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眾人點點頭,繼續前行。

    方運發現,鰻霆皇那麼老成的人,在提到之前的地方和之前的隊友的時候,情緒總會有明顯的波動,可見之前的事對他們影響很大。

    有既定的路線,隊伍持續前進,沒有受到任何阻礙。

    一路上,只要遇到特別的地方或者異變,鰻霆皇都會耐心地給三個新隊員講解。

    方運與雲根王明明是兩個五境,卻表現得很淡定,可象異皇一驚一乍,經常後悔。

    足足過了三天的時間,經歷了一次帝土的黑夜,隊伍開始減速。

    「馬上就到了。」鰻霆皇的語氣中充滿了惆悵。

    方運看向前方。

    前方依舊是高低起伏的丘陵,但其中有一處山谷,通過山谷,可以看到裡面有一處荒涼的村落。

    很快,七人進入山谷,靠近村落。

    方運環視整座村落。

    村落佔地約方圓十餘里,是一個不小的村子。

    這裡的建築風格,與人族原始社會時期很相似,但有巨大的不同,方方面面好像擴大了數倍。

    人族古代的茅屋基本只有七八尺高,而這裡的茅屋最矮的也有兩丈高。

    除了茅屋,還有幾座土屋,每一座土屋的高度都在四丈之上。

    村落中心有一座很大的土屋,可惜房頂已經消失不見,只留下殘垣斷壁,最高處的斷牆也高達五丈。

    方運意識到,自己之前在攤位上看到的寶物,應該出自這裡,因為自己推測的那些寶物的製造者的身高,和這些建築的使用者的身高應該一致。

    「這裡,便是我們發現的小村。不錯,我們之前的寶物大多是從這座村落中獲得。我們足足用了三天的時間,把這裡翻了個遍,甚至不惜毀壞這麼重要的地方。老夫希望,下一次可以不用毀壞村落,便能獲得寶物。」鰻霆皇的語氣中充滿了遺憾。

    象異皇道:「您帶我們來這裡,是有什麼目的嗎?」

    鰻霆皇嘆了口氣,道:「其實也沒有什麼特別重要的目的,一是來這裡祭奠一下舊友,二是把這裡當作臨時的駐地休息幾個時辰,最後希望甲老利用尋古學從中獲得更有價值的東西。」

    方運苦笑道:「我只是尋古師,又不是聖祖,如何能在一片廢墟上尋覓時光?」

    「抱歉,若是早知道能遇到您,我們絕不會破壞這處寶貴的帝土村莊。」鰻霆皇有些羞愧。

    敖焚則盯著方運道:「我們要麼稱祖神、要麼稱祖帝,要麼稱龍帝,而在更早的時期,統稱聖祖或祖聖。看來,甲老的來歷不同尋常。」

    岩紋皇瞥了一眼方運腳下的沙之舟,道:「來歷不是一般不凡。」

    方運道:「這些細枝末節不用在意。既然到了這裡,你們也應該講講之前發生了什麼事。或者說,最後發生了什麼事。」

    鰻霆皇、敖焚、水枯皇與岩紋皇四者的神色都有明顯的變化。

    「怪我,是我犯下大錯。」敖焚那龐大的身軀懸在空中,頭顱卻不再像往常那樣高高揚起,而是微微垂首。

    「對!」水枯皇這是這麼多天來第一次贊同敖焚。

    這也是這麼多天以來,敖焚第一次沒有反駁水枯皇。

    鰻霆皇卻露出羞愧之色,道:「這件事,其實是我的錯。」

    「你,隊長,選擇,無錯。敖焚,錯。」水枯皇說出這麼多天最長的一句話。

    岩紋皇道:「我來說吧。我們發現一處兇險之處。鰻霆皇在做出分析之後,認為風險和收穫並存,希望大家發表意見。有幾個隊友反對,因為我們這支隊伍並不喜歡拚命,既然已經有所收穫,便沒有必要冒那麼大的險。但是,敖焚力主探索。為此,還和反對的……鯨旭皇爭吵起來,差點大打出手。」

    「好在我們出面阻止,沒有讓兩人動手。後來,敖焚說,讓隊伍七人投票決定,如果票決的結果是離開,那麼他會馬上退出隊伍,獨自在帝土探索。」

    「我們紛紛表態,我、水枯皇和死去的鯨旭皇反對進入那裡,而敖焚和其餘兩個隊友支持進入。顯然,最後應該由鰻霆皇做出選擇,可敖焚為了勝過鯨旭皇,竟然耍心機,暗中傳音苦苦哀求鰻霆皇。最終,為了避免隊伍在中途解散,鰻霆皇選擇了進入兇險之地。」

    說到這裡,岩紋皇看了敖焚一眼,敖焚更加羞愧,龍頭更低。

    「鯨旭皇很不高興,但是,他沒有像敖焚那樣極端宣布離開,而是服從隊伍的選擇,一起進入兇險之地……」

    岩紋皇停在這裡,似乎在組織詞語。

    敖焚長長嘆了一口氣,道:「還是我來說吧。我們闖進裡面,歷盡千難萬險,最終發現一處神光衝天的寶藏,可是,那裡的危險遠超想象。在進入寶藏的過程中,我們遇到危險,那兩位隊友先後遇難,我也因為走在前面,突然遭到恐怖的毀滅颶風攻擊。哪怕我耗費半聖寶物,也無濟於事。眼看我也要被毀滅颶風捲入攪碎,鯨旭皇本能地消耗壽命救我。我最後剩半個龍頭活著出來,而鯨旭皇卻被毀滅颶風捲走絞殺。是我害了鯨旭皇,是我害了另外兩名隊友。」

    村莊里靜悄悄的。

    方運這才明白,為什麼水枯皇一直在用語言攻擊敖焚,為什麼敖焚如此暴躁的脾氣卻始終沒有跟水枯皇真正撕破臉皮,或許,敖焚是希望水枯皇一直罵他,那樣可以讓他贖罪。

    岩紋皇補充道:「鯨旭皇、水枯皇和我一樣,並沒有因為進入兇險之地而生氣,因為那是隊伍的選擇,身為其中一員,既然選擇了,就硬著頭皮走下去。甚至於,哪怕鯨旭皇為救敖焚而死,水枯皇也不會生氣,但是,敖焚利用不光彩的手段影響鰻霆皇,最終導致三個隊友死亡,這是水枯皇無法容忍的。」

    鰻霆皇深吸一口氣,又長長一嘆,道:「事已至此,我也不想反覆自責,也不想說敖焚如何。但是,我們在最後,決定再去兇險之地試一次。如果能進入寶藏,便把其中最重要的寶物換成鯨族能用的寶物,贈送給鯨旭皇的後裔。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心安。」

    眾人沉默著。

    方運也才明白,水枯皇之所以罵敖焚,不是因為生氣,而是因為自責,自責之前沒有罵醒敖焚。

    不然,他們不會想要再進去一次。

    「你們,願意進去冒險嗎?」敖焚抬起頭,望著三個新隊員。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