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吃驚地看了一眼岩紋皇。

    封聖有多麼艱難,方運比誰都清楚,自己憑藉另一個世界的知識,都需要步步小心,生怕出現問題,而且還要冒著生命危險歷練成長。

    可岩紋皇只需要一件寶物就能快速晉陞半聖,實在超乎尋常。

    根據之前的觀察,哪怕岩紋皇修鍊多年,封聖的可能性也不過只有兩三成,最少也需要幾十年甚至上百年。

    可一塊承星石,竟然能達到這種效果,令人難以置信。

    「你確定?」方運問。

    岩紋皇道:「我們岩族的歷史上,有三位皇者獲得過承星石,全都在短時間內晉陞半聖!最慢的那位用了一年半的時間,最快的那位,僅僅用了六個月。」

    「也就是說,在龍影四榜結束的時候,你差不多能封聖?」方運問。

    「那是最好的情況,但實際上,應該會遲幾個月。」岩紋皇道。

    「能告訴我原理嗎?為什麼你們通過承星石能快速封聖。」方運無比好奇。

    岩紋皇道:「最根本的原因,我們都不清楚,只能說,我們岩族的力量與承星石格外契合,可以直接吸納承星石的力量。我們岩族,本質上就是石頭產生了靈性。」

    方運想了想,道:「你實話實說,如果沒有承星石,你最終封聖的可能性多大?」

    岩紋皇道:「本代岩族人才濟濟,我勉強能位列皇者前十。不出意外,我們這一代,能有一位晉陞半聖。所以,我應該只有一成左右的機會,絕對不會超過兩成。」

    方運思索片刻,道:「我可以跟你交易承星石,不過,我需要你用兩個條件來交易。」

    「說!」岩紋皇道。

    方運道:「第一,此次所獲,你的功勞和所得都歸我,當然,如果是我用不到而特別適合你們岩族所有寶物,都算你的,我不會亂取。第二,你封聖后,需要為我出手三次。只要不危及到你的生命,我一旦提出,你必須立刻幫我出手,盡量解決我的困境。」

    岩紋皇苦笑道:「甲老你也太精明了。三次太多,一次行不行?如果三次的話,我就算封聖,也只能成為你的苦力。」

    方運卻道:「不不不,你要把目光放長遠。你若幫我出手三次,待我封聖,不需要沙之舟,完全可以與你交換。」

    岩紋皇愣了一下,看著方運腳下的沙之舟,無奈嘆了口氣,道:「您的身體里,一定有一個獨立且強大的神念,專門算計別人。好吧,你成功說服了我,我同意這筆交易。」

    於是,兩人商量的一些細節,立下誓約,完成了這筆交易。

    方運先把承星石給了岩紋皇,岩紋皇急不可耐地吞下,如同挑食的人離家多年,回到家鄉遇到自己當年最喜歡的美食一般。

    方運沒有發現岩紋皇有絲毫變化,疑惑地問:「你真吃掉了?怎麼沒有變強?」

    「我能清晰感知到,我的力量在變強,我離聖道偉力越來越近。」岩紋皇的語氣里充滿了喜悅。

    「嗯,有效就好,別忘了我們的交易。」方運道。

    「你可以不相信我,但不能不相信鰻霆皇。」岩紋皇道。

    「我一直想問,鰻霆皇到底有什麼獨特能力?」方運繼續與岩紋皇傳音。

    「我們也不知道,但是,我從一個其他異族那裡得知,鰻霆皇在他們所在的水環星域,非常有名,而且是好名氣。那個星域的半聖都以能成為他的朋友為榮,不過,即便是大聖,也未必能獲得他的認可。總之,鰻霆皇或許不是完美無瑕的人,也不是最強大的皇者,但絕對是值得信任的人。那個告訴我這件事的異族朋友,非常羨慕我能和鰻霆皇成為隊友,他的身份明明比我尊貴,卻因為此事竭力交好我。」

    方運沒想到會有這樣的水族,道:「這是不是意味著,鰻霆皇在他們的星域有極深的人脈?」

    岩紋皇道:「具體我也不知道,但那位異族朋友說過兩件事。鰻霆皇晉陞皇者的時候,需要一件極為重要的半聖寶物,而那件半聖寶物在一位他不認識的半聖手裡,他前去借寶,結果那位半聖馬上同意,而且不要任何報酬。還有一件事,一尊外星域的大聖聖子與鰻霆皇的朋友交惡,鰻霆皇出面化解,結果那個大聖聖子不僅不同意,反而妄圖殺人滅口,結果被鰻霆皇所殺。那尊大聖親自前往水環星域調查,結果水環星域的眾聖紛紛為鰻霆皇說情,甚至有一尊沉寂已久的大聖放話,誰敢在水環星域動手殺鰻霆皇,他就斷了誰的聖道。最後,那尊大聖只是調查了事情的緣由,確定鰻霆皇是迫不得已才出手,不僅沒有殺鰻霆皇,反而當眾道歉。」

    「咱們這位隊長,不一般啊!」方運驚嘆道。

    「所以,別看你只是五境,可我們三個老隊員並不特別反對,哪怕是敖焚,也只是口頭說說。我們信得過鰻霆皇選的人,這也是我沒有殺你奪沙之舟的唯一原因。」岩紋皇道。

    「你好像也不是什麼老實人,之前怎麼不跟我說有這個念頭?」方運白了岩紋皇一眼。

    「我是誠實,又不是蠢。」岩紋皇笑道。

    「看來,我有必要重新審視咱們這支隊伍。有水環星域的人脈王,有萬毒水母,有灰燼之龍,有吃塊石頭就能晉陞半聖的岩族,有意思。」

    「還有你。」岩紋皇頗有深意地看著方運。

    方運卻一扭頭,對眾人道:「你們壽命的損耗如何?」

    隊伍此時正在以較慢的速度飛行,不要說一鳴,連一匹馬正常奔跑的速度都不到。

    象異皇道:「感覺好多了!只要我們低速飛行,壽命的流失很慢,不過,還是在不斷積累,不斷加速。」

    鰻霆皇道:「我感覺再過一會兒,哪怕我們用這個速度飛行,壽命流失也會加重,我建議先休息百息,再繼續前進。」

    「好!」

    隊伍很快停下,落在一處殘破的屋頂上。

    敖焚有些不耐煩地晃了晃透露,道:「這裡簡直就是一座死城,一點聲音都沒有,太詭異了……」

    就在此時,前方響起一聲嘹亮的嚎叫

    象異皇如同看到貓的老鼠一樣,嗖地一聲躲到隊伍的最後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