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說完,重墨落筆,徐徐書寫。

    蜀聖。

    早歲那知世事艱,中原北望氣如山。

    樓船夜雪寧安渡,鐵馬秋風大散關。

    塞上長城空自許,鏡中衰鬢已先斑。

    出師一表真名世,千載誰堪伯仲間!

    詩成,才氣直上,瞬間突破鎮國,最終還差三寸才能傳天下。

    鎮國異象紛紛形成。

    書香撲鼻,聲傳萬里,眾生拜服,神光萬丈。

    工界讀書人雖不寫詩詞,但也學《詩經》,都懂詩詞真意,只是不懂詩詞力量,看到一首詩竟然能形成異象,而且是稱讚諸葛先聖,個個歡喜。

    只有少數人在品讀這首詩。

    這首詩是寫詩人年輕的時候不知道世事的艱難,以為能夠很輕易地解決北方的妖蠻,但現在望著北方才明白,那裡怨氣如山,征服妖蠻不是一朝一夕之事。

    現在回想當年在寧安渡口對抗妖蠻場面,又想起指揮大軍北上不斷收復失地,甚至包括被妖蠻侵佔已久的大散關。

    當初自比為北方的萬里長城,守護人族,但後來卻因為寧安之戰,消耗才氣過劇,導致兩鬢出現斑白,最終也沒能徹底解決蠻族。

    這讓人情不自禁緬懷諸葛亮,其功績輝煌,文章驚世,幾乎以一己之力護住蜀國,沒有人再能像諸葛先聖那樣獲得那般顯赫的功勞。

    眾人並不知道方運在聖元大陸的事迹,但也感覺方運是在謙虛,主要為襯托諸葛先聖。

    在異象紛現的時候,那聖頁詩文越來越亮,最後化為粘稠的白光,已經看不到上面的文字。

    接著,方運手中的破損毛筆發出喜悅的輕鳴之聲,好似久旱逢甘露一般。

    就見毛筆筆尖處輕輕一震,形成吸力,那詩文白光徐徐散逸出白光絲線。

    白光絲線緩緩搖擺上升,被吸入毛筆之中。

    墨女站在方運手腕上,高興地拍著手,眉眼彎彎。

    硯龜則無比狂躁,更加拚命地蹬著四條腿,拚命張嘴,想要吸收那白光,可惜距離太遠,根本碰不到。

    眾人好奇地看著白光慢慢進入毛筆之中,而殘破的毛筆竟然在慢慢被白光修復。

    墨女突然一張口,吐出一團墨汁,落在筆桿頂端,墨汁徐徐融入筆桿。

    硯龜看到這一幕,暴跳如雷,墨女吐出的墨汁,不止有墨女的力量,還有它硯龜的力量。

    在聖頁詩詞、墨女硯龜的力量之下,毛筆快速恢復。

    毛筆徹底吸收白光后,嶄新如初,整支筆散發著柔和的光芒,讓人心生親近之感。

    墨女更加興奮,不停地拍著小手。

    硯龜則一副弔死鬼的模樣,四腿跟爛泥似的露在外面,脖子被揪得老長,生無可戀。

    突然,聖廟之中狂風大作。

    眾人本能地伸出手臂用衣袖擋住面部,但方運一動不動,看到聖廟之中飛出一道聖光,落在毛筆之上。

    接著,毛筆表面的光芒收斂,最後整支毛筆虛化,成為半透明的光。

    慢慢地,毛筆的頂端似有光芒噴出,形成細小的光芒噴泉,不過三寸高。

    光芒噴泉噴發了足足十數息,最終凝聚成一個半透明的三寸小老頭。

    方運看著這個小老頭,露出微笑,這個老頭和聖墟所見的筆老一模一樣。

    但是,這小老頭兒的神色卻與當年不同,看到方運后,恭恭敬敬彎腰作揖。

    「小老兒見過書主。」

    方運一愣,輕輕嘆息。

    那位筆老已經逝去,這是新生的筆老,也是屬於自己的筆老。

    方運突然明白,或許,那位筆老本來可以繼續活下去,但那意味著不會選擇任何主人,最終會徹底消散。不過,那位筆老放棄最後的掙扎,安詳地選擇新生。

    「你便隨我書天下。」

    方運說完,收起筆老、硯龜與墨女。

    蜀城的巧匠坊。

    自從井瀾在神匠會技驚四座,巧匠坊便成為附近最有名氣的工坊,哪怕在戰時,訪客也絡繹不絕。

    但今日,巧匠坊大門緊閉。

    巧匠坊之中,所有活著的海崖大儒和雷廷榆坐在院子里。

    「那首詩聲傳萬里,不出意外,定然是方運所作。」

    「那也未必,工界或許出了一個作詩的天才。」之前差點被打死的井霄全身綁著繃帶,沒能恢復大儒的力量,他的自愈能力也變得非常低下。

    雷廷榆沒好氣地白了井霄一眼,道:「工界人誰會寫『寧安渡』?而且詩詞的內容,符合後來方運對我們所說的寧安經歷。」

    「這首詩,沒什麼吧。」井霄小聲道。

    井家家主井不壽輕嘆一聲,道:「若僅僅是一首詩,不算什麼。但是,方運蕩平妖蠻,甚至殺死狼神皇,開啟祭聖大禮,那便不一樣了。」

    「為何?」

    井不壽道:「老夫懷疑,每當有外界讀書人進入,妖界都會出現一位皇者攻城,殺死那頭皇者,應該是諸葛先聖的考驗之一。」

    「不可能。諸葛先聖不是考驗工家技術嗎?」井瀾驚道。

    井不壽搖搖頭,道:「諸葛先聖雖然輔修工家,而且工家天賦極高,不遜於任何半聖,但他終究是主修儒家,是儒家之人。工家技術的考驗,只是其一,平定妖蠻,則是其二。至於其三,應該是與文章有關,畢竟諸葛先聖的文章詩詞也不同凡響。」

    雷廷榆道:「這三重考驗,大概可以對應立功、立言和立德的三不朽。誅殺妖蠻是立功,書寫鎮國詩詞是立言,傳播工家技術本屬立功,但在工界,可以算得上立德。雖然與孔聖的三不朽相差甚遠,但可以算是小三不朽,完成半聖故居的考驗綽綽有餘。」

    「啊?那豈不說明方運已經通過考驗,掌握半聖故居?」

    雷廷榆卻笑道:「你們久居海崖古地,並不知道內情。一旦有人通過半聖故居考驗,那其餘人都會被送出。所以,只要我們一天在工界,方運就一天沒能掌握半聖故居。我們,還有希望!」

    井不壽道:「不錯,庭榆先生說的對。方運雖戰勝妖蠻,卻用了星火渾天鑒,正所謂勝之不武,或許,工界意志會認為他作弊,還會繼續考驗他。瀾弟,我們之中你工家修為最精,我們的希望,都在你身上了!」

    井瀾堅定道:「家主放心,諸位放心,最多一個月,我便能晉陞文宗,用不了多久,我便有信心成為工界第一大儒,最終奪得半聖故居的控制權!」

    「來,敬為井瀾兄一杯!」

    眾人高舉酒杯。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