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什麼意思!」敖田看了一眼隨時可能死去的兄長,怒視方運。

    「犯了錯,就要認錯,現在龍族的小輩連做龍的基本道理都不懂了嗎?」方運道。

    雷空鶴道:「方虛聖,你未免太過小氣了。」

    「是啊,我太小氣,所以你們要大度。雷家主是不是也要一起道個歉,彰顯雷家人的大氣?」方運面帶微笑,但拎著星火渾天鑒的手絲毫沒放鬆。

    不等雷空鶴辯解,那敖田立刻道:「我們錯了!請文星龍爵放過我的兄長!」

    說完,敖田低下頭。

    雷空鶴臉上閃過一抹失望之色,沒再說什麼。

    那些旁觀的皇者卻已經明白,這次是方運勝了,敖田認錯是小事,但這等於自己否定他們來抓捕方運的正當性,之後的諭令沒加蓋七龍大印、沒龍帝戰魂首肯,再也無力找方運的麻煩。

    「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帶你的兄長去治療吧。」

    方運收起星火渾天鑒,帶著六個隊友飛向燭龍城。

    雷空鶴站在一旁,看著方運從容離開。

    象異皇緊跟方運,笑道:「方運,你挺厲害啊,動動嘴皮子,把他們耍得團團轉,看來,人族果然是萬界最壞……咳咳,最精明的族群啊。」

    「你最近有點皮癢啊。」方運不冷不熱地道。

    象異皇不動聲色後退幾步,笑呵呵道:「口誤,口誤。」

    敖焚掃視眾多皇者,遇到有相識的,點了點頭算是問候,而後傳音給所有隊友。

    「雷家和龍庭的事情暫時揭過了,接下來怎麼辦?聽那幾頭白龍話里的意思,他們已經把殺死敖原的罪名扣到我們頭上。敖原畢竟是敖震的後裔,而且有燭龍城的身份,敖震陛下哪怕不想懲罰你,其他人不斷添油加醋,也會對你極為不利。更何況,雷家和妖皇不知道什麼時候出手對付你。」

    鰻霆皇道:「的確,這是我們最應該小心的,至於妖皇,雖然很強,但我們只要在燭龍城中,他拿我們毫無辦法。或者說,我們應該期待他在燭龍城動手,那樣龍城必然會防備所有妖蠻。」

    「鰻霆皇說的有道理。雷家和敖震陛下那裡,最為緊要。我們先去拜見敖震陛下,看看他是什麼態度。」岩紋皇道。

    方運點點頭,帶著眾人前往燭龍大殿,並沒有直接進去,而是在門口先看了看龍影四榜。

    這些天,誅皇榜、軍功榜和奇才榜的排名變化非常劇烈,方運都排在很靠後的位置。

    唯有軍爵榜上,方運依舊一枝獨秀,無人能夠超越。

    七個人默默記下龍影四榜上的排名,各有所思。

    方運站在龍影四榜,掃視全城。

    之前東海龍宮的敖薄不見了,而那章源也沒了蹤影。

    方運心中一沉,但自己在龍城勢單力薄,根本找不到人幫自己去尋人,便把事情壓在心底,向燭龍大殿走去。

    燭龍大殿的正門,有雲霧翻騰,狂風吞吐,腥臭四溢,彷彿是另一個世界。

    一行人緩緩突破濃霧,進入大殿正門。

    方運望著漆黑的前方,朗聲道:「文星龍爵方運,拜見敖震陛下。」

    「你到底是文星龍爵,還是負岳!」

    大殿之中,傳來龍聖敖震的咆哮之聲,連同強橫的龍威,傳遍整座燭龍城。

    燭龍城各處的水族妖蠻無論在做什麼,全都被嚇得一動不動,戰戰兢兢望向燭龍大殿的方向。此刻,每個人身上都彷彿懸著一把半聖殺器,心中有絲毫不敬的念頭就會被誅殺。

    「在下是文星龍爵。」方運昂然道。

    「既然你是文星龍爵,就證明給本聖看!馬上滾去附近的大海眼,前往北極天城,扼守冰原峽谷!不殺三千皇者,永遠不得離開!」

    說完,黑暗中飛來一塊青色龍鱗令牌,把方運撞出燭龍殿。

    那撞擊明明不強,但方運卻好似無法承受,哇地吐了一大口血,然後才收起令牌,跌跌撞撞前往後勤營。

    龍威消散。

    燭龍城中的所有人暗暗鬆了口氣。

    許多水族和妖蠻望著燭龍大殿下的方運,幸災樂禍,議論紛紛。

    「看到沒有?他還是被陛下教訓了,這一擊可不輕啊,必然聖力入體,少說休養十天半個月。」

    「敖原再怎麼說,也是陛下的後裔,方運說殺就殺了,敖震陛下必然震怒。不過,敖震陛下畢竟很仁慈,沒有親自殺他,把他發配到北極天城。」

    「嘿嘿,他方運要真是厲害,就算在北極天城,也能出人頭地。可惜,他不過區區五境,去那皇者滿地走的北極天城,死路一條。」

    「不過他對付龍庭特使的手段倒是厲害,是個人物。」

    「手段再厲害有什麼用?你們不知道,那北極天城,乃是龍城星球表面最大的城市,由龍獄主管,因為那裡原本是囚禁古妖之地,這也是為什麼古妖拚命攻打那裡。」

    「龍獄啊,那裡的人,一個比一個不好惹,跟龍獄比起來,龍庭簡直就是一群老好人,也只有大監察院能跟龍獄比一比。」

    「何止。在龍城開啟后,有一批皇者不小心落到北極天城附近,你們猜最後怎麼了?一個都沒留下,全死光了!沒等進入北極天城的大門,就被殺光。其中有幾頭巔峰皇者,面對妖皇也能大戰幾百回合的那樣,一眨眼的工夫,都死光了。」

    「是啊,所以那裡的外來皇者很少,就算有,也是被強行徵召的,不得不去。就算去了,也跟孫子一樣,小心翼翼,隨時可能被殺死。」

    「那三千皇者才是大問題。現在過去差不多四個月了,誅皇榜排名第一的也不過殺了七百二十一個皇者而已,接下來六個月,他要殺三千,怎麼可能!」

    「他也就配修修機關而已。」

    「哈哈哈……」

    在燭龍城各處各族對方運冷嘲熱諷之際,方運的其餘隊友默默跟在方運身後。

    「我不想去北極天城……」象異皇帶著哭腔道。

    方運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道:「我本來就沒想讓你們去。有你這種蠢象,反而是我的負擔。」

    「甲老您真好!」象異皇由衷稱讚。

    敖焚道:「方運,你到底想不想讓我們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