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還是再想想,千萬不要意氣用事。」鰻霆皇道。

    敖焚道:「其實也不用怕,敖震陛下素有賢名,不會為難我們,大不了離開龍城!」

    「我在哪裡都一樣。」雲根皇道。

    方運道:「和陌生的地方相比,燭龍城目前最安全。」

    「竟然還有比我膽子大的人,佩服。」象異皇一聲長嘆,但隨後感受到隊友們的殺氣,撒腿就跑。

    在鰻霆皇和敖焚的帶領下,隊伍開始在深水之中前行。

    龍城無比巨大,海中地貌複雜,連龍城眾聖都無法詳細感知到每一處,更不用說妄圖堵截方運的妖蠻。

    經過多天的曲折前行,隊伍終於來到燭龍城外十餘里的一處湖泊,剛進湖底,就被一頭水妖發現,隨後燭龍城中爆發出一道道強悍的皇者氣息。

    「壞了,我們被發現了!愣著幹什麼,跑啊!」象異皇大驚失色。

    「升到水面上,我們進城!」方運冷靜地說完,坐著武侯車,置身於沙之舟上,在水中快速上升,留下清晰的白色水柱,其餘六個隊友無奈,只好跟了上去。

    在一片片嘩啦啦的水花翻騰聲中,六人陸續飛出水面,一起向燭龍城飛去。

    隊員們一起向前方看去。

    明媚的陽光下,一頭頭皇者從城牆上飛出,明明只有二十餘頭,卻有著百萬雄師出征的氣勢。

    那些皇者中,三頭白龍最為顯眼,如同領袖一般,目光沉穩,身形優雅,一道道宛如海嘯的氣流環繞在他們四周,並不斷向外擴散。

    在三頭白龍之後,有一些水族皇者,還有一些妖族皇者。

    在他們飛出城牆后,燭龍城各地的皇者才慢慢出現,故意與三頭白龍皇者保持距離,只在城牆之內。他們大都是一副好奇的模樣,許多人還在有說有笑。

    雙方很快飛近,為首的一頭白龍皇居高臨下,面無表情,盯著方運看了數息,問:「你可是罪人方運?」

    「放肆!」

    方運勃然大怒,一揚手,拋出星火渾天鑒。

    星火渾天鑒表面瞬間冒出濃濃的太陽真火,如同一顆小太陽,呼嘯著砸向為首的白龍。

    那白龍神色一變,一抬爪,身後彩光衝天,就見一支白玉般的龍角橫在上空,並迅速擴大,向前一刺,抵住星火渾天鑒。

    這時候,沙之舟已經抵達三頭白龍皇的近處,其餘皇者正在猶豫,就見地面劇烈震動,隨後一座又一座山峰如同爆破般地衝出土地,把所有皇者隔開。

    接著那些皇者所在的地方出現雷霆之牆、火焰之河、劇毒大江……

    方運的隊友們各顯神通,瞬間把沒有防備的眾多皇者打散。

    那白龍首領孤零零一個面對方運。

    直到現在,那白龍皇的雙眼中還是一片迷茫。

    他可是代表龍庭而來!

    未等那白龍皇反應過來,沙之舟瞬間猛漲到千丈之長,猶如橫過來的巨山,狠狠撞中白龍皇。

    莫說是白龍皇,就算是妖皇親至,都禁不起這沙之舟的全力一撞。

    就見沙之舟的尖端刺進白龍皇的額頭,宛如一把利刃,先把白龍皇劈開,隨後抵著白龍皇的殘軀,撞在岩紋皇喚出的高山之上。

    山峰崩散,亂石飛濺。

    堂堂白龍皇,一擊被撞成肉醬。

    沙之舟迅速縮小,大量的肉醬向一個地方聚集,白龍皇開始血肉重生。

    方運駕馭縮小的沙之舟,如同鐵錐扎進半成形的白龍皇身體之中,大量的枯朽之力湧入白龍皇體內,阻止它血肉重生,枯朽之力徹底佔滿他的軀體,將他從皇者之境打落到妖侯之境。

    這個時候,方運才允許他血肉重生。

    幾息后,方運站在沙之舟上,右手拎著白龍後頸的鬃毛,望著前方被沖得零零散散的眾皇。

    城鄉內外的各族都驚呆了。

    方運像拎著小雞兒一樣拎著原本的白龍皇者。

    那可是龍庭特使!

    那可不是一般的龍族,而是在龍城開啟后,最先被龍城徵召進入內城擔任各種職務的龍族,他們的祖輩,都在龍城之中擔任重要的職位。

    就那麼一眨眼的工夫,就被一個五境大儒給廢了?

    是龍庭太弱了,還是這個人族太大膽了?

    「牛嗶啊!這膽子,我就算封聖都比不了啊!」象異皇看著方運,眼中流露出一絲崇拜。

    這時候,方運冷哼一聲,道:「本聖乃是文星龍爵、七等軍爵、人族虛聖,剛剛返回燭龍城,就有區區皇者污衊本聖有罪,膽大包天!這是誰家的狗奴才?龍城難道已經沒有尊卑了嗎?龍族難道沒有規矩了嗎?我才走幾天,燭龍城就烏煙瘴氣!」

    眾人這才反應過來,方運可是七等軍爵,整座燭龍城除了敖震,默認方運排在第二位,以方運的身份,說這種話不僅沒錯,反而理所應當。

    其中一頭白龍皇氣急敗壞,正要破口大罵,但被方運冰冷的眼神和手中奄奄一息的白龍妖侯壓回嘴裡,快速道:「屬下敖田,見過文星龍爵陛下。我們乃是龍庭特使,奉龍庭之命,請你去問話。」

    方運露出驚訝之色,張大嘴巴,呆了好一會兒才罵道:「你們是怎麼辦事的?身為龍庭特使,見面不亮龍庭諭令,卻裝歹人污衊我,難道是設圈套害我!說,是誰主使你們的!今天,你們必須還我一個清白!」

    所有人都傻眼了,方運身後的六個隊友更蒙,這還是那個謹言慎行、知識淵博、談吐優雅的甲老嗎?

    這簡直是個潑皮無賴啊!

    把對方打成那樣,還倒打一耙並興師問罪,還如此義正言辭,連象異皇都做不到。

    那白龍皇張口結舌,一時間竟然不知道如何作答,想了好一會兒,才擠出一句話。

    「龍庭諭令,在敖旱那裡。」

    方運周身才氣浩蕩,朗聲問:「敖旱何在?還不快拿出龍庭諭令驗明身份?」

    「在您手裡。」敖田不知道為什麼,感覺這是自己這一生最恥辱的時刻。

    「哦?」方運低下頭,一鬆手,敖旱從半空掉落,摔在地上,翻著白眼昏迷不醒。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