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陛下,不要啊!小龍知錯了,小龍知錯了,還請陛下手下留情,饒了小龍。小龍畢竟是四海龍族出身,祖上是立過大功……」敖霧峰哭著求饒。

    門外的水族快步進入,要帶走敖霧峰。

    就見那一直不說話的敖原道:「陛下,現在正是用人之際,這敖霧峰雖然有錯在先,但畢竟是龍族。我看,不如罰他將功補過,在燭龍城在外戰鬥,要他每天完成一定的軍功,若是完不成,抽一百重鞭。」

    敖震居高臨下,斜眼看著敖原,道:「他誣陷方運的時候,你怎麼不出來放屁?」

    敖原愣了一下,默默地低下頭。

    很快,哭嚎的敖霧峰被拖走。

    「文星龍爵留下,你們下去吧。」敖震每說一句話,周圍的空氣都在震蕩,聲音異常宏大。

    其餘水族陸續下去,外面那個叫章源的章魚皇者大聲喊道:「看到沒有,我當時就覺得文星龍爵是冤枉的,果然,敖震陛下明察秋毫,識破宵小奸計!你們放心吧,文星龍爵不久之後,必然在軍功榜與誅皇榜上有名。」

    方運白了章源一眼,在殿中站著。

    不多時,所有水族都走光,大殿中之留下方運與敖震兩人。

    「你的虛樓珠都看完了?」敖震問。

    方運愣了一下,恭敬地回答道:「城中凡是記錄所用虛樓珠,盡皆看完。」

    「那麼,你對龍城這些年的變化,已經全然了解?」敖震問。

    「不敢說全部了解,但應當知道了七七八八。」方運道。

    「有關敖旁的歷史,調查到哪一步了?」敖震問。

    方運心中疑惑,卻不動聲色回答道:「只是從鯊卓王那裡得到石刻,僅僅閱讀完而已,有關他的資料太過稀少,目前沒有任何成果。」

    敖震點點頭,道:「當年龍城與古妖都毀了有關他的記錄,現在再找有些麻煩。不過,敖旁出身高貴,經歷奇特,值得尋古細究。你若能補全他的歷史,我便上報龍庭,讓你在奇才榜上更進一步。」

    「多謝陛下。」

    方運嘴上恭敬,心裡卻懷疑,敖震提到無關緊要的敖震,似乎像是提醒自己,他對自己的一切了如指掌,讓自己別耍什麼花招。但是,又不像全都如此,或許有別的原因。

    沒等方運想通,敖震和顏悅色道:「還適應龍城的生活嗎?」

    方運愣住了,抬頭望著前方巨大的青色巨龍,對方的眼睛比一棟屋子大,他盤在大殿深處,充滿聖者威儀,偏偏卻像是在聊家常。

    「住得慣。」方運本能地回答。

    哪知敖震笑了笑,道:「我們都很喜歡你。」

    方運瞪大眼睛看著敖震,滿腦子都是問號,不明白敖震為什麼突然說這麼曖昧的話,幸好是「我們」,如果去掉「們」,那就有點不太妙。

    敖震看到方運的樣子似是更開心,道:「你在外界的一切,我們陸續知曉。至少本聖對你的經歷很有興趣。」

    方運神色一變,腦海中浮現無數念頭,最後想到一個最不可能的可能。

    敖震微笑道:「你們人族能做的事,我們龍族當然也能。」

    方運沒有回應,繼續沉默。

    敖震自顧自地道:「每過一段時間,龍城就會接收外界的消息,聖元大陸,則由東海龍宮負責傳遞。」

    「這樣啊。」方運恍然大悟。

    方運心念一動,又道:「當年兩界山大戰,你們龍城也出力了?」

    「果然瞞不住你。」敖震點頭微笑。

    「這麼說來,龍城是故意要化為龍魂世界?」方運問。

    敖震眼中卻閃過一抹異色,道:「談不上故意,不得已而為之罷了。」

    「至少目前看來,結果不錯。」方運隱約猜到一些事。

    敖震點了一下頭,道:「不錯,只能說基本成功。」

    方運小心翼翼問:「燭龍城的虛樓珠所記載之事,我都看了遍,不過為什麼缺失了許多地方。比如,浩劫之戰的許多戰鬥虛樓珠中都沒有記錄,似乎是有人故意抹除。」

    敖震神色冷淡,道:「有些事,不宜外泄。你若想知道,等你能進入龍庭之後可查閱詳細記錄。」

    「好吧。」方運道。

    「聽說你在葬聖谷進入過一處葯園?」敖震問。

    方運心中警惕,嘴上卻坦然道:「的確,誤入一處葯園。」

    「傳言說與牧星客有關?」

    方運沉默數息,道:「你們龍城的情報系統這麼強大,當年為什麼節節敗退?」

    敖震沒好氣地瞪了方運一眼,道:「我們龍族與牧星客雖有過爭鬥,但早就重修舊好,一起對付過星神,不會因此為難你。我們只是需要一些神葯。」

    方運道:「你們是看中我手裡的含火草和龍氣花吧。」

    「還有骨芹和聖體果,以及……鎮罪殿之物。」

    方運面色卻有些不好看,道:「為什麼你之前沒說?」

    「不太好意思。」敖震一本正經回答。

    「現在你就好意思了?」方運問。

    敖震道:「當然,我幫你解決了一個大麻煩。」

    「我本來就不是龍族姦細。」

    「但你的的確確擁有負岳傳承,深得古妖信任。你在殿中說過的話若是傳到眾星之巔,那幫古妖一定會很傷心。」敖震回應道。

    「別說廢話,要我的東西可以,拿軍功或寶物換。」方運道。

    「成交。」

    方運沒想到敖震的回答如此乾淨利落。

    「畢竟你是我族文星龍爵,我們不會用別的手段。」敖震道。

    方運道:「我當時不需要龍氣花和含火草,獲取不多,骨芹倒是不少。至於鎮罪殿的東西,我沒敢多取,畢竟裡面有噬龍藤在守護。」

    敖震兩眼放光,道:「你能不能將那鎮罪殿移到龍城?」

    「你們是想要噬龍藤,還是想要那口鎮邪井。」

    敖震眼神一變,過了好一會兒,才緩緩道:「算了,還是留在你那裡吧。當年龍城的葯園,是古妖的主要進攻目標,大多數神葯被毀。你手裡的加上敖雨薇送來的含火草和龍氣花,足夠讓龍城在短時間內培育出足夠的神葯。」

    「你早就見過敖雨薇與敖煌?」方運盯著敖震。

    敖震笑道:「怎麼,你很不滿沒告訴你?他們兩個與眾不同,豈會和你們一樣留在外城。只在外城逗留數天後,便被接到內城之中居住,重點培養。」

    「那敖原也很強大,似乎也是真龍,還有其他皇者,為何沒有接入其中?」方運問。

    「他們運氣不好,沒有越過龍門。」敖震頗有深意地盯著方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