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動手前,都不看看這裡是什麼地方嗎?蠢透了!」

    方運望著天空巨大的龍聖投影,身前浮現兩件物品,一件是兵族玉器,一件是殘破石碑。

    不遠處的大屠場中,傳來一種奇異的波動。

    那波動明明無聲無形,無嗅無色,但每個人只覺眼前的世界蒙上血紅色。

    那奇異的波動,像是一頭在深海覓食的巨鯊。

    突然,一把巨大的暗紅色大鍘刀從大屠場中飛出,橫斬在龍聖投影的身上。

    那龍聖投影甚至都沒來得及發聲,身體便炸成無數光點,最後被大鍘刀吸進刀中。

    那足有千丈長的大鍘刀,在天空轉了一圈,沒有再次發現半聖力量,才返回大屠場。

    獅懼皇與敖原嚇得目瞪口呆,無法想象大屠場中竟然蘊藏著如此恐怖的兇刀,斬殺半聖投影如砍瓜切菜,其力量絕對不下於大聖寶物。

    「你們很幸運,若是半聖來到大屠場,必死無疑。你們可能不知道,大屠場,就是用來宰殺半聖的地方。你們不會被大屠場視為待宰之物,又有觀風者在,的確能避開危險,獲得蒼白日晷。我應該謝謝觀風者,否則的話,哪怕是我手持兵族玉器,也得不到這蒼白日晷。」

    「繼續。」方運再次平淡地下令,百皇齊出,再次攻擊。

    古屍皇者不是很強,但很多。

    獅懼皇與敖原原本都是巔峰皇者,但是,在絕對的數量面前,它們兩個只能被動防守。

    在很多時候,戰鬥不像是生死肉搏,而像是兩個受傷的武林高手,被一群手持菜刀的流氓亂砍。

    和身上的傷相比,心中的憋屈更讓他們難以容忍。

    方運不在乎他們是否能容忍,因為戰鬥很快接近尾聲。

    「我們龍族不會放過你的……」

    敖原臨死前吼出最後一句話,卻沒能讓方運神色有絲毫變化。

    方運一招手,將西海王冠拿在手中。

    方運試了試,輕輕搖搖頭,自己終究不是龍族,難以發揮這件寶物的全部威力。

    但是,這件寶物卻有一個看似無用但在特別地點特別時刻非常恐怖的作用。

    能控制西海龍宮的所有機關和大部分寶物。

    方運看著西海王冠,回憶敖原之前的種種,掂了掂王冠,收到文宮之中。

    「想騙我?這西海王冠如果真有他說的那麼有特別的意義,根本不會讓他帶到龍城。他既然帶了,必然有其他用處。莫非,跟他之前說的祖龍聖地有關?或者,西海龍族想要這件王冠?據說除了東海龍宮,其他三海龍宮都無法控制所有的龍宮,因為都沒有龍庭正式的任命。而東海龍宮則因為有東海王冠,所以才能徹底控制龍宮。」

    方運又看了看其他皇者的屍體,先是尋找各種儲物物品,然後進行收穫,比如切下敖原的龍角、扒掉獅懼皇的獅皮等等。

    最後,把一些用不掉的血肉等邊角料扔進血肉壺中,儲存起來。

    那五具血肉巨人的力量在慢慢消散,過不了多久就會解體。

    方運打掃完戰場,開始埋伏,等待可能出現的妖皇。

    「我倒要看看,你如何面對我的百皇大陣!」

    與此同時,帝土之外。

    妖皇面色陰沉地坐在骸骨蛟聖身上,讓自己的坐騎去對抗不知多少次被擊敗但很快又生龍活虎的敖焚,自己則抓緊機會恢復氣血。

    身為萬界最強皇者,妖皇再強大,氣血也有上限。

    鰻霆皇等人何等精明,他們一開始就拼著重傷消耗妖皇的氣血,等妖皇發覺氣血消耗過劇,開始使用各種藥物補充的時候,已經有些遲了。

    他冒險使用了兩次寶物,但一次被鰻霆皇使用半聖寶物擋住,一次被雲根皇憑藉虛無之體化解。隨後因為氣血過少,差點被象異皇找到機會重創。

    他還有殺手鐧,可在氣血不足的時候使用若不能全殲對方六人,自己便會陷入危險。偏偏六人分散在各處,距離十分巧妙,既能在關鍵時候相互增援,又能在大難臨頭的時候各自逃竄,不給妖皇機會。

    這裡是龍城的墜星海,若是氣血損耗過度,很可能會遭遇其他敵人的伏擊。

    可若是不消耗大量氣血使用殺手鐧,就無法擺脫這六個人。

    偏偏鰻霆皇等六人根本不想與妖皇拚命,就是拖著妖皇,他們允許妖皇恢復氣血,但恢復到一定程度后,便會想盡辦法逼妖皇出手,始終讓他的氣血維持在低限度。

    若是面對六個普通皇者,妖皇可以在二十息內殺光,但這六個皇者要麼力量怪異,要麼是巔峰皇者,偏偏還有大量的神葯,再加上輪流出手,哪怕是半聖化身短時間也奈何不了他們。

    「他恢復的差不多了。」

    鰻霆皇說完,象異皇瞪著雙眼,繞過敖焚,從妖皇和骸骨蛟聖身後發起攻擊,逼得妖皇不得不出手。

    象異皇一開始跟妖皇戰鬥,偶爾會束手束腳,因為他雖然憎恨妖皇,但也本能地感到畏懼,可因為現在打多了,完全把妖皇當成一個稍強的切磋對象,完全沒了束縛,打得有聲有色。

    過了一會兒,妖皇突然身形一滯,體內氣血大亂,象異皇大喜,就要下狠手,但見妖皇頭頂突然浮現一座青黑石碑,散發著浩瀚的威力。

    在看到青黑石碑的一瞬間,所有人都感受到死亡來臨。

    「後退!」鰻霆皇驚叫。

    所有人急忙撤退。

    妖皇站在骨骸蛟聖身上,身體挺立,用極冷的聲音緩緩道:「本皇已經記住你們六個,從今日起,你們會進入妖界獵殺榜!至於罪名,便是幫助方運襲殺我族大薩滿觀風者,並伏擊本皇!」

    說完,妖皇踏著骨骸蛟聖,快速離開,離帝土越來越遠。

    在最後,妖皇回頭望向帝土,眼中的血色更加濃郁。

    看到妖皇消失在視野中,六個人才長長鬆了一口氣,聚在一起,如同散了架一樣,東倒西歪躺著。

    尤其是象異皇,簡直跟頭豬一樣,拚命吃東西補充體力。

    敖焚道:「真是好懸啊,我們雖然有神葯,可以輪流戰鬥,但身體終究有限,若是他再堅持一天,死的會是我們。」

    「妖皇果然強大。從那青黑石碑就看出來,他絕對還有許多強大的手段,但都是用來對付方運和更強大的敵人,不願意用在我們身上。幾乎單憑自己的力量,與我們六個周旋而不落下風,當真萬界第一皇者。」岩紋皇稱讚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