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哪裡?」雲根王問。

    方運指著石球上的一處斑點,道:「這裡被標註為末日殿中心,可以稱為大祭壇,配合殘缺石刻的內容確定,黃昏虛日的碎片就在這裡。上面也清晰地顯示出,就在末日殿中心的一旁,有一處存放光翼的地方,佩戴好光翼,便可直接離開帝土。」

    「幸虧隊伍里有甲老。」敖焚稱讚道。

    鰻霆皇等人輕輕點頭,越發覺得「甲老」神秘且睿智。

    鰻霆皇道:「既然我們手裡有兩種能削弱末日之光的寶物,那麼事不宜遲,現在前往大祭壇。」說完看向方運。

    方運一點頭,看了一眼石球,右手輕動,似是要做什麼,但卻停下。

    很快,隊伍分配了一下銀皇製作的寶物,之後啟程。

    有了地圖,隊伍前行非常順利,方運選擇大道前進,避開了可能存在的危險。

    但是,這也避開了許多可能有寶物的地方。

    這是隊伍的取捨。

    經過數日的飛行,眾人遠遠看到,前方有一座巨大的祭台。

    在更遠處的時候,那裡像是大片的廢墟,只有靠近才能看清,是廢墟拱衛著方形大祭壇。

    眾人徐徐升高,站在建築廢墟的頂端,望著那大祭壇。

    大量的建築廢墟如同圍牆一樣,圍出一片完整的區域,大祭壇就在這片區域的中心。

    大祭壇的材質看似與其他建築沒有太大的區別,都是天然的石料壘疊而成,也沒有特別的技藝,但整座上千丈高的大祭壇表面發出淡淡的淺黃色光芒。

    比天空昏黃的光芒稍稍明亮。

    在大祭壇的頂端的平台之上,懸浮著類似星象儀或渾天儀的物品,由眾多圓環組成,圍成一個球體。

    那些圓環在徐徐轉動,讓整個球體看上去充滿玄奧。

    在球體的中心,有一團淡黃色的光芒,只有人頭大小,看似沒有任何特殊之處。

    象異皇剛剛邁出左前蹄,還未等落下,方運便道:「不能向前走,祭壇周圍都是無形祭司!」

    「啊?」象異皇嚇得後退兩步,一些廢墟碎片順著頂端向下滑落,發出嘩啦啦的聲音。

    雲根王道:「甲老說的沒錯,我在祭壇周圍,感受到一種特別的虛無之力。無形祭司應該是一種強大的生靈,我們無法看到,只能勉強感知到。」

    「我什麼都感知不到。」象異皇道。

    「我也感知不到。」

    其餘隊員紛紛搖頭。

    方運雙眼之中才氣涌動。

    在他的雙眼之中,大祭壇的四周,有數以千計的透明生靈在遊盪。

    那些生靈高達十餘丈,手持黑色紅水晶權杖,身穿淡金色的長袍,他們露在外面的軀體近乎完全透明,乍一看是空空的長袍和權杖在移動。

    眾人不再說話,一直看著方運。

    過了好一會兒,方運才道:「我有辦法看到他們,但卻沒有辦法勝過他們。很顯然,只有避開他們,才能登上祭壇,獲取裡面的黃昏虛日碎片。」

    「有沒有取巧的辦法?」鰻霆皇道。

    方運道:「根據石刻和石球的內容,只有手持聖物之人才可進入裡面,進行祭祀。我們需要找到聖物,最好先去找光翼,一旦有所異動,便可安全離開。」

    「我同意!」象異皇立刻道。

    鰻霆皇點點頭,道:「就按甲老說的做,請甲老先帶路。」

    方運站在廢墟之上,環視四周,最後發現一片建築群,道:「跟著我來,光翼應該就在那裡。」

    一行七人一起飛行,最後落在一座宏偉的建築面前。

    這座建築只能稱得上宏偉,因為最外面的大門都有千丈之高,除此之外,沒有任何稱道之處。

    這座大殿通體由黑紋暗紅巨石建造而成,如同被血液浸泡,讓眾人本能地感到心頭沉重。

    方運道:「這座大殿有鎮邪之能,不,應該說,這座大殿本身乃是至邪之物,所以一切邪異之物靠近,都會被大殿吸收,成為大殿的力量。你們若是有特別的東西,最好不要靠近。如果靠近,小心邪異之物被收走。」

    「我有點怕。」象異皇道。

    敖焚白了象異皇一眼,道:「你怕什麼?你這麼蠢,當不成邪異之物。」

    「哼!」象異皇直勾勾盯著鎮邪殿。

    鰻霆皇卻看了一眼水枯皇,道:「如果有邪異之物被鎮邪大殿吸走,也是好事!」

    方運笑道:「也是。」

    七個人慢慢地沿著巨大台階向上飛行,格外警惕。

    在飛過台階落在鎮邪殿的正門前的時候,水枯皇突然悶哼一聲,接著,一道烏光從他的身體內飛出,如同一支暗器,嗖地一聲飛入鎮邪殿的牆壁內,消失不見。

    水枯皇長長鬆了口氣,道:「多謝,甲老。」

    鰻霆皇微笑道:「恭喜水枯皇,不久之後,我們恐怕就要稱呼你為水枯聖了。」

    「不一定。」水枯皇謙虛地道。

    眾人仔細感應,只覺水枯皇的體內彷彿有陣陣轟鳴之聲,如山體崩塌,又好像海嘯襲來,她的氣息竟然快速增加。

    「那烏光是什麼東西?」象異皇好奇地問。

    鰻霆皇道:「水枯皇本來在幾十年前就可以封聖,但得罪了一頭大聖凶物的分身,被種下詛咒。如今那邪異的詛咒被鎮邪殿吸收,她的力量會慢慢恢復,最終封聖。可喜可賀。」

    「真讓我羨慕。」象異皇盯著水枯皇,滿是艷羨之色。

    「我們繼續走。」方運繼續邁步向前,眾人跟隨其後。

    眾人離鎮邪殿正門越來越近,很快踏上正門前一片天然的白色石紋之上,

    突然,整座鎮邪殿輕輕震動起來。

    眾人一愣,警惕地觀察四周,已經做好戰鬥準備。

    隨後,其餘六人看向方運。

    他們都感受到方運體內散發著一種奇特的氣息,讓人很不舒服。

    「你身體里有邪物?」象異皇問。

    「這……我也不太清楚。」方運自己也搞不清狀況。

    鰻霆皇道:「不要擔心,你身上的邪物會被鎮邪殿吸收,就像水枯皇一樣,對你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向前。」水枯皇提醒道。

    方運點點頭,慢慢向前,開始遠離其他六個人,離鎮邪殿的正門越來越近。

    六個隊友都平靜地看著方運的背影。

    敖焚道:「看來甲老身上的邪物很強大。」

    「不錯,比水枯皇的強大太多。」岩紋皇道。

    「甲老說去過葬聖谷,應該是被那裡的邪物侵蝕。」

    「但這裡畢竟是末日殿,他身上的邪物必然會瓦解!」

    「我們慢慢等結果吧。」鰻霆皇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