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敖霧峰愣了一下,沒等他想清楚,方運露出輕蔑之色,譏笑道:「龍族中的廢物,連這都不敢答應,誰給你的勇氣來龍城?」

    「誰說我不敢!你若是能修復『大量』機關,我馬上認罪!」敖霧峰雖然暴怒,但沒有失去理智,抓住『大量』二字。

    少數旁觀者看出一點苗頭。

    按理說,方運就算有證據,治敖霧峰一個誣告之罪,只要說一個罪名就行,但方運一口氣連說三個罪名,之後才逼敖霧峰同意,那麼,一旦敖霧峰認罪,就等於認了三罪。

    一個誣告不會有多重的懲罰,最多抽幾百鞭子,但以下犯上加戰時擾亂軍心,那罪名就大了。

    若是給敖霧峰足夠的時間,敖霧峰也能想清楚這一點,但方運卻立刻用出激將法,再加上敖霧峰自認為證據確鑿,便一口應了下來。

    敖霧峰也感覺方運在算計自己,卻自信地說道:「方運,你不用掙扎了。在敖薄幫你送取虛樓珠的時候,我們已經暗中探查過,你只是在一號庫里一動不動。若一次兩次也就罷了,每次都如此,你當別人是瞎子聾子,連你修沒修機關都看不出來?」

    「你們的探查手段很高明,我竟然沒發現。」方運好整以暇回應。

    「我看你嘴硬到什麼時候!請敖震陛下裁決!」敖霧峰面朝敖震,微微低頭。

    龍聖敖震沉吟數息,道:「文星龍爵,你既然說他是污衊,拿出你的證據吧。」

    方運上前走了幾步,斜眼看著敖霧峰,道:「讓開。」

    「不讓!」敖霧峰昂頭道。

    「讓開!」方運道。

    「不讓!」敖霧峰冷麵以對。

    突然,方運右手一擺,清光漫灑,就見一號機關庫中最重的那一套鎮龍石突然從天而降。

    那本來是安裝在燭龍城正門的一整套大型機關,一旦落下,連皇者都無法在短時間內擊破。

    這套機關本來就重,上面還有半聖親自雕刻的聖紋。

    就見那小山一樣的鎮龍石機關轟然落下,敖霧峰還沒來得及反應,就隨著一聲轟鳴聲被砸到地上。

    它雖是皇者,可這鎮龍石機關卻是半聖煉製。

    關鍵是,方運啟動了鎮龍石機關!

    整座燭龍大殿重重一震。

    「啊……」

    敖霧峰發出凄厲的慘叫,就見敖霧峰的大半截身體被鎮龍石砸成肉醬,只留下頭部和頸部。

    燭龍大殿內血腥四溢。

    敖霧峰猛地一掙,掙脫斷龍石,頸部斷掉的截面開始快速長出肉身。

    敖霧峰迴頭看進了一眼自己被砸爛的身體,嗷嗚一嗓子伏在地上,哭著道:「敖震陛下,您可要為小的做主啊!這方運竟然想殺我!」

    方運訝異地道:「我好心讓你讓開,你不讓,現在反咬我一口!豈有此理!」

    「噗……」

    敖薄忍不住笑噴。

    殿外眾人回想剛才兩人一個說「讓開」一個說「不讓」的場面,忍俊不禁,都笑了起來。

    「你當時為什麼不說清楚,我怎麼知道你是要取出這等機關?我以為你是羞辱我。」敖霧峰怒道。

    「我之前沒羞辱你,但現在是了。」方運慢悠悠道。

    敖霧峰氣得七竅生煙,哭訴道:「敖震陛下,您看他,故意毀了我的身體還羞辱我。」

    敖震收斂嘴角的笑意,輕咳一聲,目光轉向鎮龍石,道:「文星龍爵,你竟然能修好鎮龍石?整個龍城除了龍聖,只有少數皇者才能做到。」

    「啟稟陛下,這鎮龍石的確已經修好,方才我已經啟動機關。」

    「不錯。那還有別的機關嗎?」

    「有。」

    方運說完,扭頭看向敖霧峰。

    「讓開!」

    敖霧峰一愣,又羞又惱,一邊離開,一邊罵道:「不過一塊鎮龍石而已,算不上『大量』。等我……」

    方運突然上前一踏步,敖霧峰嚇得猛地向前一躥,遠遠躲開。

    殿外水族哄堂大笑,殿內的水族則都忍著,畢竟是自己人。

    敖霧峰羞惱萬分,卻也不敢生事,只是盯著方運。

    方運道:「請敖震陛下還在下一個清白。」

    說著,方運一抬手,清光漫灑,就見一座又一座大型機關從工界中飛出。井然有序地落在寬敞的燭龍殿中。

    每一具機關都完整無缺,根本看不出哪裡損壞。

    當出現的機關超過一百以後,敖震輕輕點頭,道:「夠了,這足以證明文星龍爵一直在為龍族、為燭龍城盡心儘力,沒有絲毫懈怠。」

    敖霧峰急道:「陛下,誰也不能證明這些就是咱們燭龍城的機關,或許是他從別處偷運來的!」

    「蠢貨!那鎮龍石就是本聖的尾巴不小心掃壞的,本聖豈會不認得!」

    敖震不耐煩地一揮龍爪,聖力勃發,敖霧峰就如同被一腳踢中的蹴鞠一樣,猛地倒飛,後背重重撞在大殿牆壁上,然後吐著血從牆壁滑落。

    「咳咳咳……」敖霧峰不斷咳血,全身好像被抽走骨頭一樣,癱在牆下,站不起來,也無法血肉重生。

    敖霧峰倚著牆壁,一邊咳血,一邊茫然地看著方運,又看看那一百多具大型機關,無法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

    龍城的大型機關極難修復,不到十天e時間,一個精於此道的皇者不眠不休最多也只能修理二三十台而已,可方運一甩手就是一百多台,看樣子還有更多,這完全超出想象。

    敖霧峰哭著道:「敖震陛下,這一定是方運收買別人,請他人幫忙修復的,絕非他的功勞,他是在謊報功勞。」

    敖震厭惡地看了敖霧峰一眼,道:「你難道還看不出來?這些機關的修理手法,與龍族完全不同,應該是文星龍爵所在的人族特有的手段。整片燭龍山脈,就他一個人族,他找誰幫忙?明顯是他有特別的寶物,能夠快速修理機關!」

    敖霧峰這才眯著眼細看,發現的確都是人族工家的手段。

    「方運,你使詐!」敖霧峰再也忍不住,吐出漫天血霧。

    方運向敖震一拱手,道:「請陛下聖裁。」

    敖震點點頭,道:「敖霧峰誣告文星龍爵,以下犯上,擾亂軍心,其罪當誅,但龍城正是用人之際。來啊,把敖霧峰拖到龍獄分殿,將其關押,由龍獄定奪。」

    眾人都愣了,不殺敖霧峰聽著是寬宏大量,可送交龍獄,那可比殺了它更殘酷。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