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天空昏黃的光芒,地面倒塌的建築,組成末日殿始終不變的景色。

    「一天了吧?我感覺要死了。」象異皇道。

    「甲老,你對壽命的感覺最精準,在這一天里,我們消耗了大概多少壽命?」鰻霆皇問。

    所有隊員期待地看著方運。

    方運稍加推演,面露異色,用沉重的聲音道:「一年左右,至少是三百倍!」

    「怎麼會這樣!」象異皇大驚失色。

    其餘隊員的情緒也出現明顯的波動,雲根王的身體竟然不斷收縮膨脹,而水枯皇的水母觸鬚也在亂飄,敖焚的眼裡直冒火,鰻霆皇周身的色彩更加鮮艷。

    只有岩紋皇這種全身都是石頭組成的生命看不出異樣。

    鰻霆皇嘆了口氣,道:「我們已經小心翼翼慢速飛行,一天消耗的壽命也是尋常的三百餘倍,若是按照在墜星海的速度飛行,我們恐怕已經損耗了幾十年的壽命。」

    敖焚愁道:「現在還好說,一旦我們遇到敵人開始戰鬥,可能還沒分出勝負,就已經分出生死。」

    「果然,帝土是連半聖都不願意來的地方。來到這裡,並不是明智的選擇。」岩紋皇道。

    鰻霆皇道:「好了,時間寶貴,少說廢話。我們在這裡面消耗三五十年的壽命不成問題,離開這裡,或許有辦法彌補。現在,我們要做的就是儘快尋找出口。另外,甲老,你在末日殿的廢墟中是否有所發現?」

    方運搖搖頭,道:「這末日殿的風格很古怪,太過於單調,你們也都看到了,這裡除了建築碎塊,什麼都沒有,甚至連正常種族應該有的生活用具都沒有。就算是半聖來到這裡,也很難發現什麼。」

    「的確,末日殿的一切,超出了我們的想象。休息差不多了,我們繼續前行。」鰻霆皇無奈地下達命令。

    隊伍飛行一段時間,就會發覺壽命損耗加劇,不得不停下來,走走停停,過了三天,一無所獲。

    漸漸地,隊伍的氣氛變得和末日殿一樣單調。

    不過,象異皇這個異類沒有讓隊伍徹底淪陷。

    他總是喋喋不休抱怨,總是無比悲觀,但卻成為隊伍中的鯰魚,反而成為一抹別樣的色彩。

    哪怕這種色彩不怎麼光鮮。

    在象異皇的努力下,隊伍的其餘六人的關係越來越融洽,也越來越團結。

    「有東西!」象異皇突然大叫起來。

    眾人之前都已經看到,卻沒有說話,不過此刻心中都有些激動。

    在無盡的建築廢墟之中,竟然漂浮著一顆完整的石球。

    那灰白色石球直徑十丈左右,憑空懸浮在離地三丈高的半空,一動不動。

    石球位於一座廣場的中心,附近都沒有什麼建築廢墟,格外醒目。

    但是,眾人很快把目光從石球上移開,看向石球的旁邊。

    之前在神光洞外遇到的那些人,竟然有一部分站在石球下。

    銀皇、水族和妖蠻竟然相距很近,好像已經聯合為一支隊伍。

    這支新隊伍的人數,遠遠不如之前三支隊伍之和,只剩六位皇者和十二個五境大妖王。

    最慘的是銀皇,身後只有兩個銀族大妖王。

    之前的銀皇並沒有表現出特彆強勢,但他只是站在那裡,就如同白銀雕刻的皇者,俯視眾聖,在眾多銀族的陪襯下,更顯高貴。

    可現在,他竟然笑呵呵地與水族妖蠻交流,沒有絲毫的架子。

    雙方視線相交。

    石球下的眾人分外眼紅。

    「是你們害死本皇的子民!」銀皇如同一具五丈高的純銀人形雕像,表面浮現點點紅斑,面目猙獰,原本光滑的額頭之上,竟然緩緩浮現一對惡魔之角。

    兩個水族皇者也咬牙切齒,而三頭妖族皇者中有兩個憤怒無比,只有一頭狼皇的神色有異,但很快怒氣衝天。

    但是,僅僅一息之後,銀皇怒氣消散,隨後,其餘五個皇者的態度也出現變化,竟然不再生氣,像是在聆聽或思考什麼。

    銀皇身體徐徐上升,雙手抱在胸前,冷冷地掃視方運七人,最後,目光落在方運身上。

    銀皇伸手一指方運,對其餘六人道:「我們本來無冤無仇,只是恰巧在你們之後進入風雷峽。但是,這個人卻搶先動手偷襲我們,害得我們近乎葬身帝土。只要你們交出他,我們便不再追究這件事。甚至於,我們可以與你們合作,以龍城之名起誓。在危險的帝土,我們六位皇者更有價值,還是一個區區五境的作用大,想必你們心知肚明。」

    鰻霆皇竟想都沒想,張口便道:「不是本皇瞧不起你們,你們加一起,都不如甲老。」

    「我看也是。」敖焚驕傲地抬起龍頭,輕蔑地看著那兩個水族皇者。

    兩個水族皇者露出遲疑之色,身為水族,即便是皇者,也不願意跟真龍敵對。

    象異皇竟然出奇地沒有絲毫的害怕,反而笑嘻嘻道:「什麼臭魚爛蝦也敢跟我們比,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麼東西。」

    六個隊友齊齊扭頭看向象異皇,格外驚詫,這時候象異皇竟然不是求饒投降,太奇怪了。

    象異皇發覺隊友的眼神不對,又羞又惱,道:「我是膽小,但實力很強!對方就比我們多一個皇者而已,有什麼可怕的?我堂堂象異皇,豈是貪生怕死、賣友求榮之輩?」

    雲根王問:「如果對方現在不是六個皇者,是六十個皇者呢?」

    象異皇不假思索道:「我選擇正確的一方。」

    隊友們毫不吝嗇自己的白眼。

    「你們,實在羞辱我們嗎!」銀皇的聲音猶如獅子的怒吼,在天地間炸開。

    鰻霆皇慢慢悠悠道:「你還是小聲點為好,這裡是什麼地方,你們應該清楚。」

    「哼!」銀皇冷哼一聲,竟不敢像方才那般大喊。

    這時候,那頭狼皇開口低聲說話,但用妖力阻擋,沒有傳到方運等人耳中。

    方運、鰻霆皇和敖焚聽不到聲音,卻都讀懂了那頭狼皇的唇語。

    敖焚以神念傳音道:「妖族果然蠢透了,在這種時候低聲交談,那個銀皇倒是聰明,之前說話的時候是用神念。」

    「他們說了什麼?我沒聽到。」象異皇急忙問。

    方運道:「那個叫狼淪皇的說,沒有必要跟我們衝突,不如讓我們離開。」

    「這頭狼淪皇很精明。」鰻霆皇道。

    「哼,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出來。不用說咱們隊伍有七個,就算只有我自己,他們也攔不住。那銀皇失去了傀儡,已經不足為懼!」敖焚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