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敖旁的真正身份一直是個迷。

    一直有龍族認為敖旁是龍族覆滅的罪魁禍首,與鎮獄邪龍並駕齊驅,而在負岳一族的傳承中,而且有關他的評價很矛盾。一開始,古妖都說敖旁是非常善良的龍族,但最後卻有古妖說敖旁背叛了古妖。

    方運對敖旁充滿興趣,於是慢慢走向那頭在叫賣的水族。

    那是一頭鯊族大妖王,背部呈深藍色,肚皮雪白,如同浮在水裡一樣懸在半空中。它面前樹立著一面一丈高的大石板。石板是青黑色,表面留有一些划痕,看似簡單,可若仔細觀看,便會發現那些划痕彷彿有聖道氣息。

    一層妖力附著在石板上面,阻止有人利用神念窺視。

    方運也有相似的石刻,確信那些划痕內有龍聖神念,蘊藏著大量的信息。

    方運站在石板前,仔細觀察,表面不動聲色,這塊石刻比自己手中的兩塊石刻都古老,應該是敖旁在晉陞大聖前的石刻。

    方運見獵心喜,道:「這石刻我買了。」

    說完,直接扔給那鯊妖王一個玉瓶,不由分說,伸手搭在石刻上,驅散鯊妖王的妖力,直接收入天地貝。

    鯊妖王也不生氣,用神念一探瓶子,急忙收起,笑道:「您是個有眼力的,手段也老辣,我看您過來,正猶豫要不要加價,結果倒好,您這七等軍爵給了我一個下馬威。」

    方運不與他廢話,又拿出一個瓷瓶,道:「這塊石板我剛用神念探查過,有龍城聖念氣息,應該剛出土不久。告訴我地點,這滴半聖龍血也是你的。」

    鯊妖王張開大口笑起來,露出兩排白森森的牙齒,道:「您能成為七等軍爵,果然不一般,這腦子就是比我們水族靈光,一眼就能看出這麼多東西。這石刻可是我出生入死搶到的,差點丟了我一條命。那裡的確是一塊寶地,我今天還要去,要是告訴了您,我恐怕等於失去許多寶物。」

    方運又拿出一瓶聖血。

    鯊妖王兩眼放光,笑道:「兩瓶是不錯,但比起我以後的所得,還是少了……」

    方運收起兩瓶聖血,用極冷的目光掃視鯊妖王,轉身就走。

    鯊妖王感受到那目光中的冰冷,情不自禁打了一個寒顫,急忙上前一擺尾巴,攔住方運,陪笑道:「成交,兩瓶成交!我甚至可以給您帶路!」

    「先給你訂金,到了那裡再付餘款。」方運說著,把一個龍血瓷瓶扔給鯊妖王。

    鯊妖王急忙伸出魚鰭捧住,生怕掉到地上摔碎。

    收起瓷瓶,鯊妖王道:「文星龍爵陛下,我再賣您一個消息,絕對值一滴龍血。」

    說話的時候,鯊妖王本能地掃視四周,似乎忌憚什麼。

    方運看這鯊魚不像好妖,冷著臉道:「你先說吧,我自是不會虧待你。」

    鯊妖王猶豫片刻,暗中傳音道:「我是天地殿遺脈的水族,和御令殿水族一直有來往。今天我得到消息,御令殿遺脈龍族和西海龍族以及其他水族,要找您的麻煩。」

    「不是我瞧不起他們,他們拿什麼找我一個七等軍爵的麻煩?」方運道。

    「您是七等軍爵不假,可總有弱點。老實說,我也不知道他們會有什麼手段,但他們既然要做,定然是有辦法。畢竟,您只是五境大儒,不是皇者。」

    「如果他們人多勢眾,我確實要小心,不過,他們在短期內沒法找我麻煩。趁現在他們還在計劃,你先帶我去那處寶地,我對敖旁石刻很有興趣。」方運道。

    鯊妖王道:「既然您不怕,那我就帶您去。」

    鯊妖王說完,向城西飛去,方運坐在武侯車上,跟了上去。

    許多水族看著方運的背影,似是十分在意。

    這裡是龍城,水系豐沛,出了城,鯊妖王就帶著方運潛入一條江中,在水中前行,盡最大可能避開古妖。

    兩人在路上偶爾聊天,方運才知道它叫鯊卓王,它的祖輩生活在極為遙遠的古地,因為戰亂,它們的父輩前往遺脈古地。

    方運對那些遙遠古地的族群非常感興趣,於是詳細詢問,知道了許多以前不知道的事情。

    原來,每次葬聖谷開啟,那些遙遠古地的各族從別的入口進入,落入葬聖谷的地方距離妖界入口所在極遠,所以雙方都沒有發現對方。

    這龍城遠不如葬聖谷大,來的數量又多,所以萬界各族混雜在一起。

    鯊卓王還知道,有相當多的凶物、異族已經加入古妖陣營,不久的將來必然能在戰場上碰到。

    如果葬聖谷的危險來源於凶靈和聖靈,那龍城的危險來源於大量的敵方,包括戰魂和外來者。

    兩人在水中不斷前行,速度完全超過一鳴,但兩個人都有強大的水族天賦,快速遊動所形成的水浪都會被無形的力量壓制,避免暴露行跡。

    經過五個小時的長途跋涉,兩人停下。

    「那裡就是。」

    漆黑的海底長滿無數濃密的水草,勾勒出廢棄城市的輪廓。

    許多地方顯現出輕微的破壞痕迹,都是新痕迹,但不像是戰鬥的痕迹。

    「你不是說是出生入死搶到的嗎?」方運問。

    鯊卓王尷尬一笑,道:「一開始當然不能跟您說實話。是我運氣好,從天而降的時候落在這裡,發現了這座城市,昨天一整天我都在裡面搜尋東西,發現了一些殘破的寶物,不過最值錢的還是那塊敖旁石刻。」

    「你搜完了,所以才放心賣給我?」方運問。

    「我怎麼敢。您看,這城市方圓百多里,我一天怎能搜完?更何況,還有許多部分掩埋在海底,我們能看到的恐怕只有一半。我這就帶您去發現石刻的地方。」

    鯊卓王很快帶著方運來到廢棄城市的中心,那裡的遭到破壞性發掘,大片的建築被妖力毀壞。

    鯊卓王洋洋自得道:「只要是寶物,定然不會被我的妖力破壞,凡是能被妖力破壞的,都不是重寶。」

    方運心疼地看著眼前的廢墟,道:「你再敢這麼放肆,我把你的牙齒一顆一顆全都拔掉!蠢魚,你知不知道你破壞了多少有價值的古迹?」

    鯊卓王的笑容僵在臉上,不敢接話。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