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帝土如同一座被七彩光芒籠罩的大陸,懸浮在墜星海之中。

    突然,六道光芒飛出帝土,落在數千里之外。

    光芒消散,鰻霆皇、敖焚、水枯皇、岩紋皇、雲根王和象異皇六人顯露身形。

    眾人滿肚子話,正要開口,卻齊齊看向雲根王。

    就見雲根王的氣息節節攀升,竟然突破五境,晉陞為皇者。

    「祝賀雲根皇。」鰻霆皇微笑道。

    其餘幾人也立刻祝賀。

    雲根皇宛如雲團的身體徐徐擴大,道:「多謝諸位。」

    「要不要先帶你去安全的地方,等你鞏固基礎再離開墜星海?」鰻霆皇想得非常周到。

    雲根皇道:「這倒不必,我們雲族只有在晉陞大境界的時候,才需要休息,現在不需要閉關。你們不用管我,該做什麼做什麼。」

    敖焚道:「我們要不要回去幫助甲老?他在帝土必然遇到危險。」

    鰻霆皇卻看了敖焚一眼,道:「我以為你已經猜出他的身份。」

    「什麼身份?」敖焚疑惑地道。

    象異皇卻悶聲道:「看來,我一開始的感覺就很準確,只是我沒說。」

    「沒說什麼?現在說!」敖焚盯著象異皇,周身龍力蕩漾。

    象異皇輕輕扇動兩耳,道:「我懷疑他是人族。畢竟,萬界很少有族群能像人族那麼精明,而且他的體形也是類人族群。另外,我們這種有地位的妖族,都會學習人族語言和學問。雖然他一直用龍語說話,但一些說話的語氣、模式甚至語句,特別像人族。」

    敖焚愣了一會,看著象異皇道:「沒想到你這頭傻象也有聰明的時候。」

    「那當然!」象異皇得意洋洋道。

    岩紋皇卻鬱悶地道:「我也認為他是人族,他太奸詐了,我跟他做了一筆交易,可我總覺得自己吃虧了。」

    「他是人族,然後呢?具體是誰?」敖焚一時有點發矇。

    鰻霆皇道:「龍城唯一的七等軍爵、人族方運。」

    敖焚瞪著龍眼呆了許久,罵道:「我恨不得一頭撞死!現在回想種種細節,幾乎都指向他是人族,人族之中除了方運,誰還能這麼強!他根本不是什麼召喚師,喚出來的巨蛇和巨龍,應該是文台的力量!他在燭龍城修復了很多機關,所以他才能使用巨鯨衝車。還有,在末日殿的時候,有兩頭水族皇者突然妖位降低,我當時沒多想,現在想來,那根本是被剝奪血脈。連我都做不到,但他是文星龍爵,只要使用龍族印璽,自然能做到。」

    鰻霆皇嘆了一口氣,道:「在他直接給了我大量神物寶物后,我就隱隱猜到他的身份。當時我認為他是準備逃離末日殿,然後在帝土或墜星海中埋伏敖原,畢竟那狼淪皇說過,敖原身邊的皇者太多。沒想到,他竟然想自己一個人面對,故意讓我們離開。」

    敖焚怒道:「這個混蛋,把我們當成什麼了?我們既然已經是隊友,難道還會在他背後捅刀嗎?不就是敖原和部分妖族嗎?我們真龍一族何曾怕過?」

    「但我們怕妖皇。」象異皇低聲道。

    眾人沉默。

    敖焚眼中閃過一抹羞愧之色,這才想起來,當時狼淪皇說妖皇到來的時候,所有隊員都有些懼怕,全都表示不願意得罪妖皇。

    鰻霆皇道:「他不是怕我們不幫他,而是怕我們幫了他,會遭到妖皇或妖界的報復。所以,他只能一個人扛下。」

    「就算這樣,那也得說清楚啊!總不能讓他一個人冒險,那我們不就等於拋棄隊友嗎?我要是這樣做了,一生良心不安,更何況他是文星龍爵,已經算得上我龍族成員,就算得罪妖皇,我也不可能拋下他!不行,我們再回末日殿,要麼幫他解決敖原,要麼帶著他離開墜星海,避開妖皇!」敖焚越發暴躁,龍鱗的表面出現淡淡的火焰。

    「風雷峽已毀,我們怎麼找末日殿的路?」象異皇問。

    「這……」敖焚回答不出,更加煩躁。

    鰻霆皇思索許久,道:「我們勢單力薄,惹不起妖皇。我看不如這樣,我們儘快離開墜星海,感到尾角城,然後把消息散布出去,就說敖原勾結妖界盜群,想要殺死方運,或許,龍城為了文星龍爵,會想辦法救出他。」

    「可。」水枯皇道。

    雲根皇道:「我看這是可行的辦法。方運那麼強大,應該能拖幾天。而且狼淪皇說妖皇還沒有到帝土,只要再拖三五天,龍城極有可能會派人救援。」

    敖焚嘆息道:「現在看來,只能這樣了。我會想辦法聯繫龍族,以灰燼之龍的身份向龍城施壓,或許東海龍族和其他龍族會出面幫他。」

    鰻霆皇道:「其實,如果僅僅是妖皇一個,我們也不用懼怕,但他們背後有龐大的妖界盜群,實力遠超我們。現在妖蠻還是萬界之主,一呼百應,哪怕龍城的古妖陣營在外界明明與妖蠻為敵,但也不得不把加入他們陣營的妖蠻當普通外來者,共抗龍族。我們現在撤退,不丟臉。」

    敖焚沉默數息,道:「那就投票決定吧,默認就當同意離開,若是開口,就當選擇回去救方運。」

    過了整整三十息,沒有一個人開口。

    鰻霆皇長長一嘆,道:「我們走吧,這次要全力加速,儘快回到尾角城。」

    隊伍的氣氛變得格外壓抑,每個人的心裡都好像壓著一座萬丈高山。

    整支隊伍,失去了本應該有的精氣神。

    「好,我們出發……」

    鰻霆皇突然呆在原地,望著前方,一動不動。

    其餘人也詫異地望向前方。

    一頭百丈長的青色蛟龍迎面飛來,在蛟龍之上,坐著一位身高約五丈的人,那人被暗金色的鎧甲包裹得密密實實,只有雙眼部位有一道細細的縫隙,裡面是無盡的血光,彷彿一條血河在翻騰。

    那人明明距離這裡還有幾十里,可身上散發的驚天威勢,已經侵蝕到六個人的內心深處。

    天威所在,不可戰勝。

    「是……妖皇……」

    三個字彷彿從象異皇的胸腔中擠出來,他的額頭竟然冒出細密的汗水,無論是語氣還是神態,都格外怪異。

    騎在蛟龍上的妖皇極為冷淡地掃了一眼六人,便轉回頭,繼續望著帝土的方向前進。

    很快,妖皇便與六人擦身而過,而象異皇一直低著頭。

    六個人大氣不敢出,如同子民遇到出行的君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