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對面的幾位皇者,並不弱。我們若是與他們生死相搏,就算勝了,也是慘勝,不可輕慢。」鰻霆皇道。

    方運卻道:「我感覺狼淪皇的反應不對,他有問題。」

    鰻霆皇一愣,點點頭,道:「經你一說,我仔細回想之前那狼淪皇的神態,的確有問題,他對我們的反應,和其他皇者和大妖王完全不一樣。」

    「兩個怪物,這都能發現,幸虧你們不是敵人。」象異皇小聲嘟囔。

    「對。」水枯皇罕見地贊同象異皇。

    這時候,那銀皇朗聲道:「我們之前原本想為死去的朋友報仇,但是,這裡終究是墜星海,是帝土,而且你們沒有直接攻擊我們,我們可以放過你們。但是,你們必須要做出一定的賠償,畢竟,我們的朋友因為你們而大量死去,如果一點都不賠償,傳揚出去,你們在龍城的名聲也就完了。」

    「讓我們賠償?做夢!」雲根王第一個不願意。

    方運道:「真是可笑。我們冒著死亡的風險,在前面開路,你們不僅想投機取巧,甚至還算計我們,結果卻說是巧合才進入風雷峽,當我們是三歲小兒嗎?我可以明確地告訴你們,我很遺憾沒能在風雷峽中殺光你們。」

    「你好大的膽子!」銀皇怒氣勃發,宛若君王。

    「除了象異皇,敢進帝土的,就沒有膽子小的。收起你那令人作嘔的樣子,沒了傀儡,你什麼都不是!看來你的隊友們非常善良,竟然願意接納你這個累贅。」方運道。

    象異皇連連點頭表示同意方運的說法。

    銀皇竟然面不改色,道:「你的挑撥離間對我們沒用!你們也很清楚這裡有末日之光,一旦快速移動,壽命和壓力會快速增加。你們若真不賠償,我們只好慢慢消耗你們的壽命。對了,忘記告訴你們了,本皇並不怕你們的離間,本皇也不是他們的累贅,因為,本皇有抵抗減壽之寶。哈哈哈……」

    銀皇的大笑聲在末日殿中回蕩。

    岩紋皇譏諷道:「你們銀族本來就擅長拿傀儡的命給自己延壽,如果我沒猜錯,你那些死去的妖王和大妖王傀儡們,沒少為你們的延壽之寶添磚加瓦!」

    「能延續本皇的壽命,是他們的榮幸!」銀皇面帶微笑,理所當然。

    鰻霆皇深吸一口氣,朗聲道:「鑒於這些人窮凶極惡,妄圖在風雷峽襲殺我們,那麼,我身為隊長,正式下達命令。殺光,一個不留!」

    那三個老隊員面色如常,但方運、象異皇和雲根王都感到吃驚,沒想到這個話癆的老好人隊長,在這種時候竟然如此果斷。

    隨後,隊員聽到鰻霆皇暗中的神念傳音,除了雲根王留在原地,六人全部出手!

    象異皇猙獰一笑,道:「這些天本皇已經隱忍太久,為了隊伍的和睦,不惜裝成膽小鬼,現在,就讓你們見識見識本皇的強大,讓某幾個隊友在本皇面前哭著道歉!」

    其餘隊友懶得理他。

    雙方相距十數里,敖焚一張口,就見天空突然出現一個方圓三十餘里的黑色缺口,一顆顆直徑超過百丈的巨大隕石從天而降,拖曳著長長的火焰尾巴,擊向敵方。

    不過眨眼間,數以萬計的隕石從缺口處落下,源源不斷。

    那些皇者還好,那一些大妖王嚇得面無人色,這也太強了。尤其是幾頭水族大妖王,嚇得瑟瑟發抖,根本無法反抗。

    敖焚是真龍!

    但是,那些大妖王想多了。

    岩紋皇突然蹲下,兩手按在地面上。

    沒等天空密密麻麻的隕石落下,敵方隊伍腳下的地面突然變化。

    一隻又一隻巨大的岩石之手冒出,一抓,一握,便殺死一頭大妖王。

    不過一眨眼的工夫,所有敵方大妖王都被殺死。

    那六頭皇者則輕易躲過大手,但大手源源不斷,逼得他們不斷騰挪。

    遠遠望去,以那六頭皇者為中心的方圓數十里內,地面長出數不清的岩石之手,如同草坪一樣鋪了厚厚一層。

    「我的雷龍之力,還有些剩餘。」

    鰻霆皇說完,雙目中的雷霆之眼快速滾動,接著,高空突然凝聚出方圓數百里的濃雲。

    咔嚓!

    一道雷光閃過,落在空處。

    之後,萬雷齊落!

    天空之上,遍布火焰隕石與雷霆閃電,那六頭皇者根本無法躲避,只能硬抗。

    水枯皇冷冷一哼,也不見她有什麼動作,敵方皇者所在的地方,突然從地面冒出一條條劇毒海帶,向四面八方噴發毒氣,並不斷去糾纏敵人。

    原本瘋狂先沖的象異皇突然急停,大象蹄子在地面摩擦,發出刺耳的聲音,最終停在戰場之外。

    「我怎麼這麼蠢,在這裡胡亂奔跑會消耗壽命,我應該從遠處攻擊啊!呃,我好像不擅長術法。」於是,象異皇站在前面,看著在火焰、雷霆、岩石與劇毒之中的六個敵人皇者。

    方運也在觀察,暗暗心驚,這四個老隊員,實力絕對遠遠超過普通皇者,至少是跟當年敖雨薇、李文鷹一個層次的巔峰皇者,僅僅弱於妖皇。

    那六個皇者本來不弱,可他們為了保命,最強的寶物和手段都在風雷峽中用完,一時間無法破解四皇聯手。

    尤其是銀皇,他手裡原本有一件強大的半聖寶物,但已經被風雷峽毀滅。

    銀皇死死咬著牙,失去傀儡,他本來無法躲過四皇聯手攻擊,但因為剛剛死了兩個大妖王,讓他的力量獲得短暫的提升,這才沒有顯露敗跡,但再過一段時間,必死無疑。

    「劇毒之體,天之貴胄,召來!」方運的聲音響起。

    就見一頭劇毒之蛇與一條黃金真龍從方運身後騰空而起,橫貫千丈,龍蛇懸空,張口噴吐,毒霧與龍炎瞬間密布戰場。

    六個隊友難以置信地看了一眼方運和一龍一蛇,這一龍一蛇完全有新晉皇者的層次,卻被一個五境召喚出來,實在過於罕見。這次和上次不同,上次方運在風雷峽中,明顯是藉助那扇怪異的門的力量。

    「好強大的召喚師!」雲根王讚歎道。

    敖焚低聲道:「為什麼這條黃金真龍的血脈如此純正,都快趕上我了,來自哪一界的,我怎麼沒聽說過。」

    水枯皇則盯著那劇毒之蛇。

    「強!」

    這讓其他隊員更加好奇,能讓水枯皇承認劇毒之蛇的劇毒很強,這可比五境喚出皇者更加難。

    就在這時,各種力量爆發的戰場中,響起銀皇的叫聲:「不對,他們的力量很怪異,先撤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