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水牢乃是囚禁罪犯的重地,有水族大軍嚴防死守,無論誰敢外放力量,必然會被鎮封。

    鯨將軍本來就在故意刺激方運,讓方運動用力量,然後憑藉自己的力量和權力解決方運,但沒想到,拋下魚鉤,魚沒釣上來,飛出一條巨龍。

    鯨將軍感受到宛如海嘯般澎湃的眾聖神念,以及方運身後那碩大的鎮罪殿正殿,瑟瑟發抖。

    龍城找鎮罪殿找了不知多少萬年,此刻竟然出現在龍獄的分殿之中,無論最終結果如何,都會有半聖降臨。

    鯨將軍心思急轉,立刻笑道:「文星龍爵陛下,您誤會了。對別人要講規矩,但您身份尊貴,自然不能用那些繁文縟節。我這就給您發出龍鱗文書,然後陪同您前往監將軍那裡。」

    方運冷冷地看著鯨將軍,道:「不必了!今天不給本爵一個說法,本爵不走了!」

    鯨將軍心中哀嚎,正要勸說,就見宮殿屋頂的牆壁突然重重一震,接著,牆壁開裂,碎石凝聚成一個巨大的岩石龍頭。

    岩石龍頭徐徐探下,停在方運的前方,用一對閃著幽光的雙眼盯著方運。

    「掌殿陛下!」鯨將軍急忙匍匐在地面。

    方運向岩石龍頭一拱手,道:「文星龍爵方運,見過掌殿陛下。」

    那岩石龍頭輕輕點了一下頭,道:「都是自己人,免禮。沒想到,本聖的鎮罰分殿中,竟然出了吃裡扒外的畜生!」

    「陛下饒命……」

    堂堂鯨族皇者,竟然嚇得如孩童般哭嚎起來。

    但是,沒等他哭完,就見宮殿外突然浮現一個龐大的黑影,接著數條黑色鎖鏈噴出,把鯨族皇者捆個結結實實,拖曳進黑影之中。

    方運回頭一看,是一頭罪龜囚車。

    岩石龍頭用和善的態度道:「殺死他是便宜他,讓罪龜囚車去折磨吧。」

    「陛下……」鯨將軍的聲音消失在水牢深處。

    「多謝掌殿陛下深明大義,給了在下一個說法。」方運不亢不卑地抬頭看著岩石龍頭。

    「本聖敖窟,因為事務繁忙,未能遠迎,還望文星龍爵不要在意。不過,既然是敖震那老東西送你來,那本聖便不能讓你舒坦。」

    方運心裡咯噔一下,沒想到兩頭龍聖竟然不和。

    敖窟嘴角微微上揚,似乎很滿意方運的反應,道:「他讓你來殺三千皇者,在尋常地方是殺不夠的。北極天城八方共六十四門以及六十四瓮城。其中四大正門都是眾聖戰場,本聖不想讓你送死。其餘六十大門,有**門和瓮城失守。目前,本聖正計劃收復南翼門及瓮城,而古妖一方已經派出重兵把守。所以,本聖便命你即刻前往南翼門外,與古厚軍一起收復南翼門。若是無法收復南翼門,別說你殺了三千皇者,就算三萬皇者,也別想離開北極天城!」

    方運沒好氣地看了敖窟一眼,道:「陛下,如果我所猜沒錯,您這是打不過敖震,所以拿我泄憤吧?」

    「沒錯。」敖窟張口承認。

    方運道:「那你就錯了。我是殺了敖震後裔,被敖震流放到這裡的,敖震這是想借刀殺人,讓我死在北極天城,事後,他可能會利用這件事針對你。所以,你不僅不應該拿我發泄,還應該全力幫助我,讓我完成殺三千皇者的壯舉,氣氣敖震。」

    岩石敖窟輕輕一笑,道:「我豈是這般好騙的?敖震若真要害你,隨便送你去一處險地,你早就屍骨無存。他知道你曾入鎮罪殿,又與雷家和妖蠻不和,再加上發覺眾聖化身降臨,為了保護你,才借著流放的名頭把你扔到我這裡。這裡是北極天城,眾聖化身掀不起什麼風浪,雷家和妖蠻的手可伸不到這裡,我們龍獄又想知道鎮罪殿所在,自然會幫你。可惜,他忘記本聖是有仇必報!」

    方運很乾脆地白了敖窟一眼,道:「你們龍獄既然想知道鎮罪殿的所在,你怎麼還要我去送死。」

    「和找到鎮罪殿相比,泄本聖心頭之恨更重要。」敖窟毫不掩飾自己的意圖。

    「那你們就不管鎮邪井了?」

    敖窟此刻哪怕是岩石之身,表情也出現細微的變化。

    「你們就不管噬龍藤了?」

    敖窟神色再度變化。

    「你就不想得到鎮罪殿的五龍印璽?」

    敖窟為之動容。

    「我用一顆聖體果換自由之身,怎麼樣?」

    「十顆!」

    「不行,兩顆!」

    「九顆!」

    「三顆,不行我就去大監察院喊冤!」

    「成交!」

    牆壁再度開裂,黑色的碎石凝聚成龍爪,伸到方運面前。

    方運遞出三顆聖體果,敖窟立刻抓走。

    「說吧,鎮罪殿在哪裡?」敖窟盯著方運。

    方運微微一笑,道:「在我的血芒界,沒有我親自指路,你們敢面對噬龍藤?」

    「你竟然能獲得噬龍藤的信任,實乃罕見。我去上報龍庭,待到合適的時機,與你一同去血芒界,收回鎮罪殿。不過,你身後的鎮罪殿……」

    敖窟望向方運身後半透明的一主九偏共十座大殿。

    「鎮罪殿的主殿你們別想了,但其他地方都在。這件事,要從長計議,至少等龍影四榜結束后再說,我還想爭一爭獎勵。」方運道。

    「除了軍爵榜,你能爭什麼?不過,你想要殺三千皇者,最適合之處,依舊是南翼門。其餘地方,要麼皇者太少,要麼有半聖戰魂。你以為我送你去南翼門是害你?不,只是壓榨你而已。」敖窟面無表情道。

    方運心裡回了句呵呵,嘴上道:「害我和壓榨我,毫無區別。我可以去南翼門,甚至會全力幫你收復那裡。不過,我需要一些小權力。」

    「說說看。」敖窟語氣變得冷淡。

    「第一,我要所有機關的特許修理權,你沒聽錯,我負責修理。」

    敖窟有些意外地看著方運,道:「我倒是聽說過你在燭龍城的事迹,你也的確憑藉修復大量機關榮登奇才榜,當時排名不低,前幾天的排名又突然躥到前三十。好!不過北極天城不是燭龍城那種小地方,這裡的殘破機關數量,大概是燭龍城的成千上萬倍。你能修多少,我給你多少!哪怕你只能修理十分之一,也足以穩居奇才榜榜首!」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