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敖青岳道:「龍聖陛下,那鮫人一族,當如何處理?」

    東海龍聖淡然道:「既然方運前往,定然已經解決妥當,不用擔心,要擔心的,應該是海崖大儒們。」

    眾龍一聽,連連點頭,連雜家那等恐怖的勢力都被方運打壓得節節敗退,海崖大儒們遇到方運只能自求多福。

    「龍聖陛下,西海龍宮似乎對此次龍城開啟格外上心,他們似乎早就有龍城通道。」

    東海龍聖想了想,道:「早在萬餘年前,敖泯就格外在意龍城的消息,西海龍宮準備比我們充足並不奇怪。他對龍城,志在必得。不過,龍族一家,他們至少會留一些情面。怕就怕,那幾個種族。」

    眾龍沉默。

    敖煌咬牙切齒道:「毒蛟一族雖然麻煩,倒也不難對付,即便是古妖,現在也毫無威脅,而且隱隱有和解之意。但那三千眼和釣海翁,見之必誅。」

    眾龍聽到三千眼的時候眼中充滿仇恨,但聽到釣海翁則是恐懼居多。

    釣海翁一族,是和噬龍藤與沉雲實力相近的種族,堪稱龍族的剋星。

    妖界,妖皇城。

    妖皇依舊身穿籠罩全身的金屬鎧甲,端坐於寶座之上。

    和進入葬聖谷時相比,他的氣息竟然不增不降,彷彿毫無收穫。

    在大殿之中,懸浮著一頭丈許長的青色小蛟。

    「妖皇,你終於恢復了?」青色小蛟發出厚重的聲音,與它的小身軀完全不匹配。

    「敖宙陛下倒是有閑心,在龍城即將開啟之際,卻分身造訪寒舍。」古虛的聲音透著冷漠。

    敖宙分身道:「你這些年,為進入龍城做足了準備吧?」

    「陛下哪裡的消息?」

    「我本體如今就在熔岩海,毒蛟族知道的事,我都知道。」敖宙道。

    「你知道這麼多,怎麼會被方運一斧劈得魂飛魄散,如同喪家之犬,連長江都不敢回?」古虛反問。

    「放肆!」

    一丈長的小蛟龍氣得咬牙切齒,四爪亂刨。

    「本皇沒時間與你閑聊,想要說什麼就說吧。」

    敖宙道:「當年兵蠻聖死前曾留下三策,對付方運或者可能存在的人族天才。第一策用在進士獵場,第二策用在三谷連戰,至於第三策,本來要殺陳觀海,可惜,因為種種巧合,未能實施,演變成寧安之爭,最後卻敗北。兵蠻聖在最後留下遺言,若三策皆敗,說明方運已經不可制,必須要動用一切手段誅殺他。」

    「此事我清楚,而且曾經參與。」古虛道。

    敖宙繼續道:「但是,他從葬聖谷出來后,勢頭更盛,我們不得不全力以赴。我請你放下所有的事,全力推動妖界誅殺方運。」

    「現如今方運成政道之主,得聖院全力關注,只要他在聖元大陸,我們沒有任何機會殺他。」古虛道。

    「我們有機會!我已經尋得一件寶物,只要派人靠近方運,便能瞬間將其挪移到萬里之外的指定之地,然後,我們便可以殺死他!」敖宙道。

    古虛的身體稍稍前傾,問:「你竟然找到這等寶物?如此說來,將他殺死易如反掌。」

    敖宙卻正色道:「不!我們之前用盡手段,始終殺不死方運,所以,這次我們不僅不能輕敵,而且要全力以赴。我們至少要動用三尊半聖……不,至少要四尊!」

    「既然可以把方運挪移到半聖面前,一尊便夠了。」古虛道。

    「你的分身在死之前,應該也是這麼想的。」敖宙道。

    古虛沉默半晌,道:「你能請動哪幾尊半聖?」

    「西海龍聖敖泯,草蠻之主狼戮,前者與方運有深仇大恨,後者曾經攻打寧安事敗,對方運恨之入骨。這兩聖不用我請,只要我說出計劃,他們必然答應。所以,你需要找出兩個願意承擔死亡風險的半聖。畢竟,一旦殺死方運,人族眾聖會徹底暴怒,恐怕會不惜一切代價誅殺聖元大陸的所有妖蠻半聖。」敖宙道。

    古虛沉思半晌,緩緩道:「四尊不夠,我要請三尊!」

    敖宙大喜道:「好,那等你從龍城出來,我們就準備這必死之局!哪怕方運有通天手段,也必死無疑!」

    「那麼,說說給我的報酬吧。」古虛道。

    敖宙呵呵一笑,道:「你貴為妖皇,也不差什麼,報酬就算了。」

    「怎麼,你提龍城,不就是為了想讓我答應你嗎?說吧,我要看到切實的好處。」古虛道。

    敖宙緩緩吐出一枚藍色珍珠,道:「龍城外城布局圖,如何?」

    「成交!」古虛道。

    熔岩海。

    一座巨大的方方正正的高台立於海底,佔地方圓千里,宛如萬山填平。

    兩頭龐然大物正懸浮在水中,望著巨大的高台。

    一頭是青色蛟聖,一頭是綠色蛟聖。

    「毒蛟聖,這斬龍台,你真的要帶入龍城?」蛟聖敖宙道。

    毒蛟聖用尖銳的聲音道:「本聖若不入龍城倒也罷了,若是去了龍城,必然會被龍城認為叛徒,輕則強力壓制,重則直接誅殺。但是,若是攜帶這座斬龍台,便能矇混過關,甚至能靠這斬龍台出入城中各地,獲得極大的好處。」

    「你想的不錯,但若是遺落在龍城,毒蛟一族怎麼辦?」

    「哼,到了龍城,本聖只想自保,至於其他,等回來再說吧。」

    毒蛟聖說完,一張口,就見那巨大的斬龍台迅速縮小,最後進入它的口中。

    敖宙眼中閃過一抹艷羨之色。

    西海龍宮。

    一位頭頂生角的白衣老者站在一片墓地前,喃喃自語。

    「蒼兒,霧山,本聖即將進入龍城,去取寶物。再回西海之後,便用盡一切手段殺死方運,哪怕親身上陣也在所不辭!」

    慶國,舊桃居。

    那兩個一模一樣的中年人還在對弈,但兩人突然起身,隨後竟然融為一人。

    那人抬頭望天。

    「龍城?」

    說完,那人便消失在原地,出現在聖院之中,緩緩邁步,周圍竟然只有一人能看到他。

    那人乾瘦衰老,下巴留著羊鬚鬍,微微弓著背,雙手放在腰后徐徐向前行。

    舊桃居中年人停下腳步,向老人微微施禮,道:「見過驚龍先生。」

    王驚龍一邊向前走,一邊道:「莫居啊。龍城危險,我這種半截入土的老頭子去也就罷了,你還有大好年華,就不要趟這趟渾水了。」

    「大好年華?已被奪盡!」

    宗莫居大步邁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