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這個說法有些不妥。在那位青年人看來,其他的天命,其實算不得天命,因為那些不是天直接賜予人的,是要人自己去獲取。既然不是天直接賜予,自然就不能叫天之所命。」

    「各位之言,讓在下茅塞頓開。那青年人正是這個意思。之前虎皮大學士說,我們要拋棄一切,追尋本性,最後感知天命,這是目前所有大儒的修行之法。但那個年輕人卻認為,我們不應該拋棄一切,我們應該帶著我們所得,和本性一起,去追尋天命之上的存在。」

    「諸位說的很有道理。現在我們看張大學士留下的字,似乎可以確定,那個青年人認為,天命之外的,或者說囊括天命的,是理。」

    「他曾經問,天用什麼賜予人本性。他的答案便是,天用理賜予人本性。」

    「繼續推斷,那麼,天理不僅包含道,還有其他種種,都是天的力量。所以,我們不應該只去尋求天命,我們還應該去尋求其他的理。我們從生下來,自身所見所想,所學所做,其實都是在去獲取一部分『理』。我們要把理賜予的『本性』和我們獲取的『理』結合到一切,才能更加強大。」

    「那麼,在那個青年人看來,五境不是鍛天命,而是……」

    「鍛天理!」

    所有讀書人異口同聲道。

    眾人露出欣慰的笑容,這種群策群力解決問題后的成就感讓人十分滿足。

    「不過,他終究只是個童生,這些或許只是臆想,所以我勸大家不要太過深入研究。」

    「不不不,哪個童生能從大學士眼前逃走?」

    「對。此人的境界,必然在大學士之上,至少是一位大儒,甚至可能是世家的隱世大儒,正在研究強於鍛天命的大儒五境修行之道!」

    「你們說,會不會是半聖?」

    「咦?很有可能!」

    眾人臉上浮現興奮之色。

    「你們說,會不會是半聖在用這種方法挑選弟子?挑選傳人?」

    「呃,如果真是挑選傳人,恐怕也只是挑中那虎皮大學士。」

    「不!如果他真的只挑選張大學士,不會任由他將重要的『理』字留在這裡。所以……」

    立刻有人搶道:「所以,張厚陸大學士是他的看重的人,而我們是有福報之人,既然我們今日遇到此事,就說明,他並沒有排斥我等!」

    「對,至少,我們跟他有了一層聯繫,算是半個學生。」

    「不錯。如此大造化,我們不能放棄!」

    「那我們這就去尋找青年人,不,是神秘老師。」

    「神秘老師太難追,我們只需要找到張厚陸大學士即可,他好像知道老師人在何處。」

    「不過,現在張大學士在哪裡?」

    眾人愣了一下,有人道:「我們先沿著他的方向找即可,一邊找一邊打聽,肯定有人看見他的平步青雲。實在不行,去論榜上詢問。」

    「不,盡量不要去論榜!今日之事,是我們的大造化,我們若是胡亂傳揚,且不說老師會怎麼想,單單這種未經聖院裁定的修行之法便能引起軒然大波。此事,我們應該先慢慢學習,若是有一定成效,而且老師沒有嚴令制止,我們才可以宣揚。」

    「說到成效,很簡單。張厚陸大學士正在為晉陞大儒做準備,他定會選鍛天理而非鍛天命,只要他有所成就,便能證明鍛天理至少不下於鍛天命。」

    「可是,他現在只是巔峰大學士,到晉陞五境文宗鍛天理還需要很長的時間,我們等不起。」

    「錯。我們不需要等到他成就文宗。我們只需要確定他的成長是否比尋常人快速,在大儒一境二境的實力是否強於他人即可。因為,他既然決定走鍛天理之路,哪怕沒到文宗,其修行也會被鍛天理大大影響。這些影響對他是好還是壞,便能讓我們一窺鍛天理是否有效。」

    「不錯!那麼我們這就尋找張厚陸大學士。」

    「諸君,祈禱我們能早日見到老師真面目,早日成就前所未有的新聖道!」

    在場的二十七人相互看著,露出堅定的笑容。

    最終,他們離開榆鎮,追尋張厚陸前行的方向。

    海崖古地,毒沙漠。

    一片不大的土地懸浮在半空,土地上有一座古香古色的舊式宅院。

    這片土地與宅院懸浮在半空,一動不動,略顯奇特。

    突然,宅院的正門吱呀一聲打開,就見一個身著紫袍的青年走了出來。

    方運一步邁出,深深吸了一口氣,又緩緩呼出。

    此刻方運周身才氣鼓盪,氣勢如山,氣息如火,已然晉陞五境,位成文宗。

    方運關好大門,右手向前一伸,掌心朝上,就見整座半聖故居輕輕一震,隨後快速縮小,最後落在方運的掌心之上,宛如一個小小的機關房屋。

    方運微微一笑,半聖故居化為一點光芒,進入他的眉心,最後停留在文宮之中。

    方運環視四周,這裡依舊是充滿毒霧的毒沙漠,環境沒有絲毫改變。

    畢竟,時間才過了數十日。

    方運找到海疆城的方向,腳踏平步青雲,直直向前飛行。

    在飛行的過程中,方運心念一動,身後浮現動力文台,身前浮現魯班尺。

    一切都是真實,自己在工界獲得的力量,全都屬於自己。

    而現在,工界的力量不再壓制自己。

    方運心念一動,臉上浮現一抹怪異的笑容,一點白光從眉心飛出,落在自己手中,顯化為小小的半聖故居。

    隨後,方運一心二用,一道分神化為白光進入半聖故居。

    工界,蜀城。

    巧手坊中,井聖世家家主井不壽置身於一間倉庫中,倉庫中放著密密麻麻的工家書籍。

    井不壽坐在大椅之上,一本書籍從書堆中飛到他面前的桌案上,在他的力量下,那本書的書頁快速翻動,一息一頁,很快便翻完。

    大儒一目十行,可以快速記住一本書的所有內容。

    看完這本書後,井不壽沒有立即翻看下一本,而是閉上眼睛,回憶複習剛才的那本書。

    過了許久,井不壽突然感到疲憊,便閉目睡去。

    半夢半醒間,他突然感到不對,睜大眼睛,就見一個全身由白光組成的白鬍子老人出現在面前。

    井不壽努力去看,卻發現自己只能看到那人的大概模樣,看不出那人具體相貌,如同置身於夢中。

    那老人露出和藹的微笑,道:「井不壽,老夫觀察你許久了。」

    「您是……」井不壽表面冷靜,心中卻掀起滔天巨浪。

    「你不需要知道老夫是誰,老夫只問你一句,你可願帶領工界走向輝煌?」

    井不壽強行抑制內心的喜悅,隱隱猜到眼前之人的身份。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