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燭龍城八百裡外,群山起伏。

    其中一座山峰的頂部多出一座大殿。

    大殿之中,眾多妖蠻半聖化身分立兩側,主位懸空,一頭巨大的綠底紅斑巨蛇位於左側第一位,在他的對面,並不是一尊半聖化身。

    是身穿全身盔甲的妖皇。

    妖界不重人倫,重尊卑,其他半聖化身竟沒有誰指責妖皇。

    瘟疫之主習慣性地吐出猩紅的長舌,嘶嘶亂響,用血紅的眼睛盯著妖皇,冷聲問:「是誰在進入龍城前誇下海口,要奪祖龍之光?」

    妖皇盤坐在蛟聖骸骨上,淡然道:「若不是大薩滿過於自信,貿然前往,不至於如此。」

    「哦,你這是在指責觀風者的不是?」一頭鷹聖化身道。

    妖皇坐在那裡一動不動,並不解釋。

    瘟疫之主見妖皇氣勢稍弱,似乎很滿意,道:「我們來之前,大觀風者已經給出預言,其中有一些涉及你。」

    妖皇挺直上身,靜靜地望著瘟疫之主。

    大觀風者乃是妖界的三位觀風者之首,德高望重,預言之能遠在另外兩人之上。

    瘟疫之主道:「你去殺方運的時候,應該還有另一個目的,那就是奪回太古星河支流,對吧?」

    「的確如此。」妖皇微微低頭,彷彿在跟大觀風者對話。

    「大觀風者說,那物只是孤寶,一旦亂用九死一生,需要配合傳說中的一件遠古至寶。關於那件至寶,大觀風者只推測出一個模糊的結果,只知道那寶物現在在龍城。」

    「只要在龍城,我便沒有白來。只要取得那物,再殺死方運奪回太古星河支流,便可完成我封聖前最後一個大計劃,之後便可一步登臨半聖之頂,如您一般獲封聖主,有望晉陞大聖。」

    瘟疫之主面露不悅之色,但語氣沒有絲毫變化,繼續道:「即便有了那物,你的計劃也不過只有五成勝算。更何況,大觀風者發覺,那物竟然跟方運有密切的關係。」

    「他老人家的論斷是什麼?」妖皇身體微微前傾,目光專註。

    瘟疫之主微微一笑,道:「那件遠古至寶,要麼還在龍城的密庫之中,要麼已經在方運手中。」

    妖皇深吸一口氣,周身的妖力如粘稠的血霧一樣外放,又很快收了回去。

    瘟疫之主又笑道:「本聖會不惜一切代價幫你奪回太古星河支流以及那件遠古至寶。」

    妖皇果斷地回答:「您儘管開口!」

    瘟疫之主露出滿意的笑容,點點頭,道:「除卻這兩件,其他由本聖分配,除了石胎血卵歸我,他在末日殿得到的寶物,全歸本聖。」

    「可!」妖皇的聲音十分果決,但隱含少許遺憾。

    「你要助我晉陞大聖。」瘟疫之主那巨大的蛇頭面帶微笑,明明像表達善意,但綠色的外皮、血紅的斑點以及冰冷的豎瞳,讓他顯得無比陰毒。

    「可!」妖皇咬著牙道。

    「好!」

    「不過,你如何確定那件遠古至寶就在方運身上?」

    瘟疫之主笑了笑,掃視全場半聖化身,道:「化身降臨之前,我從一些半聖手裡討要了一些寶物,如果誰現在還有,也可拿出。反正最後還會回到我們手裡。妖皇,你也可以拿出一兩件。」

    妖皇愣了一下,道:「我明白了。前些天北極天城傳出消息說,方運要在北極天城召開一場交易會,要用自己的寶物換取人族和人族半聖所需,是為他晉陞半聖做準備。你準備寶物,是想與他賭寶,逼他拿出那件遠古至寶?甚至……想知道他手裡有沒有你想要的寶物?」

    瘟疫之主哈哈一笑,道:「妖皇果然聰明。我知末日殿有一物,與我家先祖息息相關,但那末日殿有滅聖大威能,比如末日之狼的影子,望山君遺留的力量,眾聖不去罷了,若是去了,必然會被他們盯上,必死無疑。你們未封聖,他們反而不會在意你們,就如同幾丈外的蒼蠅本聖懶得理會,但若是幾百丈外有人族大儒,本聖不介意順手殺死。」

    「望山君,據說連亂芒陛下與他仇深似海。」妖皇道。

    瘟疫之主微微張嘴笑道:「沒想到你知道這段過往,那本聖也老實說了吧,本聖就是怕他記恨與先祖之仇,自然不敢去。所以,本聖在入龍城前,請大觀風者出手,結果,我所需之物,竟然也與方運有關。只有確定那物的歸屬,我才能儘快動手,若是時間久了,被外族眾聖得到,悔之晚矣。所以,我只能用這種手段。」

    瘟疫之主說完,似是無意間掃視妖蠻眾聖。

    「那我明白是何物了,沒想到那裡竟然有那物,早知道,我當時拚死也要進入其中。」妖皇的語氣中充滿遺憾。

    其餘半聖化身各有所思,那物竟然跟祖神亂芒有關,又在末日殿中,那極有可能是傳說中的黃昏虛日碎片,畢竟當年亂芒就是憑此物封聖,並被稱為末日大帝。

    那些半聖化身也不點破,瘟疫之主方才看向他們,便表示黃昏虛日碎片志在必得,若惹得起亂芒祖神一族,儘管與他爭奪。

    「本聖也攙和一手,我對星火渾天鑒有興趣。」牛迅聖開口道。

    一些半聖化身紛紛想要參與,但也有許多半聖化身不言不語,對此事沒有絲毫的興趣。

    「好,那我們便從長計議……」

    北極天城,南翼門城牆上。

    方運身坐武侯車,竟然沒有追殺,只是看著水族掩殺過去,殺得古妖大軍倉皇逃竄。

    因為古妖皇者所剩無幾。

    「多謝百里水母送皇者,本爵繼續恭候大駕!」方運的聲音傳到逃得最快的那幾頭古妖皇者的耳中。

    追出幾十里后,水族大軍才盡興而歸,一路上將士們歡聲笑語,南翼門已經很多年沒出現這種場面。

    城牆上的敖康望著前方,眼眶有些濕潤。

    他轉身飛到方運身側,道:「多謝陛下圓了在下一個念想。多少年了,我從活著開始,到化為戰魂,死了活,活了死,不知道參與了多少場戰鬥,終於能堂堂正正站在南翼門上,一雪前恥!將來在下若能封聖,功勞全是您的。」

    方運詫異地看著敖康,沒想到這頭老龍皇者還有封聖的資質,看來這龍城世界比想象中更加強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