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長眠於九幽的行屍,沉寂於黃泉的皇者,以吾之名,輪迴不朽,萬世永生!」

    咒語誦完,方運身後出現一道漆黑的大門,接著,兩頭古屍皇者率領三十餘頭古屍大妖王飛了出來。

    「加速!」

    方運看也不看身後,催促隊友。

    隊伍離神光洞越來越近,還差幾息就要進入洞口,他們突然感到身後有莫大的威能在積蓄。

    眾人回頭看去,就見方運召喚出的古屍,竟然在快速膨脹,而那三支隊伍中的人則面露驚恐之色,轉身逃跑。

    轟!轟!轟……

    所有古屍盡數爆開,暴虐的力量席捲風雷峽。

    和之前的局部破壞不同,風雷峽谷突然被炸斷!

    整座風雷峽彷彿暴怒的巨人,氣息暴漲百倍,毀滅風暴與天威青雷突然不可遏止地增多增強。

    整座峽谷,迅速合攏!

    岩紋皇喚出的牆壁炸裂,水枯皇外放的兩條河流崩潰。

    眼看風雷峽就要收縮閉合,巨鯨衝車突然解體,只留有最核心的部分,帶著隊伍七人,沖入神光洞中。

    風雷峽中,天地合一,乾坤混沌。

    在踏進神光洞之後,一道恐怖的聖威突然降臨。

    所有人都看到,前方好像有一尊萬丈巨人盤坐。

    巨人背對著所有人,後背之上竟然生長無數植物,好像是一座巨山。

    晚霞齊肩,白雲繞頸。

    沒有日月,好似日月都被他遮擋。

    突然,巨人後背大片的植物掉落。

    巨人緩緩轉頭,天隨之動,地隨之轉。

    那巨人明明轉過來,但所有人都看不清他的面容,只感覺那巨人額頭有一隻巨眼,掃視自己所在。

    那目光宛如大日破雲,光照一界,無物可避。

    視線所及,萬物崩滅。

    這一刻,巨人彷彿消失。

    眾人看不到巨人。

    只看到末日。

    就在這個時候,一直沒有動的雲根王突然膨脹,形成大片雲朵包裹所有隊員,隨後,身體迅速透明。

    它包裹的所有人,身體也變得透明。

    與此同時,敖焚、方運和水枯皇的身上,都爆發出不相同的氣息,好似暴雨之中,烏雲開裂,天光漫灑。

    剎那之後,一切消散。

    眾人只覺腳下一空,開始跌落。

    眾人各顯神通,在落地前止住跌勢,卻發現雲根王縮小成臉盆大的雲團,飄飄蕩蕩,再無聲息。

    所有人露出震驚之色,急忙前去查看,過了好一會兒,才鬆了口氣。

    鰻霆皇道:「雲根王只是脫力,昏睡過去,沒什麼大礙。」

    「這小子很厲害啊,剛才那巨人,差點把我嚇成豬。」象異皇劫後餘生,心有餘悸。

    鰻霆皇冷聲道:「不得用具體的詞語描述那種存在!」

    「我錯了,我改!」象異皇急忙保證。

    「那……那個不知名的,到底是誰?」敖焚壓低聲音詢問。

    鰻霆皇搖搖頭,道:「還是不要談的好。我們能活下來,那未知存在已經手下留情。我命令,除非離開墜星海,否則不得談論剛才所見。」

    「是。」眾人只好答應。

    這時候,眾人緩緩著地。

    方運掃視四周。

    天空沒有星辰,沒有日月,整片天幕是昏黃色的光芒,如同白晝與黑夜之間的黃昏時刻。

    眾人所在之處,像是一座城市,到處都是巨石建築。

    這裡好像看不到絲毫的植物或木材,甚至也沒有泥土和灰塵,視線所及之處,除了天空,便是岩石建築。

    地面是岩石鋪路,所有的建築也都是岩石建造,有傾斜的石柱,有塌了一半的石屋,有倒扣的石梯,有滑落在地的屋頂,斷裂的牆壁,如同建築廢墟的掩埋點。

    這裡的所有建築風格都非常簡潔,表面沒有後天加工的花紋或裝飾,都是自然的岩石紋路。

    「好壓抑。」象異皇說出第一個感覺。

    「是啊,幸好石頭都是有顏色有花紋的,如果這裡的石頭都是一個顏色,整個世界太恐怖了。」

    鰻霆皇道:「我們先不要動。甲老,你能認出這些建築的歸屬嗎?」

    方運搖搖頭,道:「我從未見過這種建築風格。你們仔細看有些建築,明顯是岩石內部出了問題,原本就碎裂或者被腐蝕,可依舊被用來建造房屋,這實在太奇怪了。而且,這裡所有的建築不僅沒有任何裝飾,也不存在觀賞性建築,至今也沒看到一座雕塑。」

    「一個很務實的族群,我從中看到不一樣的美。」岩紋皇讚歎道。

    其餘五人斜眼看著岩紋皇。

    方運道:「我之前解讀那塊石刻殘缺,裡面沒有末日殿詳細的記載,所以,我們只能自己尋找黃昏虛日的所在。我們把這裡大多數建築的大門所朝的方向定為南方,這樣,就能確定東西南北。以我們所佔的位置看,更南方的建築,是陸續變小的,而更北方的建築,存在一些稍大的建築。如果這個族群的喜好習慣與大多數族群相同,那麼越大的建築,相對越重要。所以,黃昏虛日的碎片,應該在更往北的地方,當然,不是正北,可能偏西可能偏東,我們之後可以進行校正。」

    其餘五個隊員頻頻點頭,無論是水族、妖蠻還是異族,都難以進行這種推斷,大多數時候會憑藉本能或直覺行事。

    「尋古師果然不一般,你若成為皇者,我應該把隊長轉讓給你,沒有誰會不服你。」鰻霆皇道。

    「只要他不讓我送死,我就服他!」象異皇還想著剛才的事。

    鰻霆皇道:「我們邊走邊說。」

    這裡大多是被殘破建築物掩蓋的廢墟,道路都被堵塞,眾人稍稍飛高,但絕不飛到高空,避免出現意外。

    僅僅飛行了幾息,方運微微皺眉,過了一會兒,其餘人也露出疑惑的神色。

    鰻霆皇道:「停下。」

    眾人立刻停下,隨後都面露異色。

    象異皇驚道:「怪了!我剛才越飛身體越沉,明顯感覺疲憊。現在一停下,那種感覺很快減弱。」

    「我也有這種感覺。」敖焚道。

    「我們再試試,這裡有古怪。」鰻霆皇道。

    很快,眾人利用各種方式走走停停,發現只要在末日殿前行,身體就會承擔無形的重量,前行距離越久,則越重,只有停下以後,無形重量才會慢慢消散。而且,飛得越高,身體承擔的無形重量越重。

    「有意思。」水枯皇道。

    方運卻長長一嘆,道:「不,一點也沒有意思。因為,一旦我們前行,不僅僅會增加重量,還會損失更多的壽命。」

    「什麼?」象異皇大叫起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