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片黃土波高一丈多,光禿禿的,連一根雜草都沒有,看上去像是荒廢的地方。

    但是,這黃土坡本身,就是一味神葯。

    「沒想到,這次打開的竟然是這等神葯。」

    所有的神葯,一旦吃多,效用會越來越低,也就是所謂的抗藥性。

    哪怕是生身果這種只能恢復身體的神葯,吃的過多,重傷吃下后恢復的速度也會逐漸變慢。

    這種名為「古鄉土」的神葯有一種神效,那便是能抵消抗藥性。

    這種東西,對半聖之下來說用處不大,因為都吃不了太多神葯,可對眾聖的作用極大,因為眾聖把各種神葯等水果吃的,身體再強大,也能產生抗藥性。

    有了古鄉土以後,無論吃什麼神葯同時放入一點古鄉土,就能抵消一定程度的抗藥性,讓藥效威力大增。

    方運現在很需要古鄉土,畢竟自己之前吃了太多聖體果,已經有了一定的抗藥性,以至於現在他把生身果之類的普通神葯,乾脆當補充體力恢復力量的尋常藥物。

    方運拿出天地貝,收走一半的古鄉土。

    方運面帶微笑走出葯園,這古鄉土在龍族時期就已經絕跡,因為根本沒人會種植,一旦出現就會遭到破壞性開採。如果不出意外,這片葯園應該是萬界唯一能種植古鄉土的地方。

    走到九龍壁前,方運看了看時間,發現已經過了兩個多月,使用挪移之門回返。

    回去的過程和之前一樣,自己好似進入一片水中,也不知過了多久,重新回到一號倉庫。

    一號倉庫內沒有變化。

    方運點點頭,向門口走去,沒走幾步,就聽敖薄在外面急切地喊:「方虛聖,您醒了?我聽到您的腳步聲了,快點開門,出大事了!」

    「什麼事?」方運立刻腳踏平步青雲衝到門口,開門走出。

    敖薄又怒又急,道:「雨薇公主托龍庭帶給您的寶物,被敖原奪走了。」

    「什麼寶物?」方運倒沒怎麼在意。

    「我也不知道,後勤營的官員偷偷告訴我,那是人族半聖王驚龍托她帶給您的。她剛進龍城的時候沒法送給您,在一個月前才送到……」

    「我知道是什麼了。」方運厚重的聲音在庫房門口回蕩。

    敖薄驚訝地看到,方運的額頭青筋暴露,死死咬著牙,顯現前所未有的憤怒與殺意。

    敖薄身為東海龍宮大龍王,久居聖元大陸,對方運的事迹了如指掌,可從來沒聽說方運憤怒至此。

    敖薄感覺自己面前是一座醞釀萬年隨時會噴發的火山。

    「那件重寶很特殊?」敖薄試探著問。

    方運深吸一口氣,強壓心中的憤怒,緩緩道:「何止重要,哪怕給我一件祖寶都不會換!敖原在哪裡?敖震難道就這麼看著不管嗎?」

    敖薄忙解釋道:「您閉關修鍊長久未出,我就去敖震陛下那裡稟報,別讓我被龍城驅逐,敖震陛下准許我留下。就在一個月前,北極天城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敖震陛下不得不前往那裡。陛下沒走幾天,後勤營就收到雨薇公主送您的寶物。後勤營還沒等送到這裡,就被敖原的人聽到,敖原竟然帶人奪走,說是敖震陛下不在,避免出意外,他先保管。」

    「放屁!他在哪裡?」方運怒道,他太清楚那件東西的重要性,那可是他這些年謀划已久的關鍵之物。

    敖薄苦著臉道:「半個月前,就離開燭龍城,似乎是去尋訪一處遺址,具體去了哪裡,我根本不清楚。」

    「現在敖震陛下還沒回來?」

    「沒回來。」

    「雨薇有沒有什麼對我說的?」

    「估計就算有書信或神念留音,也和那寶物在一起。」敖薄道。

    方運眼中殺機一閃,道:「走,我現在就打聽敖原的去向,奪回我的寶物。」

    「可是,他是敖震陛下的後裔,您若前去搶奪,萬一起了爭執,殺了他……」敖薄擔心道。

    「別說他是敖震的後裔,就算是敖震的老子,搶我重寶,也得死!」方運坐上武侯車,黑著臉向前飛行,敖薄急忙跟上。

    那件寶物太過重要,也太過強大,方運成為大儒后也不便攜帶,所以一直放在聖院,本來準備成文宗之後再取回,結果被捲入龍城,所以分身前往聖院找王驚龍,托他幫忙帶到龍城。

    方運猜測,看來王驚龍知道很晚才能進入龍城,所以將重寶託付給敖雨薇,沒想到,龍城太大,耽誤了時間,最後竟然被敖原遇到。

    一路上遇到的水族都向方運行禮,再也沒了以前的疏遠和輕視,但還有一些水族在行禮后,暗暗發笑。

    「敖原奪我寶物的事情已經傳遍了?」

    敖薄無奈道:「何止傳遍了,連新來的那些妖蠻都知道了,一直在嘲笑您。其中不少是皇者,我也不敢呵斥,真是憋悶。」

    「妖蠻也開始大舉進入了?」方運問。

    「對,這些天,各族紛紛進入龍城。有人說,數量超過百萬之眾,而且還在不斷增多。據說,已經有一批人族進入龍城,我打聽過,不知道是什麼人,或許是您在聖元大陸的熟人。」

    「人族的大儒你應該都聽說過,龍影四榜上沒有他們的人名嗎?」

    敖薄道:「說來也真怪,除了您和雷空鶴,龍影四榜再無其他人族大儒。」

    方運點點頭,想到一個可能,面色又黑了一分。

    方運快速在燭龍城飛行,似乎早找什麼,敖薄也不敢多問,一直跟著。

    不多時,方運突然停下。

    方運看到那頭章魚皇者章源。

    那章源看到方運,第一個反應竟然是轉身就跑,但方運沒有喝止,而是暗中傳音。

    「不想死的話,就跟著我!」

    方運冷冷地傳音完,開始慢速向城外飛行,最後進入一處隱秘的湖底。

    敖薄還是一直跟著,多次想詢問原因,但最終還是閉上嘴,靜靜等待。

    不一會兒,水上出現一個黑影,迅速下潛,到了近處,敖薄才看清那是章源。

    章源苦著臉道:「文星龍爵陛下,您知道,我是看好您的。可是,您跟敖原之爭,別牽連我啊,我什麼都不知道。您要是逼迫在下,在下只能去相鄰的戰區了。」

    「以我現在的地位,你去哪兒都一樣!」方運盯著方運,面色陰沉狠厲。

    章源膽戰心驚地看著方運,最後嘆了口氣,道:「行,你說吧,您找在下做什麼。」

    「你很清楚!」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