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碩大的機關巨人在半空中後退,然後猛地墜下,重重地落在地面,發出驚天動地的聲音,灰塵高高揚起。

    下一剎那,機關巨人破開揚塵,揮舞著巨劍,再次斬向狼神皇。

    狼神皇十分強大,戰技渾融,完美無瑕,跟它比,機關巨人的戰鬥技巧簡直漏洞百出。

    可是,方運卻不管其它,只以力敵,逼著狼神皇跟自己拼力量。

    機關巨人本身力量不如狼神皇,但在半聖衣冠的加持下,已經超出狼神皇!

    狼神皇臨危不亂,見招拆招,即便機關巨人使用兩敗俱傷的打法,它也能將自身的傷害減少到最低,讓機關巨人承受的傷害變得最大。

    僅僅三十息后,川城的眾人就發現,機關巨人的表面的破損開始增多,而狼神皇則憑藉血肉重生的能力,幾乎不存在任何傷勢。

    「幫助方虛聖!」

    趙千章一聲令下,所有大學士與大儒的文台和魯班尺飛到高空,外放出強大的力量落在機關巨人之上。

    就見機關巨人的鋼鐵軀體表面浮現一道道淺淺的光芒,破損在慢慢修復,一些組件也變得更加靈活,甚至連材質的特性都有細微的變強。

    方運再度被狼神皇擊退後,左手一招,半空的星火渾天鑒飛入手中,就見星火渾天鑒的中間突然出現細小鏤空,接著空處快速旋轉擴大,最後星火渾天鑒由圓盤化為圓環。

    機關巨人讓劍柄穿過星火渾天鑒,讓星火渾天鑒卡在劍鍔之處,彷彿與劍鍔融為一體。

    機關巨人的左手在劍身一抹,星火渾天鑒的火焰瞬間遍布劍身。

    方運揮舞著火焰機關巨劍,再一次對狼神皇展開猛攻。

    一個力大無窮,寶物眾多。

    一個血肉無盡,戰技無瑕。

    雙方在城外的草原展開生死搏鬥,越打離川城越遠。

    一個想要避免狼神皇傷到城中百姓,一個想要方運遠離其他大儒相助。

    雙方所過之處,大片草地掀飛,草原化為沙土之地。

    慢慢地,機關巨人身上的破損越來越多,而狼神皇周身的傷勢恢復得越來越慢,甚至開始喘起了粗氣。

    砰!

    兩人劍爪相交,火星四濺。

    「人族,你的力量在減弱!」完全是筋肉形態的狼神皇一笑,面目更加猙獰可怖。

    「你的力量同樣在減少。」

    「我的力量來源於自身,而你的力量來源於半聖衣冠,最後勝利的,必然是我!」

    兩人再度展開激戰。

    不多時,機關巨人體表的金屬開始脫落,而狼神皇身上的傷口也只有較重的癒合,不會為細微的傷口消耗力量。

    慢慢地,機關巨人出現大面積殘破,動作有明顯的遲緩。

    狼神皇的身體雖有傷,但在這種時候,戰技的起到的作用越發明顯。

    狂暴的塵土之中,雙方繼續搏命。

    突然,方運在揮劍的時候,膝部的機關遲鈍,身形一晃。

    狼神皇等待已久,在發出狂笑的同時,輕易避開機關巨劍,右前爪如人族揮拳一般,擊穿機關巨人的胸口。

    「哈哈哈……」

    狼神皇成功得手,正要後退,機關巨人的頭頂衝出一道清光。

    一座寬闊的文台升起,文台之上,九宮一殿,迅速膨脹,最後化為一片半透明的建築群,如連綿起伏的群山,高懸天空。

    鎮罪文台。

    屠滅上億妖蠻,工界對方運的限制再度放寬。

    十座宮殿的大門同時打開,十座罪龜囚車冒出,數以萬計的血跡斑斑的鎖鏈齊齊飛出,不等狼神皇抽出右前腿,便將其纏住。

    狼神皇毫不畏懼,甚至還在笑,周身的肌肉突然猛地膨脹,如同無數野獸在體內奔騰,恐怖的力量甚至激發體表空氣發出爆鳴,形成水汽。

    但,罪龜鎖鏈僅僅是被撐大,沒有一條鎖鏈破碎。

    「這是什麼……」狼神皇面露驚駭之色,意識到大難臨頭。

    「鎮罪之刑,法家之威!」

    方運說完,高舉機關巨劍,對準狼神皇,狠狠刺下,穿過它的頭顱,透過它的身體,釘在地上。

    火焰瞬間遍布它的身體。

    「你殺不死我……」

    話未說完,狼神皇突然發現,體內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種恐怖的力量,讓萬物終結新生,讓萬靈開始腐朽。

    「你……」

    狼神皇的氣息驟然下降,周身的火焰猛地膨脹。

    它眼中最後一抹光芒消散,身體徹底化為焦炭。

    機關巨人的手指輕輕在狼頭一彈,漫天黑灰隨風飄蕩,最後只留下一個漆黑的巨狼骨架。

    方運掃視前方,一開始沒死亡的大妖王,已經陸續被星火渾天鑒的火焰燒死,最遠的一個躺在一百里之外,正冒著黑煙。

    突然,偌大的機關巨人崩潰,大量的組件如同山體塌方一樣,稀里嘩啦地從高空墜下。

    不遠處的大儒們面露驚色,奮力沖向機關巨人。

    但一息之後,他們鬆了口氣,因為方運腳踏平步青雲,站在機關廢墟的上空。

    毫髮無損。

    半聖衣冠已經消失。

    方運身上的紫袍已經被汗水打濕。

    東方的太陽剛剛升起,淡淡的金光照在方運的側臉。

    方運面帶微笑,平靜得如同一個歸家的書生。

    飛到近處的大儒們停在平步青雲之上,望著方運,半晌無話。

    他們的眼眶通紅,喉嚨彷彿被什麼堵住。

    趙千章深深彎腰,深深作揖。

    所有大儒隨之彎腰作揖,三拜而止。

    方運微笑道:「妖蠻主力已滅,那些殘餘,便交給你們了。我先休息幾天,再思索考驗之事。」

    趙千章重重一點頭,道:「此刻當一鼓作氣,掃除殘餘!劉獵洋。」

    「在。」

    「你帶領所有大儒、所有大學士和所有翰林以及十城全軍,對妖蠻展開大搜捕,一個不留!」

    「遵命!」

    劉獵洋立刻開始下達號令,先讓川城的工匠與大軍主動出擊,對妖蠻展開捕殺,而後坐鎮川城,等待其餘各城的高文位讀書人。

    狼神皇的屍首邊,方運與趙九章停在半空中,遠遠地望著川城。

    趙千章感慨道:「工界數百年的動蕩,終於結束,我們讀書人工匠終於可以安穩發展。」

    「不,妖蠻一旦全滅,工界人族的發展必然會停滯。」方運道。

    「您說的是,我忽視了這一點。您有何辦法解決?」

    「很簡單,連通聖院,共抗妖界。」方運道。

    「可是,我們現在無法掌握工界……」

    「很快就能了。」

    方運抬頭,望著工界的天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