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太陽神宮,末日殿。

    方運抬著頭,看著六道光芒消失的地方。

    過了好一會兒,方運深吸一口氣,周身的鎧甲離體,露出原本的人族形象。

    方運轉身,望著之前發現石球的方向。

    「我沒有抹除石球上的地圖,如果敖原他們看到,會很快到達這裡。如果他們沒有到達這裡,說明他們還沒有看到石球,而是去尋找敖原說的那件寶物。我雖然不知道敖原想要尋找什麼,但根據石球地圖以及這些天尋找的石刻,可以判斷出那件寶物的大概位置。」

    「那麼,我再等一天。」

    方運心裡想著,開始進行準備。

    從狼淪皇口中得到敖原與妖皇情報后,方運就在籌備。

    送走隊友,是第一步。

    方運直接走到大祭壇上,拿出黃昏虛日碎片,開始修鍊,並試著吸收裡面的力量。

    不過,無論方運使用何種手段,都沒能吸收到一絲一毫的力量,只能暫時放棄。

    方運一伸手,手中出現六銀體,是銀族皇者留下的儲物類寶物。

    這是方運從岩紋皇手中獲得,因為兩人之前就已經約定,岩紋皇此次一切所得都屬於方運。

    天地貝非常之大,只要力量足夠,最終的空間甚至能容納一顆太陽。

    這六銀體遠遠不如天地貝大,但空間也不小,是一個長寬近萬里、高近千里的大型空間。

    這個空間不如天地貝大,但是,六銀體有一個奇特的特性。

    銀族眾聖為了增強自身,會在星空中不斷吞噬富含金屬的星辰,這就讓他們身體內部的空間擁有近乎星辰的能力,而這六銀體便是銀族聖位的體內空間所化,所以也擁有了這種特性。

    宛如一界。

    這意味著,六銀體內部,如同真正的一界,可以種植任何神葯,可以存放任何神物,甚至可以收納生靈!

    甚至還要勝過工界!

    諸葛亮的工界,還是有虛有實,但六銀體則是相當於實實在在的一界。

    方運仔細探查,才明白為何岩紋皇交給自己的時候非常不舍。

    這個六銀體中,已經存在一座大陸和環繞大陸的海洋。

    在海洋和大陸之中,已經生長著幾種智力較低的種族,這些種族主要負責種植藥物和飼養異獸。

    方運立刻意識到,這六銀體必然是銀族的重寶,但為了讓那個銀皇在龍城中儘快擴大力量,為將來迎接銀族眾聖降臨做準備,所以才暫時賜予他。

    結果,現在到了方運的手中。

    六銀體內除了儲物空間,基本算是種植園和養殖場,只不過,這裡的所有神物的層次都不如百棺島,以中低層次的神物居多。

    這裡的異獸種類非常多,這是百棺島沒有的。六銀體內負責飼養異獸的族群會殺死成熟的異獸,然後屠宰,分解,最後將有價值的部分放入儲物倉庫。最終,六銀體的主人會取出裡面的物品,使用或者販賣。

    之前的神葯放在天地貝中,會被強大的力量封住,減緩力量流失,但時間久了,依舊會有所損耗。

    但現在,若是放在六銀體中,不僅不會有損耗,反而還會繼續生長。

    上一次進入百棺島,方運從葯園中挖走了大量的神土。

    方運一手握著天地貝,一手握著六銀體,把所有需要生長的神物,統統送入六銀體的空間之中,重新規劃。

    方運手握六銀體,便宛如六銀體世界的神靈,以神念改變裡面的世界,並命令裡面的族群。

    僅僅用了半天的時間,方運就轉移完畢,獲得一個能隨身攜帶的種植園加畜牧場,外加一個超大的儲物空間。

    方運很滿意這六銀體,收入文宮之中后,便開始修鍊。

    在末日之光中,壽命的流逝會加快,但是,這也是一種鍛煉自身的方式,不過只有等離開末日殿,才能逐漸起效。

    一天過去,敖原並沒有來到這裡。

    方運立刻離開大祭壇,前往敖原可能去的地點之一,大屠場。

    在發現的石刻中記載著,守衛屠場的末日將軍有一件寶物,能收集時光之力,增強自身。不過,那件寶物每使用一次,都需要大量的時光之力補充,往往成千上萬年才能使用一次。

    經過一天一夜的快速飛行,方運終於遠遠看到大屠場的入口。

    那是一條狹窄的峽谷,兩側的山峰高高聳立,如同兩把巨大的石刀。

    大屠場的入口,眾多皇者與五境大妖王緩緩走出。

    方運立刻下降,藏到一座廢棄的大殿牆壁后,仔細地觀察他們。

    為首的是敖原與獅懼皇,一個雙眼被蒙著的鷹族皇者坐在兩頭大妖王抬著的簡易木板上。

    在三人之後,則有二十四個皇者,在皇者之後,有上百五境大妖王。

    這個數量,超過之前狼淪皇所說,很顯然,有部分妖蠻已經前來支援,幸運地與敖原等人匯合。

    方運正在思索應對之策,那些妖蠻突然異動,就見抬著鷹族皇者的大妖王立刻後退,那些妖皇卻快步上前,圍住鷹族皇者。

    所有妖蠻東張西望,在尋找什麼。

    方運立刻把頭縮回牆壁之後。

    「觀風者非常強大,哪怕被重創,也可以輕易覺察有敵人窺伺。現在我已經被發現,若是繼續躲藏,必然陷入被動!」

    方運目光一動,將挪移征伐之門取出,放在大殿之中,自己則腳踏沙之舟,徐徐升高。

    方運露出自信的微笑,舌綻春雷道:「你們被包圍了!現在投降,本聖放你們一條生路,若是執迷不悟,負隅頑抗,那本聖只能大開殺戒!」

    那些妖蠻出現短暫的混亂,急忙向四面八方查看。

    但是,觀風者突然發出刺耳的笑聲,一邊笑,一邊用陰冷的聲音道:「你不用裝模作樣了,你只有一個人而已。吾就算受傷,這等小事也絕不會出錯!」

    眾妖蠻立刻意識到被方運耍了,紛紛大罵。

    敖原的目光落在方運腳下的沙之舟上,冷笑道:「看來,之前狼淪皇等人遇到的那支隊伍的一個鎧甲人,就是你。你的隊友們呢?看來他們要麼拋下你,要麼已經死亡!」

    瘦弱的觀風者尖聲道:「他絕非是偶然遇到,是特意來探查我們。這意味著,他從狼淪皇那裡得到我們的消息后才趕來。他的隊友不是蠢貨,自然不可能跟著他一起來得罪我們,所以他只能、獨自來此。現在的方運,不過是一條喪家之犬,千萬不能讓他逃掉!」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