,向遙遠的妖蠻部落所在望去。

    不需要什麼活口或情報,殺光便可。

    方運緩緩下降,落在昏迷的人族所在的地方,卻突然面露異色。

    因為方運感到工界對自己的壓制減弱了。

    「莫非是因為我殺的妖蠻足夠多?」

    這時候,劉獵洋緩緩睜開眼睛。

    劉獵洋急忙起身,看清四周,問道:「方虛聖,那些大妖王怎麼樣了?」

    「盡皆伏誅!」

    劉獵洋大喜,激動道:「多謝方虛聖,否則我們不僅殺不死他們,甚至將全都葬身於此。」

    「不用客氣,這都是我應該做的。今日兩戰,足以讓妖蠻傷筋動骨。」方運道。

    劉獵洋道:「何止傷筋動骨,妖蠻堪稱遭遇前所未有的重創。兩成多的大妖王全部戰死,大大削弱了他們的實力。如果再來兩次,人族甚至可以發起全面反攻。」

    「那個什麼狼神皇,不好解決。」方運道。

    「有您在,他奈何不了人族。」劉獵洋笑道。

    方運卻沒有應承,如果是特彆強大的皇者,說不準會是什麼結果。

    方運是有半聖寶物,但自身文位太低,只能發揮半聖寶物很少的力量。自己使用半聖寶物威力是不遜於皇者的全力一擊,但對力量的控制很差,以皇者的實力,大都能躲開。

    只要皇者不硬碰硬,很難殺死對方。

    不過,若是有多名文宗從中協助,形勢又會不同。

    這時候,其餘讀書人陸續清醒,最後還有幾人昏迷,都被放到機關上,和清醒的人一起前往川城。

    東邊的天空已經由深藍轉為淺藍,甚至多了一抹紅色。

    不多時,方運清晰地看到,川城之外營寨重重,帳篷密布,規模至少是重城外妖蠻的三倍。

    劉獵洋在方運身側落後一個身位,突然輕咳一聲,道:「方虛聖,您當時的碧血丹心是假的吧?」

    「嗯,那是為了矇騙妖蠻。否則的話,我若全力以赴殺過去,不會如此順利。」方運道。

    劉獵洋道:「多虧了您能趕到,不然的話,川城真可能陷落。」

    方運道:「千章先生差點釀成大錯,不過,他也是為我好。」

    劉獵洋無奈道:「川城是妖蠻的主攻城市,他們攻擊重城只是為了牽制我們兵力,我們一開始自然不能把您派往最危險的川城。沒想到您的實力如此強大,若是早知如此,我們定然會讓您坐鎮川城,足以保證人族不滅。老朽真是后怕啊,若是此次您沒及時趕到,或者妖蠻想要在短時間內結束戰鬥,殺死我們,對人族的打擊難以估量。」

    方運望著前方,道:「妖蠻似乎已經知道了結果,已經暫時收兵,但並沒有退兵的意思。他們的首領,似乎是一頭……獅虎,或者說彪。」

    劉獵洋仔細一看,道:「那應該是獅虎王,乃是獅族和虎族雜交的後代。體形格外龐大,也格外兇殘,除了智力有所欠缺,其餘各方面都勝過獅族與虎族。」

    那獅虎王緩緩升空,也向方運看來,它周身氣血涌動,強勁的狂風圍繞著它旋轉,把附近的妖蠻吹得東倒西歪。

    「它戰意高漲,似乎想求戰。」方運道。

    劉獵洋忙道:「您千萬不要上它的當,您剛剛經歷大戰,力量受損,它卻養精蓄銳。妖蠻不知道我們用了什麼手段取勝,不敢輕舉妄動,您不如趁機休息幾天。」

    方運卻道:「他們的確不知道我們用什麼手段取勝,但必然知道我們消耗太多的力量,想要在這時候逼我們出戰。但是,我反而怕他們不出戰,只要能戰勝那獅虎王,妖蠻必然軍心大亂,我們完全可以趁機全軍出動,打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劉獵洋無奈道:「這個道理我們都懂,但不能讓您犯險。那獅虎王,真的很強,論力量還在狼神皇之上,堪稱工界第一大力士。」

    「我又不與它比力量,比的是生死。我意已決,到了川城后,你便讓所有人做好準備,我要迎戰獅虎王!」

    「這,好吧……咦?」

    所有人望向遠方。

    一面金色大旗迎風招展,大旗之後,是宛如潮水般的妖蠻大軍,密密麻麻,無窮無盡。

    劉獵洋麵色慘白,道:「狼神皇親征……」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