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願意!」

    象異皇大聲開口。

    但是,沒有人看它,完全當它不存在。

    象異皇急了,道:「我也是皇者!我反對了,你們怎麼沒一點反應?我堂堂象族皇者,就這麼沒有地位嗎!」

    「嗯。」眾人輕輕點頭,算是回應。

    「你們不能這樣!你們要是再這麼輕視我,我馬上離開帝土。」象異皇又氣又急。

    所有隊員一起面無表情地看著象異皇。

    象異皇愣了一下,臉上浮現尷尬之色,但為了掩飾,故作深思,許久之後緩緩道:「我先聽聽你們的意見吧,畢竟,我們是同生共死的好隊友。」

    眾人繼續盯著它。

    「我不走,我不走還不行嗎?我哪兒敢啊!」象異皇一副有氣無力的模樣。

    雲根王輕咳一聲,吸引眾人的注意力,道:「無論你們感情多麼好,都不應該失去冷靜。我今天就做這個惡人,我要問最重要的一點,你們上次有幾成的把握?這次又有幾成的把握?我可以容忍自己死在帝土,死在墜星海,死在龍城,但我無法容忍自尋死路。」

    「對對對對對對對……」象異皇的嘴就跟諸葛連弩一樣叭叭個不停。

    鰻霆皇點了點頭,道:「我知道你們三個新隊員會有這樣的疑慮,這也是為什麼我一路上詳細向你們解釋一切的原因。我所說明的,都是我們之前所知所得,至少,你們三個現在知道的一切,遠遠超過之前的我們。我可以明確告訴你們,在我們失敗后,離開了墜星海,像四條連鱗片都掉光的魚從污水溝里倉皇逃竄出來。那時候的我們,沒有絲毫想要回返的意思。帝土,在我們心裡猶如逃奴心裡的囚籠,無論多麼憎惡,都只會遠遠逃離,越遠越好,因為那裡站著拿著鞭子的奴隸主。」

    鰻霆皇稍稍停頓,掃視三個新隊員,繼續道:「但是,當從噩夢中醒來,我們不僅感到羞愧,也感到不甘心。因為,我們離寶藏只有半步的距離。所以,我們四個經過周密的推演,最終確定,如果能找到幾個實力相近的隊友,憑藉之前的教訓,我們可以成功獲得寶藏,安然回返。所以,我們心中升起希望,要回到那裡,要洗刷恥辱。」

    雲根王與方運都沒有說話,象異皇是不知道想說什麼。

    鰻霆皇道:「上一次,我們當時以為成功的可能性是五成,但後來發現,只有三成。而這一次,我們有七成的勝算。如果……你們三個的實力超出我們的想象,我們的勝算會更高。這一次和上一次不同,我們哪怕失敗,也有九成的把握逃出。因為,我們四個準備了一個月。」

    雲根王輕輕點頭,道:「七成的勝算,我看可以。」

    象異皇輕輕甩動大鼻子,道:「我再想想。」

    鰻霆皇看向方運,那三個老隊員也跟著看向方運,最後,隊伍的所有人都看向方運。

    方運思索良久,道:「我想問一個關鍵問題。」

    敖焚臉上閃過一絲不悅,水枯皇與岩紋皇面無表情。

    鰻霆皇和善地道:「問吧。」

    「他們三個在戰死前,有沒有退出隊伍?」

    「當然沒有。」鰻霆皇回答道。

    「那麼,我們是隊友!」方運面帶微笑,語氣堅定有力。

    敖焚看著方運,雙眼泛著淚花,咬著牙強忍流淚的衝動,道:「甲老,以後你就是我敖焚最好的朋友!諸天萬界,誰也不能傷你!」

    水枯皇的水母觸鬚輕輕顫抖。

    鰻霆皇深深吸了一口氣。

    雲根王嘆了口氣,道:「看來,我反對也沒用了。」

    象異皇用鼻子擦掉流出的淚水,道:「甲老說的太好了,對,他們死前沒有離隊,那就是我們的隊友!我膽子是小,但也不能拋下隊友!」

    「那麼,我們休息之後,便向神光洞進發!」鰻霆皇的聲音斬釘截鐵。

    「你們盡量留在原地別動,我去查探一下。」

    方運說著,腳踏沙之舟,徐徐前行,沙之舟離地一尺,不碰任何東西。

    方運先是圍著村莊轉了一圈,有了大概的了解,然後開始觀察村莊的每一處建築,最後來到村莊中心的破屋前,這座破屋最大。

    其餘人卻沒聽方運的,都飛到近處,看方運到底要做什麼。

    方運問:「鰻頭兒,你們在這座房屋中都發現了什麼,都交給我看看。」

    鰻霆皇立刻拿出一隻吞海貝,拋向方運,道:「裡面的東西都是從這個村莊所得,分成了兩部分,有金屬邊角的那部分的東西都是源自這座大屋子。最大的房屋原本有腐朽的屋頂,被敖焚不小心弄破了。」

    「我看得出來。」方運淡然道。

    敖焚抬頭望天。

    方運接過吞海貝,仔細檢查吞海貝中的寶物,隨後進入破屋之中。

    這裡是真正的家徒四壁,連屋頂都沒有,甚至連牆壁都殘破不堪。

    裡面的擺設非常簡單,房屋的大部分地方空空如也,只有最裡面有一座粗糙的藍黑色石台,邊角圓潤,大概一人多高,有八人餐桌那麼大。

    方運問:「你們來的時候,石台上有東西嗎?」

    「什麼都沒有。我們的東西,都是在屋裡的地上撿來的。」

    方運走上前,伸手碰觸石台,發現這石頭的材質很普通,但是不知被什麼力量浸潤,給人以奇怪的感覺,像是一塊美玉。

    敖焚道:「你別看了,那石頭應該是他們族中承載祭祀品的方台,十分奇特,我們都拿不走。」

    鰻霆皇道:「這石台,應該是被聖位力量加持。不過,萬界各種寶地帶不走的寶物太多了,很尋常。」

    岩紋皇道:「我是岩族,最了解石頭,這石頭原本很普通,但經受聖道力量洗禮,才變成這樣。這石頭沒有任何特別之處,就像是眾聖居住的地方一樣,時間長了,會變得不一樣,僅此而已。這石頭,應該已經與整座村莊相連,帶不走的。」

    方運沒有說話,只是仔細觀察藍黑色石台。

    不一會兒,方運拿出之前從地攤中選的玉器。

    鰻霆皇愣了一下,道:「這塊玉器,也是從這座破屋中發現的。」

    方運手中的玉器有巴掌大,並不精美,玉器的形象也比較抽象,整體是圓形,內部有鏤空。

    玉器分上下兩部分,下方像是群山,中間是鏤空,上面則像是天空。

    這塊玉表面白皙如羊脂,但內部卻有如同毛細血管一樣的紅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