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嗯,還算合理。你們有沒有討論過殺百里水母的方案?」方運問。

    敖康苦笑道:「有啊,而且步驟很簡單,先殺光它控制的皇者,再殺它。」

    「整座南翼門,也就一百多皇者戰魂吧?」方運問。

    「加上我原本只有一百一十三位,後來這百里水母來了攻破南翼門,又調了七十六位來,不然百里水母率古妖一次衝擊,大營就沒了。每次百里水母衝擊大營,都有附近的友軍相助,不然我們根本擋不住它。」敖康道。

    「你們的數量比它控制的皇者傀儡多,還擋不住?」方運問。

    敖康無奈道:「我們數量多,但各有心思,我們是不怕死,但也不能亂送死,而且各有各的戰鬥方式,誰在亂戰中還去配合別人?沒那麼多時間想。那百里水母不一樣,指揮一百多皇者如臂使指,完全就像是一個人一樣,根本比不了。」

    「你們戰魂能不斷復活,也不行?」方運問。

    「我們是能復活,但也需要時間,而且短時間內死亡次數越多,復活越慢。您不知道,戰鬥最激烈的時候,有一些戰魂因為復活太頻繁,魂體徹底崩潰。都說聖念不滅,戰魂不死,但還是有限度的。聽說,有一些半聖戰魂徹底消亡。所以我們後來戰鬥都有一些顧忌,不敢亂送死。」

    方運點了點頭,道:「對面也一樣吧?」

    「那當然。百里水母的傀儡皇者不知道換了多少批了。唉,被百里水母奴役的戰魂真慘啊,它們巴不得早點死,可完全不受控制,只有戰死後才能離開百里水母。」敖康道。

    方運想了想,道:「我想試試。」

    「您的意思是……」

    方運看了看四周,道:「附近的戰場,沒有外來者吧?」

    敖康搖搖頭,道:「外來者哪敢來這裡,都是我們戰魂打生打死。」

    「那就好。」方運說完,拿出半聖敖窟的令牌,「我要下封口令!」

    「您放心,你無論做什麼,也不會走漏風聲。不過,您要幹什麼?」敖康道。

    「準備一下,我們要奪回南翼門!」

    方運說著,坐在武侯車上,驅使沙之舟駛向南翼門城牆。

    「現在?」

    「現在!」

    敖康猶豫數息,道:「那我就賭一把!反正這仗打得窩囊,不如拼一拼!鳴鯨!」

    大營之中的所有鯨族浮出水面,齊齊噴吐水氣,形成連綿不斷的鯨鳴,猶如人族成千上萬號角齊響。

    總攻的鯨鳴一出,南翼門所有水族大軍開始聚集。

    最後,上億水族聚集在南翼門的城牆之下,浮在水上,方運與敖康站在隊伍的最前方。

    城牆之上,眾多古妖向下探頭看,那百里水母毫不在意漂浮在城頭。

    方運抬頭望著高大的城牆,道:「所有皇者聽令,接下來,你們與我一起進攻百里水母。不過,一開始你們的主要任務不是去殺百里水母,而是防止其他古妖救援百里水母。等到最後關頭,我一聲令下,你們便要放下手頭所有的事,與我聯手殺死百里水母。懂么?」

    上百水族皇者,無一開口。

    單單之前一口氣拿出六件半聖寶物的大手筆,已經鎮住他們。

    「很好,敖康,你開始指揮,我會尋找時機,攻上城牆!」方運道。

    「遵命!」

    隨後,敖康下達攻城命令,就見無數水妖喊叫著,或攀爬,或踏浪,沖向南翼門。

    一艘艘裝載著大型機關的大船行駛到大軍之後。

    在雙方交戰的一剎那,一件件大型機關突然發威。

    大量的火焰、毒霧、巨弩、巨石等等等等從機關飛出,落在南翼門城頭,擾亂古妖防守。

    敖康低聲道:「這些機關耗費極大,船上的物資,最多能維持一刻鐘。」

    「嗯。」方運隨意地答應。

    時間慢慢過去,雙方殺得難分難解,在大量機關的阻撓下,已經有部分水族登上城牆,但卻始終無法站穩腳步,雙方在城牆上不斷拉扯。

    「陛下,還剩半刻鐘了。」敖康提醒。

    方運點點頭,命令道:「所有皇者,出擊!」

    早就躍躍欲試的皇者們露出興奮的表情,或在水中遊動,或在天上飛翔,以方運為中心,抵達南翼門之下。

    「起!」

    敖康頭戴西海王冠,手持分海聖槍,一聲令下,南翼門下三里寬的水域突然集體上升,很快升到和城牆一樣高。

    水族如同在平地上殺向城牆。

    這北極天城除了水族,還有眾多龍族下屬的非水族,他們擅長陸戰,抵達城牆之後,立刻站穩腳。

    方運的正前方,百里水母突然飛起,巨大的水母帽如同風雨中的大傘,劇烈的晃動起來。

    水母身下的被控制的眾多傀儡全部醒來,主動攻向方運等皇者。

    方運身後,浮現一座雙龍拱門,濃濃的死亡氣息從中散發出來,那大門之內是昏黃色的霧氣,彷彿充滿了絕望、痛苦和死寂,同時散發著極冷的涼意。

    比北極天城的寒冰更冷。

    所有皇者本能地遠離。

    一頭古屍皇者從大門中走出。

    乾癟的屍身,綠色的火焰眼睛,邪惡的氣息,枯朽的面容,讓所有水族倍感壓力。

    它們是戰魂,但它們把自己當活著的生靈,畢竟它們留有生前的記憶,也有喜怒哀樂,但古屍不同。

    古屍是死的。

    接二連三的古屍從挪移征伐之門中踏出,當第五十頭古屍皇者出現后,方運才停下。

    前方,眾多水族皇者已經跟百里水母的傀儡們戰鬥起來,有方運借給他們的三件半聖寶物加上分海聖槍對抗百里水母的三件半聖寶物,一時間雙方不分勝負。

    「去吧。」

    方運命令完,自己沒有上去,而是拿出茶具,開始燒水泡茶。

    五十頭古屍皇者宛如餓虎一樣,直撲百里水母控制的傀儡。

    很快,第一頭古屍皇者和一頭傀儡皇者相遇。

    方運看都沒看,低著頭,吹了吹滾燙的茶水。

    突然,那古屍皇者大吼一聲,抱住那傀儡皇者,轟然炸開。

    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中,傀儡皇者的身軀被炸得四散,並以極慢的速度恢復,但是,隨後的第二頭古屍皇者衝過去,同樣炸開,留下濃濃的屍毒霧氣。

    那頭傀儡皇者陣亡。

    方運依舊沒有看戰場,一仰頭喝光茶水。

    身後,兩頭新的古屍皇者從挪移征伐之門中跑出,沖向百里水母。

    百里水母的觸鬚似乎在抖。

    方運開始喝第二杯茶。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