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踏著沙之舟進入濃霧之中,臉上浮現疑惑之色。

    因為鰻霆皇說這濃霧十分詭異,會出現很奇怪的事物,讓人心驚肉跳,但是一路行來非常順利。

    除了霧氣厚重一些,看不到其他人的人影,一切都和普通大霧沒有什麼區別。

    方運低下頭,只見沙之舟下面沒有地面,完全由霧氣組成。

    「難道這霧崖暫時失去作用了?」

    不多時,前方霧氣變淡,方運穿過霧氣,來到有地面的地方。

    鰻霆皇與敖焚笑看方運與雲根王。

    「怎麼樣?」

    雲根王心有餘悸道:「我們雲族進入霧氣,本來會感到親近,誰知道這一路真是兇險,幸虧鰻頭兒提前提醒。不過,只要能得到寶藏一切都值。」

    鰻霆皇與敖焚看向方運。

    方運猶豫道:「還行,沒什麼特別之處。」

    「好,有定力。」鰻霆皇與敖焚都露出讚賞之色。

    就在這時,霧氣深處傳來凄慘的叫聲,光是聽聲音,都能聯想到幾十頭豬在屠刀下亂蹬腿的場面。

    隨後,地面震動,就見象異皇用大耳朵捂著眼睛,瘋了似的向外沖。

    象異皇來勢太快,不要說方運,就連敖焚這條真龍都攔不住,四人只得側身讓開。

    擦身而過的時候,方運想伸手拍象異皇的後背,結果象異皇跑得太快,方運的手落在他屁股上。

    「啊……不要臉的鬼怪,連我的屁股都不放過,我跟你們拼了……」

    象異皇依舊用耳朵捂著眼睛,徑直向前沖,絲毫沒有發現四個隊友滿臉古怪。

    「要不要告訴他……」雲根王說到一半就閉嘴,因為無論是早走出來的三個還是最後出來的水枯皇和岩紋皇,都笑吟吟地看著象異皇的背影。

    象異皇的前方,是一面山壁。

    轟!

    象異皇結結實實撞在山壁之上,那山壁異常堅固,竟然只是輕輕一震,可象異皇被撞得暈暈乎乎,口眼歪斜,趴在地上一時起不來。

    方運無奈搖搖頭,飛過去,伸腳踢了踢象異皇的肚子,讓它起來。

    「啊……」

    象異皇再度發出殺豬般的慘叫,四蹄亂蹬,就像是被堵在牆角的小狗兒一樣,拚命向石壁上靠。

    「我的肚子!完了完了,我的肚子沒了……我不想死……」

    方運舌綻春雷道:「閉嘴!你已經通過霧崖了!」

    「鬼怪,我不會相信你們的!我一定會走出霧崖,你們說什麼都沒用!」

    眾人無奈地看著象異皇,哪裡有半分象族皇者的氣派,簡直就是巨型蠢豬。

    「我來吧。」敖焚一張口,噴吐火焰,瞬間包圍象異皇。

    「啊……完了完了!我死了我死了……」象異皇開始在火焰里亂蹦亂跳,很快,他的耳朵沒能捂住眼睛,讓他看到六個隊友正站在旁邊。

    個個犯愁。

    「竟然是真的?我真的出來了?」象異皇這才跳出火焰,疑神疑鬼地看著六個隊友。

    方運問:「霧崖有那麼可怕嗎?」

    象異皇帶著哭腔道:「你們不知道啊!我剛進去,就感覺有條蛇盤在我脖子上,你們要知道,我們大象的脖子是很粗的,那得是條多大的蛇啊!它纏就纏了,還嘶嘶地吐著蛇信子,還跟我耳邊說,快回頭,快停下。簡直嚇死我了!」

    「就這個?」方運問。

    「還有!我感到左面和右面各有一個人舉著扇子,給我扇風,那冷風,順著我的象皮鑽進身體,直接進入骨頭縫兒里,我差點被凍僵!還有還有,我還感覺有一隻手在拽我的尾巴,你們想想,濃霧之中,什麼也看不到,有人冷不丁拽你一下尾巴,你瘋不瘋?我能怎麼辦?只能蒙著臉往外沖了。」

    方運點點頭,正要說話,象異皇怒道:「這些,我都能忍。誰想到,竟然有鬼怪摸我屁股!真是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鬼怪!奇恥大辱啊!等本皇封聖,必然駕臨霧崖,踏死萬千鬼怪,一雪前恥,讓他們知道摸我屁股的代價!」

    鰻霆皇、敖焚和雲根王沒憋住,低頭直笑,水枯皇和岩紋皇沒明白怎麼回事。

    方運黑著臉道:「剛才我想提醒你,要拍你後背,結果你跑得太快,手落在你屁股上,不是鬼怪摸你屁股。」

    象異皇狐疑地看了一眼方運,扭頭看了看自己屁股,然後盯著方運的看了一會兒,一邊回憶一邊道:「現在想想,那種感覺,似乎真像是一隻小手……」

    沙之舟快速繞到象異皇身後,方運抬腳對追象異皇的屁股狠狠踢出,罵道:「滾一邊去!」

    象異皇頓時尷尬地側移幾步。

    「現在不怕了?」鰻霆皇沒好氣地道。

    「不怕了。」象異皇笑呵呵看了看濃霧,縮了縮脖子。

    鰻霆皇道:「過了霧崖,再走過九盤山道,就會看到神光洞,那裡是一處幽微界,易進不易出,定要小心。走!」

    鰻霆皇帶隊,七人繼續前行,穿過峽谷,眼前變得開闊,前方群山聳立。

    這裡的山峰,和外界的圓頂山峰不一樣,外形很尋常,怪石嶙峋,陡峻崔嵬,只是沒有絲毫植物。

    眾人的正前方,便有一座雄偉的高山,感覺與其他山峰皆有不同。

    山峰四周有一層有一層的盤山階梯,盤山階梯格外寬闊,每一階階梯竟然有四五十丈長,一丈高。

    從下面只能看到第七圈盤山路,更高的盤山路被濃霧遮擋。

    「好了。記住,這盤山路上,不能飛行,只能行走跳躍,而且要踩中每一階階梯,如果少踩一階,那麼,接下來你就可能踏空,然後掉落無盡深淵,和從霧崖掉下去一樣,永無生還可能。所以,不願意跳的,那就把身形擴大或縮小到合適大小,一步正好踏上一階最好。另外,這盤山路很長很長,當你們認定無法攀登的時候,就真的會永遠留在上面,一定要記住,不要絕望。」鰻霆皇道。

    象異皇道:「水枯皇不怕,它是水母,腿腳多,不過雲根王和鰻頭兒怎麼辦?甲老這個小不點怎麼辦?」

    眾人沉默半晌,方運道:「等出了墜星海,我揍他一頓,你們不會反對吧?」

    「帶我。」水枯皇吐出兩個字。

    六個人惺惺相惜,僅僅用眼神就達成一致。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