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象異皇嘿嘿一笑,道:「我就知道妖皇不敢全力以赴對付我們。你們可能不知道,但我早就聽說,方運在葬聖谷里,連殺妖皇兩個分身,其中一個就是極強的貝翼皇者。那時候,方運只有四境吧。只要方運活著,妖皇就必須要留足後手。」

    鰻霆皇卻嘆息道:「你們只知道妖皇的強大,卻不要忘記,方運竟然成功了!」

    象異皇忙道:「對啊,我怎麼把這個忘了!方運竟然殺了觀風者?那可是無所不知的存在啊,歷史上,只有老死的觀風者,沒有戰死的觀風者,因為他們從來不去可能會被殺死的地方。古妖一族當年那麼強,眾聖齊出,都傷不到一頭皇者觀風者。」

    「如果狼淪皇沒有騙我們,不止觀風者,還有至少二十頭皇者以及上百大妖王陣亡!我很好奇,方運是憑什麼取勝?哪怕給他一萬件半聖寶物,都毫無用處,他不過五境,同時能使用一兩件已經是極限。更何況,觀風者自己和身邊的皇者必然也帶著半聖寶物。我完全想不通。」鰻霆皇道。

    「想不通。」水枯皇輕輕搖頭,幾十條觸鬚輕輕擺動。

    象異皇卻哭喪著臉道:「我替他高興個什麼啊,咱們要完了,竟然上了妖界獵殺榜!從現在開始,妖蠻們會把咱們當作眼中釘肉中刺,欲除之而後快。更何況,咱們的罪名是襲殺了觀風者,這可比殺了妖界半聖的罪名更重。我算是完了,我再也回不去妖界了。」

    敖焚卻道:「我不怕,我大不了永遠留在龍城。龍城此次開啟,絕非偶然。我一直懷疑,龍城當年關閉並逃離,就是為了保存實力,一旦現世,必然屹立於世間不倒!」

    「龍城可護不住你我!」象異皇又變得膽小。

    岩紋皇輕咳一聲,道:「現在我也不用瞞各位了,我跟方運暗中交易,換取了承星石,所以那六銀體,也給了他。」

    「我早就猜到。」鰻霆皇風輕雲淡道。

    岩紋皇尷尬一笑,道:「我覺得,這個方運,比我們想象中更加厲害。所以,你們不用怕,只要他在,妖界不會特別針對我們。你們誰怕死,大不了跟在他後面。他連觀風者都能殺,保護我們還是很輕鬆的。」

    象異皇一愣,道:「有道理!那我決定了,一直跟著他,直到我晉陞半聖。你們呢?」

    敖焚白了象異皇一眼。

    岩紋皇尷尬一笑,道:「近期我也打算去燭龍城,聽說那裡比較安全。那裡的統領敖震非常強大。」

    岩紋皇的話讓其餘人動了心思。

    敖焚想了想,道:「我也去燭龍城看看。」

    「那你還衝我翻白眼?」象異皇怒了。

    「沖你翻白眼需要理由嗎?」敖焚反問。

    象異皇一聽,覺得敖焚的話很有道理,一時間竟無法反駁。

    鰻霆皇道:「尾角城不再安全,我要去的地方太遠,我先暫住燭龍城,消化最近的收穫之後,再離開。」

    雲根皇一看六個人有四個要去,無奈道:「我們雲族來的很少,太過分散,我找不到太多援手,不如跟著你們算了。」

    「嗯。」水枯皇算是表示大家一起行動。

    象異皇道:「那還愣著幹什麼,我們快點去燭龍城啊。」

    「還是在這裡等方運為好。」鰻霆皇道。

    「呃,也是。」象異皇點點頭。

    岩紋皇道:「以我對方運的了解,他知道妖皇要來,但不知道妖皇已經離開,很可能會留在末日殿等妖皇。如果等不到妖皇,怕是不會放過其他的妖蠻。」

    鰻霆皇想了想,道:「他身上的延壽之寶不多,一旦耗盡,就會離開。」

    岩紋皇無奈道:「那個銀族皇者在六銀體中,留下不少的延壽之寶,他在裡面住一個月不成問題。」

    「這就頭疼了。」鰻霆皇的身體如海帶輕輕搖曳。

    象異皇道:「我看還是等等吧,總比我們離開墜星海被妖蠻追殺好。」

    「好,那我們先在這裡等待,方運若是離開末日殿,一定會出現在附近。」鰻霆皇道。

    數個時辰后,末日殿里的方運開始納悶。

    「按理說,妖皇既然已經知道觀風者進了末日殿,應該已經到達,以他的實力,不應該遲遲不到,莫非他倒霉,死在帝土外?不對……呃,我竟然忽視了一件事。妖皇既然能感知到觀風者的所在,恐怕已經知道他已經逃離,也知道我已經勝利。不過,以他的脾氣,應該還會來,看來,還是出了變故。」

    方運立刻收拾好一切,正準備離開,轉念一想,拿出敖原的寶藏石刻,翻找他們的路線圖,很快發現他們是從黃昏谷進來。

    「既然有如此機會,我豈能錯過!」

    方運微微一笑,開始向末日殿的另一處入口處飛行,那裡,定然有其餘妖界盜群源源不斷趕來。

    時間慢慢過去,方運很快找到那裡,布下天羅地網。

    只要有妖族進來,必然會被偷襲殺死。

    方運足足等了五天,殺了零零碎碎共六十多頭皇者和大量大妖王,帶著大量的收穫,心滿意足激發光翼,化為一道神光,離開末日殿。

    在離開末日殿的一剎那,方運突然感到自己所得的兵族玉器與石碑碎塊徹底消失。

    隨後,方運感到三道力量注入自己的身體。

    一道力量來自末日殿,一道力量來自蒼白日晷,一道力量來自黃昏虛日碎片。

    方運感到自己的壽命正在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恢復,最後完全恢復后,還在繼續提高。

    不止壽命提高,方運發現自己的一部分力量也在提高。

    原本的春秋積序文心只是中品,本來可能要二十多年才能晉陞到上品,可現在不僅已經晉陞到上品,而且開始向聖品進發。

    春秋積序除了品級,威力還跟其主的年齡有關,年紀越大的人,春秋積序的力量越強。

    像田松石那種年過一百的老人,若是獲得上品春秋積序,詩詞威力增加一倍,等於白白多了一道寶光。

    方運現在還小,就算現在有上品春秋積序,詩詞威力也最多增加四五成而已。但是,方運卻感應到,春秋積序好像出了錯誤,把自己當年滿百歲的老人,讓自己的戰詩詞威力增加一倍。

    「不,文心不會出錯,應該是末日殿或者兩件寶物讓我額外獲得了特別的力量,我察覺不出來,卻反應在春秋積序上面。」

    「聖品春秋積序……」方運怦然心動。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