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向燭龍大殿走去,敖薄跟在方運身後,苦著臉道:「方虛聖,那敖霧峰簡直不配當四海龍族,竟然勾結外人謀害您。我今天沒出舊物庫,沒能及時發現。」

    「這不怪你。」方運的語氣一如往常平靜。

    敖薄暗中傳音道:「我一直守在門口幫您取送虛樓珠,最清楚您這些天一直在閱讀書籍,既沒有研究尋古,也沒有修復機關。以敖震陛下的脾氣,恐怕不會饒了你。前幾天就有一個水族皇者加入龍族,在燭龍城投機取巧,專門埋伏起來,等別的水族重創敵方皇者,他突然偷襲獵殺,搶奪軍功。本來一兩次也就罷了,結果他連續數天都如此,被人告到敖震陛下那裡。敖震陛下早就發現那水妖的醜事,二話不說,一爪下去拍成肉醬。」

    「還有這等事?」方運沒想到敖震如此決斷。

    「我懷疑他們就是知道這件事後,才想到這個辦法算計您。您出來之前,他們說一開始去燭龍殿哭訴,說有一批水族善於修復機關和寶物,本來想來一號庫幫忙修復大型機關,結果被您霸佔。那西海水族還用人族的話罵您是占著茅坑不拉屎。」敖薄道。

    「敖震陛下相信了他們?」

    「他們說早上告發,現在已經是晚上。估計敖震陛下一開始不想找您麻煩,但他們鬧得太厲害,而且證據確鑿,敖震陛下拖不下去,才找你問話。」敖薄道。

    方運道:「其他水族怎麼說?」

    「我沒出門,不太清楚。不過您是人族,卻成為七等軍爵和文星龍爵,他們一直不服氣,前幾天就有水族懷疑您可能利用什麼手段作弊。但我們東海龍族都明白,您是實至名歸。」敖薄道。

    「不用理會他們,我做自己的事就好。對了,雨薇和敖煌出現了嗎?」方運問。

    敖薄喜道:「敖煌沒在軍功榜出現,但在奇才榜上有了名字。雨薇公主在誅皇榜上排名不高,只有一百多,但在軍功榜上位列前十。不出意外,他們很快會通過軍殿給您傳遞消息。不過,您也清楚,龍城已經成為龍魂世界,若在遠古時期,您和他們可以第一時間通過龍庭聯繫上。」

    方運點點頭,道:「這我清楚。對了,那戮星龍爵,在龍影四榜的位置如何?」

    敖薄面露凝重之色,道:「昨天看的時候,誅皇榜第七,軍功榜第十一。關鍵他落在別處,前幾天一直在趕路。甚至有人說,他的實力與妖皇相當,在水中能勝妖皇半籌。」

    「他身上的氣息特彆強大,比我在葬聖谷見過的皇者都強,的確不一般。」方運道。

    「所以說您這次凶多吉少。我看,您不如想辦法賠罪認錯,立下軍令狀,然後我號召附近的西海龍族幫您獵殺妖蠻。皇者殺著吃力,但您殺皇者之下的古妖應該十分輕鬆,我們都清楚您的實力。」敖薄道。

    「不用,到了燭龍大殿,敖震陛下自然會明察秋毫,不會懲罰我。」方運道。

    「這……」敖薄還想說,但見方運神色堅定,便不好多說,只能愁眉苦臉跟在後面。

    一人一龍飛出後勤營,路上遇到的水族都在暗中指指點點,甚至有水族露出不屑之色。

    一直到龍影壁前,幾乎所有水族都如此。

    「看來他們的準備很足,只用一天的時間,就讓我臭名遠揚。」方運道。

    「唉……」敖薄嘆著氣。

    這時候,一個熟悉的聲音傳入方運的耳朵。

    「文星龍爵陛下,我魚微言輕,幫不了您,但我相信您一定會化險為夷。」

    方運循聲望去,就見賣給自己石刻的鯊卓王正在遠處賠笑。

    方運笑了笑,沒有說話,能在這時候傳音,說明這條鯊魚還算可以。

    在看向鯊卓王的時候,方運發現那條曾經說要幫自己的章魚皇者章源,那章源竟然尷尬地扭頭,避開自己的目光。

    至於其他水族,或者面露譏笑,或一臉看好戲的模樣,沒有一個水族表示同情。

    方運看了一眼燭龍大殿前的龍影四榜,一邊向燭龍大殿走,一邊自嘲道:「看來,我這個人族很不受你們水族待見啊。」

    「他們不知道您為水族做過何等貢獻,不過是嫉妒您的軍爵罷了。過幾日,等您展現力量,他們自然會心服口服。其實……奇才榜是最差的選擇,水族向來講究力量,尤其是龍族。您不展示自己的強大,他們會一直瞧不起您。」敖薄苦口婆心道。

    「我有自己的打算。」方運道。

    敖薄急忙閉上嘴,面露無奈之色。

    方運懶得解釋,心中卻暗嘆這些水族鼠目寸光,那些虛樓珠中蘊藏的知識,毫不遜於龍影四榜的賞賜,那都是龍族多年的積累,偏偏獲取成本極低。

    方運邁步進入燭龍大殿,而城中的許多水族則聚集在大殿外,伸著脖子看向大殿內。

    大殿之中燈火通明,裡面站著上百水族,那龍聖敖震還在打盹,鼾聲如雷,震得人耳膜微疼。

    西海龍宮的龍皇敖霧峰笑著道:「陛下,方運帶到。」

    鼾聲繼續。

    「陛下,方運來了!」敖霧峰大聲喊道。

    敖震這才緩緩抬起頭,眯著眼掃視大殿。

    「方運見過敖震陛下。」方運微微低頭道。

    敖震懶洋洋地晃了晃小山般的龍頭,道:「你畢竟是文星龍爵,我本不想管你,只是這些臭魚爛蝦總在本聖耳邊嚷嚷,不過馬屁拍得舒坦,本聖不好意思趕他們走,只好叫你來問個明白。」

    敖霧峰等水族一臉尷尬,卻又不好發作。

    方運道:「在下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還請敖震陛下相告。」

    敖震看了一眼那些水族,道:「你們自己說,本聖沒工夫重複廢話。」

    敖霧峰上前一步,仰頭看著方運,道:「方運,你可知罪?」

    「你繼續說。」方運神態淡然。

    敖霧峰面有惱色,道:「龍城大戰,機關寶物吃緊,一些水族想要為燭龍城和龍族貢獻力量,要修復那些機關,用以對抗妖蠻。結果你倒好,盤踞重要的一號庫多日,佔據那些寶物不修理只知道閑玩不說,還不允許別人去修理!我們懷疑,你是古妖派來的姦細!」

    大殿內外水族為之嘩然,尤其是一些戰魂水族,面露憤怒之色,用仇恨的目光看著方運。

    外界水族也十分惱怒,雖然古妖與龍族已經不再爭鬥,但仇恨延綿多年,從來沒有和解的意圖。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