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帝土,末日殿中。

    「真是一場毫無技術含量的戰鬥。」方運望著三個重創的皇者,輕輕搖頭。

    獅懼皇、觀風者與敖原面露悲憤之色。

    三人已經全力以赴。

    觀風者一直在不斷消耗壽命,預測對手的攻擊,但是,當古屍皇者的數量太多了,他縱然預測到了,其他皇者明知道古屍皇者的攻擊角度,也避無可避。因為,古屍皇者全都用以命搏命的手段。最好的方式也只是以較小的代價化解,做到殺敵一千自損五百。

    獅懼皇有金獅巨鼓在,本來可以堅持更久,但方運使用聖寶對其進行遏制,讓他發揮不了全部的作用。

    敖原甚至已經拿出蒼白日晷,不斷抽取裡面的力量增強自己,他最強的一擊,曾經殺過整整五頭古屍皇者。

    哪怕強如妖皇,全力一擊也最多能殺死三四頭古屍妖皇而已。

    怎奈古屍皇者源源不斷,始終維持在一百之數。

    除了一百古屍皇者,還有五頭血肉巨人,還有方運的聖寶,這讓戰鬥完全演變成一場大混戰。

    最讓三頭皇者無奈的是,由於古屍皇者太多,而且一直近身肉搏,導致他們從頭到尾也只有兩個皇者用出神相之擊,其餘皇者的神相之擊都被生生打斷。

    「拿過來吧。」方運向敖原伸手。

    敖原的半截身體已經被打沒,又被屍毒侵體,血肉重生極為緩慢,像是斷掉的大蚯蚓一樣趴在地上。

    他原本充滿恨意,但突然擠出無比真誠的笑容,努力把敖雨薇送給方運的木箱拋給方運,道:「偉大的文星龍爵殿下,我知道我犯了不可饒恕的錯誤,但我會改正。我現在就向龍城發誓,從此以後,我奉您為主,我願意用我的餘生來彌補我的錯誤。我……」

    「還有。」方運的右手勾了勾,左手把木箱收入天地貝中。

    「你……」

    「怎麼?」方運眼神一變,格外冷淡。

    「好!」敖原一咬牙,將蒼白日晷拋向方運。

    蒼白日晷如同一間房屋那麼大,方運接住后,將其變成巴掌大小。

    「好東西!」

    方運仔細撫摸蒼白日晷表面的紋路和裂痕,為之動容。這件蒼白日晷的價值,絲毫不遜於黃昏虛日碎片。

    方運發現,蒼白日晷之中還蘊含強大的力量,但敖原實力太弱,力量似乎與日晷有些衝突,僅僅引動極少的力量。

    「還有!」方運的手又勾了勾。

    敖原面露苦色,道:「方運殿下,這西海王冠是我族聖物,我若是丟失,將會面臨重罰。若是到了您手裡,我族眾聖一旦降臨,反而會對您不利。這樣吧,我這次來墜星海,也獲得不少寶物,我將所有寶物連同天地貝一起交給您。」

    「先把天地貝給我。」方運道。

    敖原咬著牙,過了足足三息,才遞出天地貝。

    方運接過自己的第二枚天地貝,這東西,可比半聖寶物更有價值。

    「你的!」方運向獅懼皇勾了勾手。

    獅懼皇盯著方運,兩眼之中紅光與金光閃爍,緩緩道:「我把我族寶物給了你,你能否饒我一命?」

    「你現在給我,我有可能饒你一命。但你不給,我殺了你,照樣能奪到這件寶物。」方運道。

    「你就不怕我毀壞金獅巨鼓自殺?」獅懼皇道。

    「不要跟我開玩笑,你如果能毀壞金獅巨鼓,我調頭就跑。快點!」方運的臉色又陰了下來。

    獅懼皇長嘆一聲,正要送上金獅巨鼓,觀風者道:「他不會放過我們的,吾已經看到,死亡降至。」

    觀風者說完,身體突然化為黑色的光芒,鑽進水晶聖球之中,就見那水晶聖球之中多了一個黑色的鷹魂,振翅欲飛。

    水晶聖球化為流光,急速飛去,方運急忙用各種寶物去攔截,但全部失敗。

    「不愧是觀風者,只是可惜了水晶聖球。」方運早就知道皇者好殺,觀風者難死,畢竟觀風者在妖界的地位太高。不過,觀風者寄魂於水晶聖球中,最多只能活三年,三年之後,便會魂飛魄散,比尋常死亡更慘。

    方運不在乎觀風者,但很在意水晶聖球,那是妖界獨有的寶物,雖然人族得到也無法使用預測之能,但有強大的窺探之能,可以直接觀察妖界各處,只要觀察地點不在妖聖身邊,絕不會被察覺。

    他們都沒有看到,水晶聖球飛出末日殿,飛出帝土,飛出墜星海,眼看就要飛離龍城,一隻巨爪憑空出現,抓住水晶聖球,裡面的鷹魂發出凄厲的慘叫,消散成煙。

    「你!」方運冷冷地盯著獅懼皇。

    獅懼皇猶豫數息,低下頭,厚重的金獅巨鼓徐徐向方運飛去,在金獅巨鼓離方運還有五十丈的時候,獅懼皇猛地抬頭,同時神念外放,要激發金獅巨鼓最後的力量。

    但是,獅懼皇發現,周圍的環境全都改變,不再是碎石組成的廢墟,而是一座新的陸地,鳥語花香,山脈起伏,一派優美風光。

    血芒天下。

    獅懼皇的神念,被血芒天下徹底吞噬。

    「怎麼會……」獅懼皇驚駭地看著方運,再度外放神念,但消失的無影無蹤,與金獅巨鼓徹底失去聯繫。

    「所以說,這場戰鬥沒有一點技術含量。你們太弱了,無論是頭腦還是身體。」方運一伸手,抓住金獅巨鼓,大量的枯朽之力湧入,很快摧毀裡面的烙印。

    方運這才收起血芒天下。

    獅懼皇急忙感應金獅巨鼓,但金獅巨鼓毫無回應。

    方運收起金獅巨鼓,看向敖原,問:「你真不願意把西海王冠給我?」

    「我……希望您能看在同為龍族的面子上,大發慈悲,饒過我。」敖原懇求道。

    「殺了!」方運淡淡地一聲令下,一百頭古屍皇者齊齊出手。

    猶如一群巨象在踐踏兩隻老鼠。

    「是你逼我的!」

    敖原大吼一聲,就見西海王冠之中,突然冒出一頭半透明的白龍,那白龍扶搖直上,瞬間化為一頭體長百里的半透明白龍,居高臨下,俯視方運。

    那一百古屍皇者都被巨龍的力量衝擊得連連後退。難以靠近敖原。

    「祖父,殺了他!」敖原大叫道。

    那百里巨龍眼中充滿了冷漠,徐徐抬起巨爪,向方運拍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