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祭聖大禮結束后,蜀山腳下的人陸續散開。

    在當天晚上的書山工院之中,工界舉辦慶功宴,凡是工匠皆可參加。

    方運毫無疑問成為宴會的主角。

    凡是參與川城之戰的讀書人,整個宴會都在向其餘人繪聲繪色講述那一場大戰的細處,沒有前去的各地讀書人聽著又喜又惱,喜的是大戰十分精彩,惱的是自己沒在現場,無法親眼見證工界歷史上最輝煌的戰鬥。

    第二天,方運的事迹繼續傳播。

    沒過幾天,哪怕是偏遠地區的村鎮,也知道工界出了一個救世主叫方運。

    又過了數天,一個消息在工界各地流傳,經過所有大儒的舉薦,方運將進入神匠殿的聖地長時間閉關修行。

    許多工匠聽到消息后,為方運感到高興,同時也無比羨慕。

    因為在工界,只有立過大功的文宗才有資格進入聖地,而且為期不過三五天。

    因為,聖地是當年諸葛先聖居住的地方,任何讀書人在其中修行,實力都會獲得極快的進步。

    現在方運竟然能在裡面長時間閉關修行,一旦出來,必然成就文宗。

    海崖大儒得到這個消息喜憂參半,怕方運出關后實力大增,但又慶幸可以獲得充裕的時間。

    海崖大儒經過商議后,決定所有人開始轉而專攻工家,要群策群力,通過集體的智慧儘快奪下半聖故居。

    神匠殿坐落在蜀山的半山腰,神匠殿深處有一條道路直通山腹,裡面有一座山洞,山洞的門口,站著一位身穿大儒紫袍的年輕人。

    方運看了看山洞的洞口。

    洞口周圍沒有任何文字,單看毫無奇特之處,但是,方運卻能從洞中感受到浩瀚偉岸的力量,令人本能地心生景仰。

    方運恭恭敬敬作揖,隨後道:「末學後生方運,拜見諸葛先聖。若有唐突,還望海涵。」

    拜完之後,方運這才邁步向前走。

    在左腳踏入洞口的一瞬間,方運只覺前方不再是空氣,而是無形的水牆,讓自己的的行動變得遲緩。

    方運再邁出第二步,前方不再像是水牆,而是更粘稠的沼澤。

    第三步,則像是進入細沙之中。

    第四步,像是進入結實的泥土之中。

    第五步,如同已經置身於岩石之內,單憑身體無法撼動。

    方運不得不稍稍運動才氣,在邁出第六步。

    結果第六步之後如同置身於鋼鐵之中。

    若是可以揮拳出擊,這種程度的障礙根本不算什麼,但現在不能那麼做,只能靠純粹的行走破除那麼強大的力量,太過艱難。

    方運不得不全力以赴調動所有才氣,終於邁出第七步,全身一空,暗暗鬆了口氣。

    前方是一個不算特別大的山洞,佔地約方圓五六丈的樣子,高約三丈。

    在山洞的裡面,只有一塊圓形的玉石板,三寸厚,直徑約四尺,並不大。

    這玉石板看上去也並不珍貴,只是一塊青石,一些地方有玉色,放到聖元大陸,最多能賣五兩銀子。

    這玉石板的表面非常光滑,除此之外沒有特別之處。

    方運用神念觀看,天地立變,這玉石板發出濃郁的聖光,聖氣的濃厚程度甚至超過葬聖谷中的聖氣源。

    整座洞口的牆壁都散發著淡淡的金色光芒,與玉石板交相輝映。

    方運再度向玉石板作揖,而後以古禮跪坐在上面,隨後緊閉雙目。

    方運是第一個來到工界聖地的外人。

    坐上之後,方運突然感覺自己的思緒變得混亂起來,不由自主地回想進入工界后自己所經歷的一切,直到祭聖大禮結束后才停止。

    方運已經滿頭大汗,心神剛一恢復,便將汗水蒸發。

    隨後,方運繼續坐在上面,將頭腦放空,緩緩呼吸,排除一切私心雜念。

    在進入之前,方運曾在神匠殿詢問趙千章在聖地里應該做什麼,但趙千章卻說,應該做什麼便去做什麼,想做什麼,便去做什麼,之前每一個文宗所遇所得都不同。

    方運便知道,聖地不會簡單,但也絕對不會複雜。

    慢慢地,方運感覺自己脫離了山洞,脫離了工界,脫離了天地,進入無盡的虛無之中。

    這裡沒有時間的概念,沒有空間的概念,甚至唯一的「有」便是自己。

    方運迷茫了,因為完全不知道做什麼,因為自己無法感知到外界的事物,無論是物質的還是精神的,如同浮沉於海中的葉子,不知所欲,不知所求,不知所在,不知所往。

    方運用力去思索,卻發現自己彷彿失去了思索的功能,甚至也無法判定自己有沒有,只是在冥冥中感覺,自己好像失去了很多。

    慢慢地,方運感覺自己越來越渺小,彷彿有什麼東西不斷離開自己的身軀,如此繼續下去,自己將完全消散。

    但是,方運卻感覺不到焦急,因為已經失去了這種情緒。

    漸漸地,方運甚至失去了思索能力,只是用本能來感知一切,感知自我,感知有無。

    但是,方運感知到自己的「感知」越來越弱越來越少,好像用不了多久,自己將徹底失去感知,與外界徹底失去聯繫。

    猶如洋蔥被一層一層剝掉皮,剝掉芯,最終什麼也沒有。

    感知中斷。

    萬物混沌,一切寂滅。

    但是,在無限幽深之處、無限悠遠之地,卻有一點靈光。

    那是什麼?

    天命之謂性。

    天地賦予了人本性。

    本性是什麼?

    本性之於人,如同天地起源之於萬界。

    那麼,本性是本性,我是誰?

    靈光一點中,似有錚錚鳴。

    天地所給予我的,只是本性,我,是自己的我。

    一點靈光照耀虛空,無數的光影被靈光所牽引,如同時光倒流一樣,原本消散的一切重新返回。

    有方運生下來后所見的一切,所聽到的一切,所觸摸的一切,所想的一切,所行的一切,所喜的一切,所哀的一切,所知的一切,所感的一切……

    那不是天地所命,而是自我所獲。

    有對的,有錯的,有不對不錯的,有善的,有惡的,有不善不惡的,有好的,有壞的,有不好不壞的……

    這一切所有,盡數回到原處。

    「我,才是我啊。」

    方運突然輕嘆一聲,徹底明白了什麼是自我。

    「他們,都錯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