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帝土之外,墜星海中。

    和敖焚不同,鰻霆皇準備充分,再加上極為老辣,竟然拖延許久,才被打成重傷。

    眼看妖皇就要痛下殺手,水枯皇出手攔住。

    憑藉強大的劇毒,水枯皇阻撓了妖皇許久,但妖皇實力太強,還是被擊敗。

    隨後,岩紋皇出手,救下水枯皇。

    敖焚、鰻霆皇和水枯皇都非常強大,他們本身沒有拚命,只是想阻攔妖皇,沒有給妖皇造成生命的威脅,但卻消耗了妖皇大量的力量。

    妖皇跟岩紋皇戰鬥數十息后,發現自己妖力入不敷出,而岩紋皇竟然在許多地方強於前面四頭皇者,它無比惱怒,拿出一件半聖寶物,這才壓著岩紋皇打。

    但是,岩紋皇獲得承星石后,力量成長極快,再加上進入並離開末日殿得到好處,別的或許不夠強,但身為岩族,挨打的能力一流。

    過了許久,眼看岩紋皇撐不住,雲根皇出手。

    雲根皇無法對妖皇造成半點傷害,但是,雲根皇因為掌握虛無之力,經常化為虛無,輕鬆躲開妖皇的攻擊。

    最終,妖皇竟然不耐煩了,直接耗盡大量妖力,催動一件新的半聖寶物,把雲根皇打飛。

    「象族的皇者,你想背叛妖界嗎?」

    妖皇一邊暗中恢復妖力,一邊望著不遠處一直未參戰的象異皇。

    象異皇苦著臉道:「妖皇殿下,您別誤會,我絕對不會背叛妖界。」

    「那麼,滾遠點兒,別妨礙本皇!」

    妖皇說完,走向傷勢最重的敖焚。

    象異皇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可又不敢去攻擊妖皇,只得說:「妖皇殿下,他們只是跟您切磋,現在都已經失敗,您何必得勢不饒人呢?我代他們向您認個錯,並保證絕不攻擊您,您能不能放了他們?」

    「放了他們?我的敵人,何曾留下活口!」

    妖皇說著,就要去殺趴在不遠處的敖焚。

    「你留下過。」象異皇的聲音突然變得無比怪異。

    此刻妖皇面朝敖焚和鰻霆皇等人,背對著象異皇,沒有發現象異皇異樣的神色,但是,鰻霆皇和水枯皇則詫異地看著象異皇,以致於妖皇猛地回頭,發現衝過來的象異皇

    象異皇滿目猙獰,周身燃燒如火的妖煞,全身一片漆黑,而且在他漆黑的象皮之上,竟然浮現一張張扭曲的象族面孔,這些面孔,都是如同由岩漿勾勒。

    象異皇的這一次衝鋒,太快了,簡直如同瞬間挪移一樣,在妖皇轉頭的一瞬間,狠狠撞在它身上。

    強如妖皇,連同坐下的蛟聖骸骨,都被生生撞飛。

    妖皇在倒飛的時候,大口吐著血,全身的骨骼碎裂,恐怖又奇特的力量深入它的體內,不斷展開破壞。

    象異皇也因為動用的力量太強,站在原地頭暈腦脹,難以繼續追擊。

    鰻霆皇望著象異皇身上不斷浮現的古象面孔,喃喃自語道:「地獄重生,古象降世。沒想到,它竟然能化為地獄古象。」

    這時候,鰻霆皇身邊的敖焚緩緩起身,道:「我似乎可以不用偽裝了,聖體果,果然強大。」

    敖焚不再壓制力量,就見之前的傷口迅速癒合。

    鰻霆皇笑道:「還是要多謝甲老……不,是方運留下的神物。」

    象異皇愣了一下,道:「你們在騙我?」

    「當然沒有,我們只是在等待妖皇麻痹大意,然後出手。可惜,他一直很警惕。」敖焚道。

    「那我們現在聯手殺他?」

    鰻霆皇道:「不,依舊輪流牽制他,不要與他生死相搏,只有我下達命令,我們才要全力以赴。」

    「好吧。」象異皇有些不滿,但也清楚,若是真逼急了妖皇,最好的結果也不過是六人與妖皇同歸於盡。

    這時候,遠方傳來妖皇的聲音。

    「我記起來了,你是古象一族的餘孽!據我所知,當年逃出去的古象,全部是剛生下幾年的幼象,你現在連二十歲都不到,為何如此強大?」

    妖皇站在只剩骨架的蛟龍聖骸身上,飛向象異皇。

    鰻霆皇等人無比驚訝,沒想到這象異皇竟然如此年輕,哪怕是方運都比他大。

    象異皇道:「我有幸進入過一個寶地,在那裡修行百年,出來的時候才知道,外界只過了三年。至於我為何這麼強,當然是拜你所賜!」

    象異皇微微低著頭,看著自己身上一個個不斷隱現的象頭。

    「我明白了,當年我奉上代妖皇之命,率領大軍屠戮你們古象餘孽,你僥倖逃脫。我們走後,你偷偷回返,動用你們族中禁術,吸收他們的魂魄融入身體,化身地獄古象,實力暴增,再加上寶地的作用,你才能在短短的時間晉陞皇者。」妖皇道。

    象異皇抬起頭,臉上再無膽怯,取而代之的卻是一種瘋狂的笑意。

    「不,我根本沒有逃脫,我是被一頭老象壓在身下,閉著眼,親耳聽著你們如何屠戮我們古象一族,從頭聽到尾!每一聲喝罵,每一聲慘叫,每一聲踐踏,每一聲撕開皮肉的聲音,我都記得,並不斷在我的夢裡出現!所以,我落下了一點病根兒。」象異皇有些自嘲地道。

    鰻霆皇等隊友恍然大悟,這才明白象異皇為何那麼膽小,當時那麼小的象異皇,親自經歷地獄般的變故,沒有瘋掉,實屬不易,變得膽小再正常不過。

    妖皇好奇地問:「那你看到我,為什麼不先動手?」

    「我不敢。沒有十足的把握,我絕不會殺你。更何況,當年動手的妖蠻那麼多,我要殺的那麼多,最後才能輪到你。」象異皇似乎在說一件很輕鬆的事。

    「那你為什麼又敢了?你很清楚暴露身份的代價。現在,和方運相比,我更想殺你!」妖皇身上的殺意突然暴漲。

    「也沒什麼重要的原因,我只是不能眼睜睜看著他們死在我面前!」象異皇的語氣依舊輕淡,但是他的雙目之中,卻隱含濃濃的悲色。

    他身上不斷隱現起伏的象頭,緩緩回落,似是能感受到象異皇的情緒。

    「那麼,你就讓他們眼睜睜看著你死吧!」

    妖皇怒氣勃發,殺向象異皇。

    戰鬥,再一次開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