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鎮邪殿的震動越來越大,方運周身散發的怪異氣息越來越強,但始終沒有像水枯皇那樣有烏光飛出。

    就在眾人感到奇怪的時候,方運終於進入鎮邪殿大門。

    突然,整座鎮邪殿發出一聲巨大的轟鳴,接著,鎮邪殿附近的大地開裂,裂口迅速向四面八方蔓延。

    鎮邪殿的地基開始動搖。

    六個隊員站立不穩,急忙升到半空。

    「怎麼辦?鎮邪殿要出事,還是讓甲老回來吧!」象異皇道。

    「甲老似乎想要鎮邪殿吸走邪物,我看還是等等吧,冒點風險,總比讓邪物留在自己身上好。」

    「唉……」

    眾人正嘆著氣,突然,整座鎮邪殿崩潰,然後化為暗紅色的光塵,劇烈收縮,形成一個漩渦。

    漩渦的中心,是方運。

    眨眼間,整座鎮邪殿消失不見。

    眾人愣在原地,目瞪口呆,因為從剛才的情形看,鎮邪殿被方運吸收了!

    「甲……甲老……您不會是……是遠古極凶吧?我……我錯了,我再也不說您是小不點,饒我一條狗命吧。」象異皇的腿開始抖起來。

    其餘五人面面相覷,根本不敢說話,這場面太怪異了。

    水枯皇手中大聖的詛咒,都被鎮邪殿輕易吸收,可見鎮邪殿何等強大,這甲老倒好,把這麼強大的鎮邪殿給收走了!

    到底誰才至邪至惡?

    方運也一臉發懵,過了好一會兒才發現,自己那塊怪異獸皮上,多出一座石殿的外形,石殿之中,有一滴暗金色血液,那是之前獸皮吸收所有力量后形成的東西。

    「這是獸皮給自己找了一棟房子住?」

    方運心裡想著,抬頭一看,就見前方的鎮邪殿已經消失,留下一個巨坑。

    方運轉過身,無奈地看著六個隊友。

    象異皇忙道:「你別過來!有話好好說!」

    方運懶得理象異皇,對其餘五人道:「我有一件寶物,不知道什麼原因,和鎮邪殿發生了共鳴,因此收走鎮邪殿。」

    「你……確定?」敖焚有些遲疑。

    「你看我的樣子,像成為邪魔嗎?」方運問。

    「像!」象異皇脫口而出,說完嚇得躲到鰻霆皇身後。

    方運冷冷一笑,道:「象異皇你等著,出了墜星海,老子把你腿打斷!」

    象異皇嚇得大喊道:「你們聽聽,他已經成為邪魔!」

    敖焚卻道:「不錯,甲老很正常。」

    「正常!」水枯皇道。

    鰻霆皇盯著方運看了許久,點點頭,道:「我能確定,甲老沒什麼變化。應該是他身上寶物的問題。」

    方運鬆了口氣,右手一揮,六個光團飛出。

    其餘五個人接過光團,象異皇則連連後退。

    「這就是末日殿的光翼,可以離開這裡。我告訴你們用法。」

    方運說著,手中出現一個光團,然後將其使用,身後多了一對明黃色的光翼,隨後光翼收斂,在方運背後化為一對小小的翅膀刺青。

    方運道:「有了這個光翼,在末日殿遇到危險,你們便可以開啟,直接脫離帝土。」

    五個隊員立刻嘗試,發現光翼有效,紛紛謝過方運。

    象異皇這才半信半疑使用光翼,很快笑呵呵道:「果然有用。」

    方運向四周看了看,道:「走,我們去找可能有聖物的宮殿。」

    眾人立刻尋找,但找了整整一天,沒找到任何聖物。

    幸運的,找到一些殘破的石刻。

    隊伍回到廢墟之上,方運則慢慢查閱石刻。

    最終,方運面露驚訝之色,拿出兩件物品。

    一件是得自鰻霆皇的玉器,一件是在兵族村莊下挖到的殘破石碑。

    方運解釋道:「我雖然沒有得到完整的資料,但推斷出,這殘破的石碑完整的時候,是末日殿的聖物。我只能拿著這兩件物品前往大祭壇。」

    「不會出什麼事吧?」象異皇問。

    「不能確定。」方運道。

    「你如果有五成以上的把握,可以試試,如果沒把握,乾脆使用光翼離開。」鰻霆皇道。

    「我想自己去試試。」方運道。

    「不用我們一起嗎?」敖焚問。

    方運搖搖頭,腳踏沙之舟,慢慢向大祭壇的下方駛去,道:「我的聖物是破碎的,恐怕只能庇護我自己,人多反而危險。你們留在這裡,如果我遇到危險往回跑,你們再幫我不遲。」

    「好,我們在這裡等你。」鰻霆皇道。

    方運順著建築廢墟的斜坡下降,最後來到大祭壇的下方,正對著長長的階梯。

    那些透明的無形祭司慢慢向方運這裡聚攏,離近了,方運才發覺這些無形祭司散發著邪異的氣息,如同恐怖的遠古極凶。

    方運一手拿著玉器,一手抓著殘破石碑,徐徐向前走。

    雙方越來越近,無形祭司在前方匯聚,形成一堵牆。

    就在雙方相距三丈的時候,殘破石碑突然發出昏黃色的光芒,與大祭壇的光芒遙相呼應。

    那些無形祭司被殘破石碑的光芒照到,全身冒出白煙,發出凄厲的尖叫,紛紛逃竄。

    方運眼睛一亮,快速向前衝去,毫無阻礙地避開無形祭司,踏上大祭壇,然後快速向上攀登,不多時,便抵達大祭壇的頂端平台。

    方運仔細觀察一會兒,祭壇上類似渾天儀的東西是保護黃昏虛日的機關。

    方運利用兵族玉器,足足花了一天的時間,才破解機關,並取出被封在水晶中黃昏虛日碎片。

    透過水晶,可以看到裡面只是一塊昏黃色的金屬殘塊,看上去平平無奇。

    得到黃昏虛日碎片,方運立刻原路返回,回到廢墟之上。

    六個隊友興緻高漲。

    「能讓我們看看嗎?」雲根王興奮地問。

    方運笑了笑,道:「現在我行使我的特權,選黃昏虛日碎片作為我的獎勵。不過,我們這次得到的寶物太少,按照規矩,我應該拿出一定的寶物。鰻頭兒,借我你的天地貝。」

    鰻霆皇將自己的天地貝送到方運面前,方運接過後,就見身前光芒連閃,把大量寶物送入其中。

    方運把天地貝還給鰻霆皇,道:「末日殿太過危險,我們現在就啟動光翼吧。」

    鰻霆皇似是神色微動,隨後道:「好,現在所有人離開末日殿。」

    其他人也感到鰻霆皇的命令有些倉促,但習慣了聽從鰻霆皇的命令,也沒有多想。

    每個人的身後都多出一對光翼,接著,光翼連閃,除了方運,每個人都開始虛化。

    方運身後的光翼停止閃爍。

    在六人驚訝的目光中,方運微笑道:「我已經知道要找的人在哪裡,所以留在這裡。你們如果想找我,可以去燭龍城。諸位再見,很高興與你們合作。」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