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黑幕如雨,持續不斷不斷存在。

    就在妖界盜群陷入短暫的混亂之際,鎮罪殿大門大開,十尊罪龜囚車衝出,漫天鎖鏈帶著嘩啦啦的聲音,衝進黑霧之中,轉眼間又快速收回。

    一頭又一頭大妖王在慘叫聲中,被罪龜囚車囚禁到背後的囚籠之中。

    這時候,粘稠黑霧之中,才傳來輕蔑的聲音。

    「雕蟲小技也敢在本皇面前出乖露醜?」

    獅懼皇說完,就聽一聲驚天動地的鼓響,鼓聲如同從四面八方襲來,又好像要去向四面八方,不斷往複循環,形成奇特的錯覺,如同連綿不斷的潮水毀滅世間。

    家國天下的表面出現明顯的漣漪,方運腳下沙之舟一動,大地開裂,建築粉碎,前方的土地碎石都化為細砂衝天而起,如同一道沙之巨浪,橫在家國天下前方,擋住巨鼓的力量。

    沙浪下落,前方的黑霧也已經消散。

    只剩二十七頭皇者。

    所有的大妖王,都已經被囚禁入罪龜囚車之中。

    法家文台,龍族鎮罪,皇者之下,方運無敵!

    看著方運身後的十座罪龜囚車,所有的皇者都愣住了。

    哪怕他們在外面不認識罪龜囚車,進入龍城后,也會聽說過這等可怕的凶物,那可是能囚禁半聖的存在。

    上百頭大妖王被囚禁在巨大的罪龜囚車之中,宛如被關在籠子里的蛐蛐一般,毫無反抗之力。

    在場的任何一頭皇者,都絕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內殺光上百五境大妖王,更不用說直接抓捕。

    方運猶如帝王一樣,站在大殿的牆頭俯視遠方的眾多皇者。

    「從頭到尾,你們就誤會了一件事。我不是來探查的,我是來,殺光你們的!」

    說完,罪龜囚車動了起來,大量的鎖鏈抓住上百頭五境大妖王,把它們投向一座非常大的機關。

    那機關如同是放大幾萬倍的青瓷茶壺,足有近百丈高,好像把一座小山雕成茶壺狀。茶壺蓋開著,眾多大妖王從壺口掉落進去,裡面發出轟隆隆的聲音,彷彿山洪暴發、山體崩塌一般。

    隨後,壺嘴開始冒出白煙。

    敖原雙眼瞪大,驚道:「快阻止那座機關!那是著名的血肉壺,那些大妖王被投進去之後,再配合一些材料,能製造成血肉巨人,若是使用神材,這一百多大妖王至少能製作成三頭不怕死的皇者血肉巨人。」

    「是五頭!」

    方運說完,得自葬聖谷的聖念物品跟不要錢一樣扔進去,這些東西,都屬於神材的範疇。

    突然,血肉壺收縮一下,又迅速膨脹,然後就見一個巨物把細長的茶壺嘴撐大,從下往上不斷上升,最後砰地一樣,好像瓶塞開啟一樣,一團圓滾滾的大球從茶嘴口飛出,落在地上徐徐滾動。

    眾人定睛一看,那是血肉與各種奇特身材混合之物,隨後,圓球開始蠕動,慢慢改變,不多時,竟然化為一尊身高百丈的血肉巨人。

    這具血肉巨人的表面,竟然散發著淡淡的聖道氣息。

    接著,一個又一個圓球從血肉壺中飛出。

    最終,五具皇者層次的血肉巨人站立在方運前方,如同最忠誠的護衛,堅守在前。

    對面的皇者已經開始衝鋒,但方運再次一揮手。

    三條機關巨龍張開大嘴,三道細細的火焰飛出,起初並不特別,但那火焰飛到一裡外后,突然開始變粗變大,當落在二十裡外的時候,已經瀰漫成大片的龍炎之火,覆蓋方圓三十餘里的範圍。

    全部的妖蠻,都被三具龍火戰具的火焰包圍。

    接著,漫天雷霆在天空灑落。

    與此同時,那巨石投車表面形成巨大的吸力,大量建築廢墟被吸到巨石投車的吞海貝中,強大的力量將眾多建築廢墟化為一丈見方的大石塊,在吞海貝中堆疊成山。

    每一塊石塊都被巨石投車附加了奇異的力量,隨後,巨石投車的機關發動。

    轟!

    飛出去的巨石瞬間突破音障,在恐怖力量加持下,形成巨石雨,一通亂砸。

    那些皇者所在的地方,瞬間變成火焰雷霆劇毒和亂石之地。

    這一時刻,方運自己造成的破壞,絲毫不下於之前鰻霆皇等四皇聯手之威。

    工家的強大在這一刻展現得淋漓盡致。

    大部分皇者竟然全都不敢前沖,要麼後退,要麼向兩側躲避攻擊。

    只有擁有半聖寶物的獅懼皇、敖原和已經瞎掉雙眼的觀風者不受影響。

    敖原與觀風者站在原地,不能退,也不願意進攻,只有獅懼皇憤怒地沖向方運。

    「你竟然把我們獅族的妖王製作成傀儡,不可寬恕!」獅懼皇每說一個字,就有一道肉眼可見的聲浪進入它身後的金獅巨鼓之中。

    每有一道聲浪進入,那鼓皮表面的金色獅頭就變得立體一些。

    當獅懼皇說完后,一個巨大的黃金獅頭從鼓皮之中探出,隨後猛地膨脹,暴漲到千丈之高,然後對準方運,張口大嘴,猛地大吼一聲。

    就見一個直徑千丈的巨大青色氣團在獅口前方形成,而後宛如流星墜落,猛地飛向方運,在疾飛的過程中,不斷變大,宛如一整片颱風被揉成一顆大球,拋了過來。

    方運神色不變,輕輕一踩腳下的沙之中。

    大量的枯朽落葉飛入其中。

    就見附近大量的建築彷彿被一隻只無形的巨手捏成細沙,所有的細沙向上飛起,最後在半空凝聚成一條黃沙之河,逆流而上,迎擊青色氣團。

    黃沙與氣團在高空相撞,兩種沛莫能御的力量同時爆開,恐怖的衝擊波橫掃八方。

    正下方的廢墟瞬間化為粉塵,大量的建築倒塌,無數的隨時向四面八方飛濺。

    家國天下表面如波浪輕微起伏,很快便恢復正常,沒有讓機關受到任何損傷。

    那些皇者都安然無恙,但前沖的皇者停下腳步。

    哪怕是皇者,若是遇到半聖寶物正面一擊,也會受傷,若是身中要害,甚至會被直接殺死。

    即便方運和皇者都不能發揮半聖寶物全部的力量。

    只有獅懼皇繼續向前沖。

    一頭皇者忍不住喊道:「獅懼皇,你不要大意,最好等妖皇殿下來再說。按時間估算,他已經進入太陽神宮,他能感知到大薩滿閣下的位置,應該正在向這裡趕來。」

    獅懼皇的眼神變得無比複雜,最後他停在半空,冷冷地看著方運。

    方運望著那些皇者,道:「看來你們想要等妖皇,不錯,很聰明。可惜,我不會給你們那麼多時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