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看著自己的兄長被如此對待,敖田怒不可遏,咬牙切齒道:「文星龍爵,你不僅為禍雷師後裔,還在墜星海殺害敖原,現在在大庭廣眾之下襲殺龍庭特使!龍庭一定不會放過你,龍城也絕不會放過你!」

    方運陰著臉怒喝道:「放肆!現在龍城怎麼越來越沒規矩了!敖旱不拿出龍庭諭令,我怎麼知道他是不是冒充的?一個龍皇,當眾辱罵本爵,本爵沒殺了他,已經是仁至義盡!」

    「他那是沒來得及拿出來!」敖田怒道。

    方運冷笑道:「就算他沒來得及拿出來,但他應該早就知道我的身份,還有我大監察院特使的身份!你們是龍庭特使,就可以高高在上,我身為文星龍爵兼大監察院特使,就低賤如蟲?就理當被你們污衊?我這才明白,原來你們是受人背後指使,妄圖挑起龍庭和大監察院之間的矛盾。說吧,是誰指使你們的?今天不老實交代,就留在燭龍城吧!」

    「你敢!」敖田怒火衝天。

    方運道:「敖焚,你說說有龍庭諭令,實際並沒有,反而污衊文星龍爵、七等軍爵以及大檢察院特使,理當如何處置?」

    敖焚緩緩飛到方運身邊,冷笑道:「一律當古妖細作處決!」

    「既然你們遲遲不認錯,那就怪不得本爵了。」

    方運說完,仰起頭,身前浮現二龍玉璽,掃視所有人,舌綻春雷道:「今有古妖細作冒充龍庭特使潛入燭龍城,本爵下令,全城皇者聯手殺敵!敢有不從者,以勾結古妖之罪論處!」

    方運話音剛落,城中同樣響起舌綻春雷聲。

    「慢著!」

    這個聲音有些耳熟。

    方運循聲望去,就見人族文豪雷空鶴,腳踏平步青雲,從城頭緩緩飛來。

    方運好似完全沒有想到,愣了一下,隨後指著雷空鶴怒罵:「好一個雷空鶴,沒想到你們雷家為了一己私仇,不惜挑動龍庭與大監察院內鬥,不惜破壞龍族與人族安定團結的大好局面!我與雷家恩怨,乃是方雷兩家私仇,你們倒好,竟然在龍城公報私仇!雷師若是在天有靈,一定會劈死你們這群只知為禍人龍兩族不知抗擊外敵的廢物!」

    雷空鶴一臉淡然,道:「方虛聖,你誤會了,我只是恰逢期會,路過燭龍城而已。」

    隨後,他轉頭看向敖田,長長嘆了一口氣,道:「你們現在看到了吧?我之前就說過,方運此子心狠手辣、無比歹毒,你們不相信,現在他要殺你們滅口!還愣著幹什麼,還不快回龍庭請龍聖前來懾服這兇徒?你們放心去,他若敢動手,本爵幫你們攔著。」

    說完,雷空鶴面朝方運,微微一笑,道:「雷某忝為雷家家主,已經獲得龍庭正式冊封為月龍爵,封號為雄。」

    月龍爵的地位,還在星龍爵之上。

    方運一擺手,大大咧咧道:「你我都是人族,當然要以人族身份來論。當然,如果你徹底背叛人族,加入龍族,那我就當你是雄月龍爵。」

    方運把「背叛」兩個字咬得格外重。

    方運的幾個隊友心中暗贊,方運化解之法實在太妙,雷家實際上已經加入龍族,但絕不能背上背叛人族的名聲。方運拿這件事捆綁身份,雷空鶴絕不敢反對。

    雷空鶴猶豫許久,最終滿面無奈,道:「在龍族我的爵位高於你,在人族,你的封號高於我,你我便平等論交吧。」

    方運點點頭,老氣橫秋道:「好,本聖還以為你會背叛人族,現在想來,你還是把自己當個人。那就按你說的,你我相見,不用分誰大誰小。哦,對了,是不是你們雷家在背後指使這些白龍冒充龍庭特使栽贓陷害我?」

    象異皇憋著笑,小聲對其他隊友說:「方運簡直太壞了,雷空鶴本來要用爵位壓方運,結果被連消帶打解決不說,又反被潑一盆污水。」

    「怎麼能說是污水呢!」鰻霆皇很不高興。

    雷空鶴淡然以對,道:「文星龍爵此言差矣。我們雷家搬入龍城后,如實上報這些年的經過。龍庭的內務殿掌殿龍聖敖誨陛下大怒,認為雷師後裔受到了羞辱,理當徹查此事。所以,派遣龍庭特使請你回龍庭調查。」

    方運面露詫異之色,道:「龍庭乃是龍帝議事之地,掌管龍族日常事務,相當於人族聖院,地位尊崇。我若是有重罪,大監察院自會提審,若是輕罪,龍獄會出面,龍庭的內務殿什麼時候有權力直接提審文星龍爵兼大監察院特使了?」

    雷空鶴道:「你誤會了,是龍庭請你去龍庭調查,不是審問。」

    「哦,原來如此。是『龍庭』請我去調查啊,那龍庭特使的龍庭諭令,一定加蓋七龍印璽。來,你們拿出來讓我看看吧。」方運道。

    那敖田原本滿腔怒火,現在卻突然泄了氣,無奈地看著雷空鶴。

    圍觀的眾人這才明白,從一開始,方運就確定,那幾個龍庭特使的諭令根本不可能加蓋最重要的七龍印璽,最多加蓋內務殿的五龍印璽,但是,方運從頭到尾都在避免龍庭諭令出現。

    一旦拿出來,那麼就等於方運和內務殿甚至龍庭徹底對抗。

    那雷空鶴是想讓龍庭諭令拿出來,但現在方運卻點出只有七龍印璽才有資格龍庭諭令,那麼,一旦內務殿的諭令拿出來,無論有天大的理由,都會讓整個龍庭很被動。

    龍庭可以為內務殿擦屁股,但內務殿的掌殿必然會被調走。

    龍庭乃是龍帝戰魂執掌,再如何,也不可能參與雷家和方運之爭。若是雷家妄圖逼龍庭和龍帝戰魂們下場,那麼,雷家之前建立起來的一切,都可能動搖。

    雷師是雷師,後裔是後裔,雷師後裔可以供著,但不能壞了龍族的規矩,更不能影響龍庭的利益。

    更何況,方運的身份非比尋常。

    雷空鶴長嘆一聲,對敖田道:「你們看到了吧,此子牙尖嘴利、胡攪蠻纏。你們馬上帶著敖旱回去,請內務殿掌殿做主吧。」

    「是。」敖田低眉順眼地答應完,就要飛過來帶走敖旱。

    「慢著!你們栽贓陷害我有罪的事,不能就這麼算了。」方運望著敖田,右手拎著星火渾天鑒,看樣子隨時能朝昏迷的敖旱砸下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