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賭寶?」

    「龍城已經多久沒有賭寶了。」

    大展館的各族人來了興趣,尤其是那些水族,躍躍欲試,好像自己也要參與一樣。

    賭寶,是龍族在征服萬界過程中的一種習俗。

    龍族之間為了相互激勵,也為了宣揚自己和族群的強大,偶爾會進行賭寶。

    最初的賭寶,非常簡單,比如一些龍族開始征服或探索某地,結束后,龍族會拿出自己在之前戰鬥獲得的寶物,進行比試。獲得的寶物越好,額外的軍功越多,同時也會影響之後的晉陞,甚至會獲得長輩的獎勵。

    但是,隨著龍族登臨萬界之主,賭寶便由正面意義變成一種奢靡的風氣,到最後變成一種炫耀甚至是打擊對手的方法。

    後來的賭寶,只是雙方或多方比試寶物,往往跟征服和探索無關。

    僅僅是各自拿出自己的寶物,誰的寶物好,誰就成為勝者。

    一開始的賭寶,輸掉就輸掉,不會有太多損失,最多是名聲有損,但後來的賭寶,失敗者要向勝利者支付一定的聖血或其他寶物,總價值大概是自身寶物的十分之一。

    不過,到了龍族顛峰時期,賭寶的規矩又出現了新的變化,賭寶完成,勝者將獲得失敗者的寶物。

    這就導致,賭寶成為一個勝者收穫一切,失敗者失去一切的戰場。

    這種賭寶非常刺激,但引發了巨大的矛盾,經常讓雙方矛盾激化。

    歷史上,最大的一場賭寶,是龍族和古妖的賭寶。

    但是,龍族當年敗了。

    雖然直到現在也沒有定論,但流傳最廣的說法是龍族的三件寶物提前被內奸泄漏,而古妖以下寶敗上寶,以上寶勝中寶,以中寶勝下寶,最終兩勝一負取得勝利,並獲得了龍族一件祖龍遺留的至寶以及一件祖寶。

    那次賭寶對龍族的打擊非常大,龍族眾聖再也不參與公開賭寶,以致於後來賭寶只在小群體中進行。

    事情已經過去那麼多年,龍族也沒有了當年的陰影,但這種習俗也隨著歲月流逝而被淡忘。

    雷空鶴突然提起,引發了在場各族極為濃厚的興趣。

    在此次交易會中負責輔助方運的皇者敖汕輕咳一聲,道:「月龍爵陛下,當年有眾聖曾經說過,賭寶乃是玩物喪志之事,龍族若想振興,不應賭寶。」

    「哦?龍城可有明文的諭令規定,不準賭寶?」雷空鶴問。

    「並無。」敖汕無奈回答。

    「既然如此,那我便有權提出賭寶。」雷空鶴道。

    敖汕只好閉口不言。

    雷空鶴微笑道:「不瞞諸位,我之所以提出賭寶,一是我與方運有一些家仇,早就看他不順眼。至於第二個原因,則是不服氣,他區區五境大儒,憑什麼能在這裡獨立召開交易會?」

    敖汕立刻道:「此次交易會的寶物數量不如正常的交易會多,但質量遠在其上,最差也是延壽果生身果等物品,最好甚至是半聖寶物。」

    雷空鶴卻突然露出詫異的笑容,道:「什麼時候,堂堂龍城的交易會,最好只是半聖寶物了?我不介意半聖寶物參與交易會,但一個人獨自召開交易會,僅僅拿出半聖寶物,未免太瞧不起我們這次交易者。我問問,在場的哪一尊陛下的化身沒有半聖寶物?」

    一頭狼蠻半聖化身立刻道:「我沒有!因為我只是此次降臨的三具半聖化身中最弱的,我另外兩個化身,各持有一件半聖寶物。」

    在場的眾人跟著笑起來。

    負責此次交易會的水族們頓時慌張起來,敖汕不敢得罪雷空鶴這位新封的月龍爵,只得看向大展館的深處,向方運所在的地方,投以求助的目光。

    方運緩緩走出。

    「方某不是不可以賭寶。」方運面帶微笑,出現在眾人面前。

    人族在各族中體形最小,但在場大大小小的各族沒有一個小瞧方運。

    這些天,有關方運的傳說開始流傳,甚至有傳言說方運戰勝了皇者百里水母和微冥,只不過古妖和龍族雙方似乎都不願意透露這件事,沒有細節披露。

    但是,能被整個妖界追殺至今逍遙自在,甚至在北極天城開起交易會,就能說明方運實力不凡。

    雷空鶴也笑道:「那方虛聖是有什麼條件?」

    方運道:「當然,既然你說是因為家仇與我賭寶,那麼,你我要立下誓言,一旦賭寶開始,無論誰輸誰贏,都不得主動找對方的麻煩,不能挑釁,也不能暗中勾結妖蠻或古妖害我……不,是害對方。」

    眾人一聽,恍然大悟,看來雷空鶴提出賭寶並不只是為了自己,也是為了古妖或妖蠻。

    雷空鶴點頭道:「我很贊成方虛聖的條件,但我是自己賭寶,我也只能管住自己,如果我輸了,我絕對不會主動加害你。」

    「是啊,如果我傷到你們雷家人,你就可以被動害我了。」方運道。

    「那總不能讓你傷我,我不能還擊,天下可沒有這種道理。」雷空鶴道。

    方運道:「好,第一條你同意了。那麼,還有第二條。既然你不滿足半聖寶物,那麼賭寶必然要拿出更貴重的寶物。不過,誰都不想讓自己身懷重寶之事傳揚出去,我們不如訂個規矩,在場所有人的立誓,不得外傳賭寶過程,如有泄漏,天誅地滅,包括化身和本體。」

    全場嘩然,但所有人也立刻明白,有人利用雷空鶴來探究方運的寶物,很可能是方運手中有他們需要或者對他們有影響的寶物。

    許多半聖化身很快推測出來龍去脈。

    這時候,那頭虛空吞噬者用刺耳的神念傳聲道:「方運,你年紀太小,有所不知,半聖化身的立誓,都與本體毫無關聯。哪怕本聖這具化身發下再大的誓言,也影響不到本體。」

    方運向虛空吞噬者投以感謝的目光,道:「這樣啊,那太可惜了,僅僅犧牲一具半聖化身就能傳遞重要的消息,不算虧。」

    方運已經把話說的明白,在場再笨的人也明白了其中的關鍵,雷空鶴和許多妖蠻半聖的化身卻裝出一副聽不懂的樣子。

    「我們不管其他,只問你,敢不敢賭寶!」之前那頭趾高氣揚的蠻狼聖化身大聲道。

    他的話引發共鳴,在場的大多數人根本不在乎什麼消息外泄,只想看到熱鬧的賭寶。
最近更新小說