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烏衣巷坐落在海城東南角,那裡是井聖的起家之地,在其封聖后,那裡便作為名勝古迹保護起來。

    烏衣巷的建築一直維持在當年的模樣,少有人跡。

    但是,一位紫袍大儒從烏衣巷的一間屋子中走出來,此人頭髮半黑半白,相貌英俊,雙目彷彿蘊含虛空,眼中似乎看不到此方天地。

    這位從葬聖谷逃出的文豪雷空鶴,傷勢終於徹底治癒,力量也完全恢復,周身才氣洶湧澎湃,最後在他的刻意控制之下,散逸的才氣消散,長袍徐徐回落。

    院子里狂風慢慢消散。

    雷空鶴站在庭院之中,手持官印,按照時間排序快速閱讀官印中的傳書,很快看到最後一封。

    那是雷廷榆留給雷空鶴的傳書,說自己即將離開海疆城,前往半聖故居,若是之後再無傳書,說明他一直在半聖故居附近,或者已經進入半聖故居,讓雷空鶴務必儘快前往。

    雷空鶴看到雷廷榆的傳書,臉上浮現淡淡的微笑,眼中閃過一抹對兄長的關愛之情。

    他雖然文位高於雷廷榆,但年紀卻比雷廷榆小十多歲,自小便受雷廷榆照顧。所以在進入海崖古地后,他不惜以重傷之身幫雷廷榆剷除水族皇者,之後才閉關修鍊。

    看著雷廷榆最後的傳書,雷空鶴猜測雷廷榆應該已經進入半聖故居,否則不可能如此多天沒有新的傳書。

    雷空鶴放下官印,神態傲然,在他看來,無論是諸葛半聖故居還是筆老,都是他的囊中之物,甚至連整片毒沙漠都是。畢竟,他與毒沙漠一起從葬聖谷來到這裡,在他心裡,已經把那裡當成自己的勢力範圍。

    雷空鶴看了看周圍,是陌生的海疆城。

    他對海疆城沒有絲毫的興趣,在他看來,這是一個充滿銅臭味的地方,入不了堂堂文豪的法眼。

    他踏上平步青雲,直直飛向毒沙漠。

    城中心的文院廣場上,海疆城的所有大儒與大學士已經聚集在一起,本來在等方運開口,可現在卻只能看著雷空鶴的背影遠去。

    方運本已經做好戰鬥準備,誰知道雷空鶴連看都不看海疆城的形勢,直接離開。

    有種和死對頭擦身而過的感覺。

    方運有些小失望,因為自己剛晉陞文宗,想找位強大的文宗或文豪比試一番,看看自己現在的實力如何,可惜,雷空鶴沒有給自己機會。

    至於自己面前的幾位文宗,方運興趣缺缺,實在太弱。

    方運坐在紫檀太師椅上,海疆城的大儒與大學士們分列兩旁。

    大多數人低著頭,不斷思索同一個問題,方運去而復返,那其餘大儒現在如何?

    井立仁恭恭敬敬,位列眾人之首。

    而早就投靠方運的祝齊岳則直接站在方運身後,完全像是方運的侍衛。

    在場的所有人都已經知道方運殺了井元琥等人,深刻意識到方運的霸道和強大,所以要麼已經願意順從,要麼在等待其餘大儒回返,總之絕不會與方運衝突。

    方運緩緩掃視所有人,最後目光落在井立仁的臉上,然後拿起茶杯,輕輕吹了吹茶水,緩緩道:「準備在旁支中選新家主吧。」說完,方運輕啜一口香茶。

    方運說的輕鬆,在幾乎所有人聽來猶如晴天霹靂。

    那句話的意思太明顯了,井不壽等其餘海崖大儒,將永遠不可能返回這裡。

    井立仁身體劇震,哪怕他早就做好了井家甚至整個海崖古地都失敗的準備,可心裡還是無法接受。

    一些井家嫡系的弟子頭暈目眩。

    但是,井家旁支的子弟驚駭之後,都在強行壓抑自己的喜悅。

    因為方運明顯沒有想毀滅井家,而且只准從井家旁支中選家主,這對所有旁支來說都是一個巨大的好消息,簡直就是天上掉下來的文寶。

    井立仁面帶悲痛之色,道:「人死為大,還請方虛聖帶我們去眾人的隕落之地,讓我們收斂屍骨。」

    「誰說他們死了?」方運反問。

    「啊?」眾人驚訝地看著方運。

    「那他們在何處?」井立仁面露喜色。

    「他們為了人族,在一個隱秘的地方默默奉獻餘生,並將一切託付給我。包括他們的寶物。」

    方運說著,拿出兩件寶物。

    一件是沙之舟,一件是九龍令。

    在場的大多數人都看過這兩件寶物,一個能代表井不壽,一個能代表雷廷榆,但卻不明白兩個人為什麼把寶物交給方運,獃獃地看著兩件寶物。

    井立仁忍不住問道:「他們真是自願把寶物交給您?」

    方運正色道:「我殺他們易如反掌,如果我是殺人奪寶,自然會如實說出,沒有必要欺騙你們。你們或者整個海崖古地,有誰值得我欺騙?」

    眾人想了想,找不到反駁的理由。

    不要說他們,就算剛才的文豪雷空鶴要想找方運的麻煩,都會被聖廟直接鎮封。

    「那……他們現如今安好?」井立仁問。

    方運如實回答道:「他們不僅很好,而且正在奮發圖強,用生命最後的時間發光發熱。他們,都是人族的功臣。」

    井立仁都覺得方運的話有些怪,可又找不到原因,明明想要說什麼,可又不知道應該說什麼。

    方運道:「好了,你們不用擔心。從今天開始,我,便是海崖古地的意志。誰贊成,誰反對?」

    眾人低著頭,無人說話。

    方運點點頭,道:「很好,我對你們很滿意。我可以毫不客氣地說,海崖古地對我來說並沒有多少價值,除了毒沙漠。所以,你們不用擔心,在我制定一些規矩后,便不會幹涉海崖古地。不僅如此,我還會找時機讓海崖古地與人族完全連通,讓海崖古地獲得前所未有的高速大發展。」

    海崖眾人暗暗鬆了一口氣,突然覺得這位方虛聖也不是那麼心狠手辣。

    方運看了看眾人,道:「井立仁,祝齊岳,你們二人留下,其餘人退了吧。」

    眾人陸續離開,偌大的廣場上只剩三人。

    方運道:「雷廷榆已經在打造通往聖元大陸的通道,你們帶我去通道的起始點。」

    井立仁道:「方虛聖,我們大儒都知道那裡,那條通道早就架設完畢,正在吸收力量,不知道過多久才能正式完成。我們到了那裡也沒用,因為只有雷廷榆擁有進入那裡信物。」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