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帝土之外,墜星海中。

    以鰻霆皇為首的六人望著路過的妖皇的背影。

    突然,敖焚的聲音響起。

    「聽說妖皇殿下乃萬界第一皇者,半聖之下第一妖,在下敖焚,仰慕已久,屢有切磋之心,卻無相遇之時。今日得見,實乃三生有幸。妖皇殿下,請賜教!」

    敖焚說完,身體一抖,突然快速膨脹,化為一條體長兩百丈的火焰之龍,彷彿失去血肉,全身都由暗紅色的火焰組成。

    火焰之龍瞬間加速到極致,張開大口,對追妖皇噴吐火焰。

    紅中透著黑色的灰燼之火剎那間抵達妖皇身後,仿若滅世之炎,焚盡萬物。

    其餘五個隊員看在眼裡,一方面都被敖焚的抉擇所震驚,難以想象敖焚竟然主動攻擊妖皇,但另一方面,卻又驚嘆於敖焚的強大,他噴吐出的灰燼之火,遠遠超過皇者的極限,已經接近龍聖化身噴吐的火焰的威力。

    「放肆!」

    妖皇猛地轉身,不動寶物,不用戰技,揮拳擊出。

    他現在只有五丈高,如同全身鎧甲的小巨人,但在兩百丈的敖焚面前無比渺小,還不如敖焚的龍爪大,他揮出的右臂,甚至還不如敖焚的爪尖大。

    但是,這麼平淡無奇的一拳在完全擊出后,如平地起驚雷,恐怖的氣血噴發而出,猶如長江決堤,奔涌不止。

    這一拳,把覆蓋方圓數十里的火焰生生分開,讓一道火焰化為兩片火流。

    妖皇和座下的蛟龍,如同江中之島,任憑江水何等湍急,都無法將其吞沒。

    剎那之後,妖皇竟然反客為主,氣血洪流逆火而上,將灰燼之火越分越大,最後竟然攻到敖焚面前。

    敖焚當空翻滾,躲避那恐怖的氣血洪流,但稍稍遲了一步,被氣血洪流擦身而過。

    嗤……

    就見敖焚的火焰之軀竟然瞬間暗淡三分,身側的火焰被滅了一半。

    那氣血洪流去勢兇猛,竟然持續飛行,最後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中。

    鰻霆皇道:「好強大的妖皇,若是敖焚沒有化為火焰之軀,肉身被氣血洪流擦碰,半邊身體已經沒了。」

    「哦?竟然能躲過本皇一拳,看來你們灰燼之龍果然非同小可。如果你真要切磋,等本皇處理完私事,便在尾角城等你。如若不然……」

    敖焚打斷妖皇的話,道:「怎麼,妖皇也有怕的時候嗎?擇日不如撞日,就現在吧!」

    說完,敖焚兩百丈的身軀微微一拱,宛如拉滿的弓背,而後猛地鬆開,發出一聲劇烈的爆鳴聲,竟然瞬間來到妖皇身前,兩隻火焰龍爪對準妖皇的頭顱狠狠抓去。

    這一抓,宛若火山噴發,火光四射。

    「找死!」

    妖皇的聲音依舊平靜,就見他再次一拳揮出。

    他的整個右手,都被壓縮到極致的氣血包裹,不再是血紅色,而是深深的黑色。

    在眾人看來,妖皇的這隻拳頭,猶如攜帶深淵的黑暗,降臨世間。

    轟!

    拳爪之間,氣血與火焰向四面八方炸裂,如同鋪開一片方圓數十里的血與暗的巨畫。

    妖皇連同蛟龍重重下沉一丈,而敖焚則被生生打飛,在半空翻滾著,倒飛數十里才勉強穩住身形。

    敖焚抬起龍頭,雙目之中有漆黑的火焰在燃燒。

    萬界不滅,鬥志不休!

    「不愧是妖皇,再來!」

    這一次,敖焚飛到妖皇上空,而後身體筆直下降,在靠近妖皇后,身體彎曲,彷彿在半空畫圓,碩大的龍尾如同一條開山之鞭,狠狠抽向妖皇。

    「本皇明白了!」

    妖皇說完,突然起身,由坐改為站在蛟龍之上,然後微微矮身,突然用力一躍,如同巨鯨出海,揮動拳頭迎擊敖焚龍尾。

    眼看妖皇的拳頭就要擊中龍尾,龍威突然劃了一個奇妙的弧度,繞過妖皇的拳頭,狠狠抽在妖皇的身上。

    妖皇本能地用手臂抵擋,隨後發出一聲細微的悶哼,被抽飛出去,去勢竟然比方才的敖焚更疾。

    眨眼之後,妖皇穩住身形。

    妖皇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左臂,左臂的鎧甲部分已經變形扭曲,甚至擠壓它的手臂。不過,他的鎧甲力量驚人,正在慢慢恢復。

    妖皇抬起頭,看了看敖焚,又掃視另外五人,道:「看來,你們想阻本皇去帝土,嗯……是阻攔本皇去殺方運!」

    象異皇急忙喊道:「妖皇殿下,您誤會了,我們絕不敢阻攔您!你快走吧,我們沒有那個意思。」

    「再來!」敖焚突然再次沖向妖皇。

    「阻攔本皇殺方運者,罪同方運,死!」妖皇的雙目血光一閃,竟然主動沖向敖焚。

    妖皇再次揮拳擊出,但這一次,右拳前方化為黑色漩渦,好似能吞沒一界。

    眾人大驚,這可是妖界極強的手段,名為三界閡暗,一般只有半聖才能用出。

    敖焚竟然絲毫不懼,深吸一口氣,然後猛地噴吐大量的灰燼之火。

    瀑布般的火焰衝擊妖皇,妖皇竟然憑藉拳頭前的黑色漩渦吞沒所有火焰,並繼續殺向敖焚。

    敖焚立刻改變計劃,一邊後退,一邊噴吐火焰,妄圖以灰燼之火沖開三界閡暗。

    但是,妖皇微微躬身,好像在向敖焚行禮,可一剎那,身體爆發出火焰風暴,速度達到五十鳴,瞬間破開敖焚的火焰,一拳擊中敖焚。

    敖焚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身體倒飛出去,而且在倒飛的過程中,火焰之軀遍布裂痕,火焰迅速暗淡,彷彿隨時可能熄滅。

    妖皇再度微微躬身,周身同樣爆發出火焰風暴,使出同樣的一拳,要追殺敖焚。

    但是,一聲雷聲爆響,天降銀光,剎那之後,眾人眼前一花,一座雷霆囚籠包裹妖皇。

    妖皇的攻擊竟然被生生打斷,所有的氣血都被雷霆囚籠驅散。

    隨後,一條以明黃色為主的彩帶無聲無息的出現在妖皇後面,猛地拍出,把妖皇連同雷霆囚籠拍飛。

    妖皇被抽得腰背彎曲,後背的鎧甲深陷血肉之中,甚至發出骨骼破損的細微聲。

    妖皇停在空中,望向鰻霆皇,吃力地挺直身軀。

    「看來,你們今天想全部葬身墜星海!」

    妖皇的聲音中終於多了一絲怒火。

    鰻霆皇笑呵呵地道:「妖皇殿下誤會了,看到您與敖焚切磋,又輕易取勝,我有些心癢,這不,正式向您請教!」

    象異皇帶著哭腔道:「妖皇殿下,您別誤會,不是我們全部,是他們兩個,我不會向您出手!」

    妖皇側頭看向象異皇,但卻突然急退。

    「切磋之中,豈能分心!」鰻霆皇突然沖向妖皇,漫天雷霆如草原上奔跑的獸群,一起湧向妖皇。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